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掌权人 > 第248章 陈年旧恨

作者:岑寨散人

掌权人 第248章 陈年旧恨 第1/2页

    就在方晟悠闲地在河边钓鱼,江业街头巷尾热议小洋葱西餐厅时,七名剃着小平头,戴着墨镜,一色西装的汉子分两辆车低调地住进城区一家不引人注目的酒店。

    隔了四十分钟,一辆普通小汽车来到酒店前接走其中一人,车子在城区绕了几圈,然后驶入一家僻静幽静的农庄,老板满脸堆笑将两人引到最里端包厢。

    “陈总辛苦了。”说话者是费约的秘书蔡怀瑜。

    对面坐着的慢慢摘下墨镜,赫然是远避京都数年的陈建冬!

    当年陈冒俊在黄海权势熏天之际,蔡怀瑜只是江业乡镇普通计生员,后来挖空心思搭上陈建冬这条线,通过陈冒俊给江业相关领导打招呼,才连跳两级调到县委,被费约选中当秘书则是后来的事了。

    可以说没有陈建冬就没有蔡怀瑜的今天。

    方晟在黄海如日中天,连老奸剧滑的卓雄都没能讨到便宜,陈建冬自然不敢回去正面对抗。后来打探到方晟去了江业,与县委书记费约明争暗斗,而蔡怀瑜正好是费约的秘书,这就有点意思了。

    更巧合的是,之前一直在省城陪孩子的赵尧尧也来到江业。对这个高贵冷漠的女孩,陈建冬又恨又爱,无论如何都要把她弄到手尝尝味道。

    软的不行,只有霸王硬上弓!

    陈建冬与方晟之间的私怨,以及潜入江业伺机下手,蔡怀瑜都具体向费约作了回报。费约没表态,只轻轻“唔”了一声,继续专心看文件。蔡怀瑜知道这是老板表示同意。

    做到费约这个地位,很多事不便说得太明显,大致有个态度就行了。

    但陈建冬在蔡怀瑜面前必须把话挑明,把意思说透,这样才便于开展行动。

    “我需要你在三个方面配合,”陈建冬伸出手指,“第一,酒店要绝对保密,不能让人知道京都那边来了七个人;第二提供铁棍和匕首,现在路障卡口查得紧,我们过来时没敢带;第三,万一动手时要确保出警时间至少延误十分钟,给我们及时撤离留足时间!”

    蔡怀瑜想了会儿,道:“保密和工具都没问题,打个招呼就行了。出警时间有点麻烦,公安局归正府管,原局长是费书记精心培养的,刚刚因为爆炸案免掉了,新上任的常务副局长按说也听话,不过谁知道呢,常委会上方晟没提异议,也许暗底下透过气,而且爆炸案后各部门弦绷得很紧,出警问题更是重中之重……”

    “不必惊动局长,跟110中心说一下就行了!”陈建冬不耐烦说。

    “从来电时间到出警时间、处理结果都有书面记录的,做不了假。”

    “到时我同时在郊区两个方向制造车祸,让110警车来不及处理……”

    蔡怀瑜连连摇手:“更不行,你不能把事态搞大,让内行一看就知道蓄谋已久的案子,必须是意外,明白吗?一起纯粹的意外事件,跟任何人都没关系。”

    陈建冬暗自冷笑。

    以他的经历自然看穿这家伙既想搞掉方晟,又不愿牵涉其间的念头,不过只要让老子摆开架势干,到时可就由不得你们了,天大窟窿也得乖乖帮我填上,不然大家一起下油锅!

    “十分钟不行的话,起码给我五分钟,”陈建冬讨价还价,“得手后我需要第一时间离开江业,这样警方追查起来比较费劲。”

    反复斟酌,蔡怀瑜道:“要不这样,我给你提供一辆车管所查无记录的卡车,动手的时候你派人驾驶卡车横在街当中,堵住警车去路,这样的话警车绕道耽误的时间肯定不止五分钟。”

    陈建冬眼睛一亮:“这个办法不错,行,那我敬怀瑜一杯!”

    “叮”,两只酒杯轻轻碰在一起。

    此时费约也在喝酒,不过是自勘自饮,借酒浇愁。

    爆炸案遭到梧湘市委严厉批评和追责,尽管本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原则没有给予他和领导班子处分——那个要上报省里相关部门,容易把事情闹大。但费约的权威和声望经此一役元气大伤,特别正府那边的心腹如吴玉才态度暧昧起来,宁树路也不如往常那般热络。上次百亩试验田的事费约的指示是能拖就拖,结果方晟主持的协商会上宁树路屁都不放一个,让费约大感失望。在此背景下各乡镇头头们开始找机会到正府办公楼走动,向方晟回报工作。

    景山寺全景修复、新金融街建设等一系列工程的开工,也让江业干部群众私底下议论纷纷,说原来在费约手里啥事都做不成,可在方晟手里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