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掌权人 > 第138章 难言往事

作者:岑寨散人

掌权人 第138章 难言往事 第1/2页

    访客竟是赵尧尧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今生今世都不愿相见的一个人:

    周小容!

    一如往昔带着明快开朗且略有几分促狭的笑容,周小容悠悠然从赵尧尧身边进了客厅,东张张西望望,不时简洁地评论:

    “色调不错,方晟喜欢杏黄。”

    “楼梯拐弯急促了点,可以在中间做个平台。”

    “吊灯形状蛮好的,符合新房气息。”

    赵尧尧半傻半痴地跟在后面,低眉顺眼象个受气的小媳妇。在周小容面前她原本就没有自信,加上方晟的关系,更觉得愧疚。

    善者不来,来者不善,她清楚周小容是听到婚讯上门兴师问罪的。

    转到二楼阳台,见小圆桌上的咖啡和茶点,周小容眼睛一亮,笑道:“真有小资情调啊,尧尧什么时候好这一口?噢,刚才在这儿接待客人,是上门祝贺的朋友?”

    赵尧尧摇摇头。

    周小容大大咧咧坐下,等赵尧尧去厨房重新煮了壶咖啡端过来,啜了一口,叹道:“太苦,方晟还象上大学时那样不爱加糖,你也受他影响了。”

    “嗯。”

    周小容似乎感觉到她意兴阑跚,仔细端详一番皱眉道:“好像刚哭过,举行婚礼应该很开心才对,为什么……还以为你不欢迎我呢。”

    赵尧尧轻轻叹息,没有说话。

    “你呀总是金口难开,以前在宿舍里就是,我说十句你顶多应几个字,好像我表演单口相声似的,”周小容啜了两口咖啡,笑眯眯看着她,“知道我为何而来?”

    赵尧尧还是摇头。

    周小容收敛笑容,手指在桌沿划着圈,道:“潇南是我的伤心之地,本打算永远不踏入这里半步,可昨天在大学校友群看到方晟结婚的消息,新娘居然是赵尧尧,所以我坐早上的动车过来!知道原因吗?他的新娘可以是任何人,唯独不能是你!”

    明白话中的意思,赵尧尧依旧不吱声。

    “一直以来我把你当作朋友看的,所以方晟负气到黄海做大学生村官,嘱咐你帮我照顾他,顺便收发两人的包裹,发现他感情方面的异动立即告诉我,当初我是不是这样说?”

    “是……”

    “可现在你们俩结婚了!”周小容讥讽地笑道,“自己的爱人和自己的好闺蜜暗度陈仓,这等黑色幽默的事竟让我遇上了!”

    赵尧尧鼓足勇气说:“在你结婚前……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真的,不信你问他。”

    周小容冷笑:“生米煮成熟饭,现在怎么解释都可以,可惜最起码的诚信你已失去了,我不可能相信你说的每句话!”

    “那天听到你结婚的消息,他伤心难过得在大街上昏倒;你婚礼后打电话时他躺在医院输液,这些都有据可查,也有证人!”

    周小容寒着脸说:“我今天来就是找你算这笔账!不错,我违约在先,没等到两年之约就嫁人,但我是有苦衷的,那晚把新郎冷在房间里冒险打电话就打算解释事由,你倒好,无论我好说歹说就是不让他接电话!”

    赵尧尧争辩道:“当时他的精神状态很差,医生叮嘱要控制好情绪,经不起刺激了。”

    “后来病愈出院总该缓过劲,能把真相告诉他吧?你说了没有,什么时候说的?”她紧紧盯着对方,锐利的目光发出迫人的寒气。

    这是赵尧尧心虚之处,也是数年来的心病。关于周小容因挽救父亲政治前途而不得不嫁给碧海省委副书记儿子的苦衷,赵尧尧始终深深压在心里,直到与方晟领结婚证,当晚将女儿身交付给方晟后,才不经意间说出来。时过境迁,方晟并没多想,反而觉得周小容舍身救父的行为很可笑,而赵尧尧隐瞒真相的做法是对的。

    然而这是方晟的想法,周小容肯定不这么认为。

    赵尧尧避开对方的视线,低低说:“我确实隔了很久才说,但他从住院起已决定忘掉你,拒接电话、删除好友,不看你的短信等等,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何必对业已发生的事实耿耿于怀?”

    周小容冷笑:“士隔三日当刮目相看啊尧尧,没想到你也深黯诡辩之术。坦率说,当时我是有想让方晟继续等下去的念头,而且以我们感情的深厚程度,他应该答应。我跟那个男人毫无情感基础,兴趣爱好、社交圈子什么的都不合拍,他把我追到手玩一阵子很快会腻味,到时正好离婚一拍两散,我就跑到黄海死心塌地和方晟在一起,届时剧本将会重写,明白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