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掌权人 > 第98章 陷入囫囵

作者:岑寨散人

掌权人 第98章 陷入囫囵 第1/2页

    车子在离省城还有四五十公里时就下了高速,经过崎岖不平的镇级公路,穿过不知名村庄,直接驶入一座没有招牌的宾馆。四面高墙,上面布满铁丝网,所有房间都装有坚固结实的防盗窗加防盗网,服务员个个面带警惕的表情。

    这就是传说中双规的“点”,嫌疑人被带到“点”里后,不通音信,与世隔绝,即便纪委内部都很难打探到消息,因为类似“点”有多处,且办案人员只与主管领导单线联系,能最大限度避免干扰。

    方晟被带到一个没有窗户的小单间,里面摆设极为简单的桌椅,天花板四个周都安装了摄像头——这是多地发生嫌疑人到法庭翻供,反咬办案人员严刑逼供后,纪委采取的自我保护措施,当然也防止办案人员违反规定的行为。

    坐在桌前的仍是莫树言和李涛,莫树言提问,李涛记录。

    “姓名?”

    “方晟。”

    “工作单位?”

    “黄海县三滩镇镇正府。”

    “职务?”

    “镇党委书记。”

    “其它有无兼职?”

    “兼沿海观光带景区领导小组组长。”

    莫树言拍了拍桌上厚厚一叠卷宗,道:“你认为自己在沿海观光带工程建设中存在哪些问题?”

    莫树言和李涛号称省纪委第三监察室“阴阳双煞”,具有丰富的办案经验和审讯技巧,每个问题、每个动作、每个眼神都经反复揣摩,或具有震慑力,或形成强大心理攻势,或真真假假的暗示,数年来不知多少顽固狡诈的贪官污吏栽在他们手里。

    比如拍一下卷宗,就是告诉方晟别以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这么多举报信和调查材料已足以证明你大有问题。

    再比如问这句话,看似漫无边际,实则是引诱方晟首先承认在工作中是存在问题的,不管大问题小问题,性质轻重,然后步步紧逼,从他编织的谎言中轰炸出缺口。

    方晟却避其锋芒道:“正因为我在沿海观光带建设中突出表现,县领导才对我委以重任,由我主持的三滩镇负责景区管理。如果要我反省工作中是否存在问题,坦率地讲,我觉得没有。”

    莫树言猛一拍桌子,喝道:“不要要蒙混过关,我们省纪委不是无缘无故调查你,也不会在没有掌握确凿证据前提下实施双规!”

    李涛却微笑道:“不过本着保护干部、特别是关心年轻干部成长的角度出发,我们找你来是希望你把问题说清楚,不该你顶的责任就不顶,再说基层干部在具体工作中难免出现这样那样的情况,这一点我们表示理解,也会酌情对待,不可能把年轻干部一棍子打死。”

    “阴阳双煞”的厉害之处就是把红脸白脸的戏演得天衣无缝,一个杀气腾腾,一个却和风细雨,从正反两方面展开心理攻势。

    然而方晟几年基层干部经历岂是白混的?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路,早对纪委那套手法了然于心,何况前期在爱妮娅授意下已做足准备,根本不怕对方唬诈。

    “既然已掌握证据,二位不必浪费时间,直接提交检察院吧。”方晟道。

    莫树言又一拍桌子:“负隅顽抗不会有好下场!我问你,目前和女朋友同居那套房怎么回事?你才工作了四年多哪来的钱买房?”

    “那是我的女朋友赵尧尧所购。”

    “你送给哥哥方华一辆价值十八万元的别克汽车又是怎么回事?”

    瞬间方晟出了身冷汗,不是为别克车,而是想到如果没有爱妮娅派人做财务清理,不知有多少解释不清的把柄落到省纪委手里。

    “是赵尧尧所送。”

    “太没出息了,方晟!”莫树言阴冷地说,“都说男子汉敢作敢当,你倒好,把责任都推给女朋友,象个大男人吗?再说我们已调查过,赵尧尧之前在黄海当了三年多公务员,后来到香港培训一年,回来后处于无业状态,哪来的钱又是买房又是送车?是你从工程上弄来的钱吧?”

    方晟笑了笑,道:“关于赵尧尧的问题,因为与我尚未结婚,从法律角度讲我俩没有关系,所以我没有解释的义务,如果你们真要查可以单独立案。”

    他看准了这帮人只敢动自己,却投鼠忌器不敢碰赵尧尧,再说赵尧尧的钱哪来的?还不是来自于那个家族,那个层面的事凭省纪委还不具备资格。

    果然莫树言脸上微微抽搐一下,道:“你不说我们也会查得很清楚,这会儿查账人员已在黄海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