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掌权人 > 第116章 调整在即

作者:岑寨散人

掌权人 第116章 调整在即 第1/2页

    出乎意料,梧湘市委接到黄海县报告后,并未指责韩书记领导不力,也没委派新常委,仅要求县里做好统筹安排,维护社会治安和大局稳定。

    愈是这样,以韩书记为首的领导们愈是不安。几乎所有人都猜测梧湘市委对黄海的不满已达到极点,先是童彪接二连三掉链子,然后刘华捅出天大的案子,县委领导班子威信已降至冰点。因此梧湘市委不动则已,动则要有大手术,县常委班子面临重大调整!

    身为班长,韩子学自然责无旁贷,必须负领导责任。不过官场上领导责任最微妙,上级想保你的时候,领导责任后面加个“但”,然后说一堆推诿塞责的话,这事儿就算结束了;上级想拿掉你,领导责任就是天大的责任,给你上纲上线到原则高度,宛若一张巨网令人动弹不得。

    所以能否保住县委书记位置关键在于上面的态度,但此时“上面”不是一个人,而是整个市委常委班子,当然书记和市长的态度最重要。

    论派系,韩子学身上没有任何标签。秦阳在梧湘历任市长和书记九年时间,性格不愠不火,基本是按规矩、按程序做事,与所有人都保持几分距离,没得罪什么人,也没大力提携过什么人。据称市常委班子里有一位,另外两位县委书记、一位县长号称是他的心腹,韩子学私下了解后关系也泛泛。至于许玉贤,除了上次与方晟个别谈话时仔细询问过,其它场合都是公事公办,没有对韩子学表露过特别的热情。

    其他市委常委,有两位与韩子学私交不错,关键时候也能说几句,事实上韩子学能从县长位置提拔到黄海当书记,就是那两位力挺的结果。不过做到厅级位置,凡事就得讲究分寸和火候,不能逆势而为。明知存在过失还硬着头皮说好,那种情况县常委会可能有,市常委会绝对不会出现。

    杭真也异常忐忑。按说老领导已打过招呼,可为什么这次不调整到位?县领导班子同时缺县长、常委副县长却不补到位,在官场是很罕见的。是市里没达成一致,还是对自己暂代期间表现不满意?杭真心里乱糟糟,简直无心工作。

    但最心惊肉跳的还数陈冒俊和肖治雄。昨晚险象环生完成了灭口行动,暂时切断刘氏父子身上的线索,谁知道那个见鬼的大数据分析系统又琢磨出什么问题?刘华死亡现场有无疏漏,肖伟诚整个行动是否留下破绽,都令他们提心吊胆。今早陈建冬还不知趣提起收拾方晟的话题,被陈冒俊训斥一通,说目前都得夹起尾巴做人,少招惹麻烦!

    相比之下其他几位常委略为安心些。

    事至如今侯宫升暗自钦佩自己让儿子从政是正确的,哪怕混得不怎地,只要经济方面不出问题,凭雷打不动的死工资足够混生活,总比刘桂文死于非命,陈建冬、肖伟诚几个惶惶如没头苍蝇好得多。自从为了方晟叛离本地派,虽说后来稍稍修补关系,但毕竟不如从前,也因祸得福避免卷入漩涡。

    付连天虽说一直是强硬的本地派代表,一方面女儿还小,他进常委班子时才上大学,后来又出国读研,与陈建冬等人没有经济利益纠葛;另一方面他本身也注意经济问题,因为领导干部栽在金钱方面的案例数不胜数,数年前当陈建冬动辄从银行贷款几千万、肖伟诚恶意侵吞国有资产、刘桂文横扫各个工程,他就浮起个念头——强大而抱团的本地派,很可能栽在贪婪上!如今不幸被他言中,而万幸的是自己并未陷入黑洞。

    凡镇宇日子也不好过,纪委查案最怕逼出人命,否则一是说明走漏风声,二是说明办案不力。更为被动的是,纪委调查人员并未掌握任何线索,而是专案组主动提供,纪委没进一步深挖案情也罢了,还被内奸通风报信,造成很大的被动。

    方部长则如热锅上的蚂蚁,整个上午喝掉六杯茶,抽了两包烟。黄海干部队伍出问题,市里必定追究组织部门责任。考核不实、把关不严、带病提拔,一顶顶大帽子如泰山压顶。预想的人大副主任位置,还能不能实现?

    戴部长和三位镇书记踏实满满,各自自有一番算计。

    戴部长早就瞅准组织部长位置,同为县委常委,宣传部油水不多、担子不小、责任很大,哪有组织部权威与实惠并重?长期搞务虚工作,他已不想到正府那边任职,最理想就是做几年组织部长然后过渡到人大政协,安享晚年。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