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掌权人 > 第186章 祸起网络

作者:岑寨散人

掌权人 第186章 祸起网络 第1/2页

    据村民们说,最近几天县里下来不少人了解情况,其中有记者模样的到处拍照,还把医院检查单、药费单据拿去复印,;还有干部模样的专门找癌症家属谈话,旁边都有人录音!

    村民们还说,每当清早蒙亮,以及天黑之后,就有人拿着各种形态的仪器在村里田头检测,记录数据,串榆河沿线也不时看到人坐在小船里提取水样。有村民隐约认得其中象环保局的工作人员,不过说不上名字。

    这个情况太可怕了!

    瞬时于铁涯有大难临头的感觉。凭直觉,他意识到是方晟在背后搞的鬼,上个月整治程庚明的事还没了结,这回是捏准自己的七寸展开疯狂报复。

    因此当于秋荻转述于云复的话后,于铁涯陷入茫然。

    “停产整顿?”他呆呆地说,“那样岂非打自己的脸?燕腾是我上任后做的第一桩事,当初宣传得轰轰烈烈,如今……罗总也不可能答应,几千万本金加几千万银行贷款,停下来要承受多大损失?”

    于秋荻急躁地说:“现在不能考虑经济损失,而是尽量把负面影响压到最小,你没看最近的新闻,有关污染的报道越来越多,说明什么?中央加大环境保护的力度,开始对地方官员进行问责,不久的将来也会成为一条高压线,谁碰谁倒霉!”

    “那么……”于铁涯想了想一咬牙道,“爸,那块地能不能再多让步些,争取罗总同意停产,哪怕先停三个月让我喘口气。”

    “停产的损失远甚于污水处理,靠那块地价格方面的浮动打动不了他,”于秋荻边思索边说,“我也觉得停产不太现实,对你的影响也不好,还按先前所说的说服罗总启动德国设备进行污水处理吧,赔偿问题你得多让步,不能再让那些村民闹事。”

    “只能如此了。”

    于铁涯无奈地说,心里那个窝囊真是无法用语言表达。作为化工企业,严格按照国家相关规定进行污水处理本是份内事,现在倒好,老爸不得不动用权力私下给燕腾集团输送好处,才能换取对方同意启用进口设备,这是哪儿跟哪儿呀?

    罗总正在国外考察,直到凌晨才通上电话,很不耐烦地听完于秋荻的意思,只对那块黄金地段价格感兴趣,反复追问他的底线,于秋荻谨慎地说只要黄海那边先把工作做到位,肯定让你满意。

    罗总说不是我推卸责任,当初开发区给的厂址就不对,众所周知化工企业污染在所难免,一般都远离村庄且位于河流下游。黄海倒好,把厂址设在串榆河中游,离最近的桥北村只有两公里,这个规划本身就有问题嘛,错不在我们燕腾,而是黄海!

    于秋荻也是有苦说不出,说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而是尽快平息事态,防止大规模群体事件发生,只要老百姓不闹一切都好办。

    给点钱不就完了吗?罗总满不在乎说。

    不是一点点就能打发的……于秋荻懒得跟他啰嗦下去,直截了当说麻烦你立即给戚厂长打电话,迅速启动污水处理设备!那块地,等你回国后咱们再谈!

    罗总笑嘻嘻说好的好的。

    然而计划不如变化,几乎在两人通电话的同时,国内所有门户网站、各大论坛均头条刊发一条重大新闻:

    燕腾黄海分厂严重污染导致数十村民患癌鸡鸭不喝自来水!

    文章详细列举燕腾分厂附近五个村庄今年以来新增癌症的病例、人数,并配五年来新增癌症人数的曲线图,以及泛着泡沫、呈淡黄色浑浊的河水,还有田里奄奄一息的庄稼,小而畸形的果实,目光绝望无奈的村民们。

    要命的是,新闻不约而同引用燕腾分厂开工时盛大的剪彩仪式,图片上于铁涯和分厂戚厂长脸笑成一朵花,意气风发并肩坐在工程车上!

    网友们纷纷毒舌评论:

    “引入投资=引入祸水?”

    “请那位县长当众喝串榆河的水,证明污染是群众造谣。”

    “明知吸进的空气、喝下的水会致癌,还在麻木地活着,这是怎样的痛苦和无奈?”

    “燕腾是资深大牌污染户,大家到网上随便查一下就知道。”

    “如此重污染、高耗能的企业能四面开花,受到各地正府热烈欢迎,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此时于铁涯还蒙在鼓里,于秋荻说已跟罗总达成一致后,心里石头落地,当晚终于睡了个安稳觉。

    清晨六点多钟手机突然响起,一看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