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掌权人 > 第84章 被动见面

作者:岑寨散人

掌权人 第84章 被动见面 第1/2页

    三个彪形大汉把周财总拖到荒无人迹的海滩上,一个字不说,蒙住他的头拳打脚踢,打得周财总连连惨叫,声音越来越微弱,可彪形大汉们象要往死里打,始终没停手的意思,也不提条件。

    做贼心虚,聪明如周财总自然猜到祸从何来,哀求道求求饶命,自己什么都说,只求保他一条命。

    “说!”彪形大汉们果真停住,其中一人瓮声瓮气道。

    “指使我陷害楚助理的人叫裘军,他是……陈建冬的手下。”

    “再说!”

    “没,没了……”

    彪形大汉们又是将他一通狠揍,打得牙齿掉了三颗,肋骨断掉两根,皮外伤无数,抬上车送到家门口,象拖死狗似的往车下一扔,扬长而去。

    车子驶离三滩镇地界,蒙面大汉们才摘下面罩,为首的悍然是严华杰,笑道:“辛苦弟兄们了,”接着拨了个号,沉声道,“已查清,果然是他。”

    “好。”对方只说一个字便挂断。

    一周后,裘军在警方突击检查中以**罪被抓捕,拘留期间被其他犯人打得几乎送命,陈建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捞出来。

    事情前因后果,彼此心知肚明,但方晟不会在任何人面前提起,陈建冬吃了哑巴亏也不好意思张扬,双方积下的私怨愈来愈深。

    白翎怀孕已有近三个月,能辨清性别,她非要到省城做B超,免得在县医院被人认出嚼舌头。方晟不放心她开快车,决定亲自陪同。

    怀孕后白翎反应很强烈,动辄呕吐,吃什么都没胃口,而且慵懒异常,每天昏沉沉就想睡觉。专案组成员都看在眼里,知道她急于交接工作,号称到美国留学的原因,但做情报工作的人就这个好处,只听不说,听看不说,肚子里不知烂多少秘密。

    进入省城时,白翎突然想到东方金城酒店吃饭,那是省城最高档、价格也最贵的五星酒店,别说包厢,就是大厅散座都得提前预约——有时明明都空着,但不经预约就不给进,没办法,人家摆的就是这个谱儿。

    方晟一口答应,因为最近她胃口太差了,连平时最爱的火锅都不想碰,难得想去饭店必须陪同,只是包厢恐怕已订不到,坐在大厅又太显眼。

    白翎漫不经心说她是黑卡用户,享有随时预订权。说着拨通酒店总台,报了个号码,很快拿到一间五人桌包厢。

    “权贵阶层的特权……”方晟叹息道。

    “这就是当今相当多暴发户不服气的地方,明明老子有钱,却买不到一些服务。”

    “正如国企垄断的部分行业,经营不善,亏损严重,可就不准民营企业参与,宁可干耗着等死,”方晟道,“因为那是权贵阶层的地盘,自家地荒着也不给农民种,一个道理。”

    “你想改变……”

    刚说四个字,白翎又犯了恶心,方晟慌忙将车停到路边让她下去干呕一阵,回到车上脸色苍白,精神怏怏无力。

    “小兔崽子,折磨死老娘了。”她捂着肚子埋怨道。

    “你的状态真让我放心不下,到那边没人照料怎么办?”

    “不会的,医院里有最好的护士和医生。”

    方晟想说什么又刹住,开出一段后才说:“我有很强烈的负罪感。”

    “少来这一套,一边忏悔,一边盘算她几号回来。”

    还真是这样。

    他面不改色:“至少在我心灵的天平上不偏不倚。”

    她竖起眉毛,狠狠拧了他一把:“娘俩才抵她一个?应该偏向我这边!”

    方晟大声惨叫。

    医院检查结果与预料一样,肚子里是男孩。白翎喜上眉梢,当即打电话告诉爷爷,老人家脱口说了三个“好”,并透露已通报给她父母亲。

    他们没骂我?白翎惴惴不安问。

    爷爷怒道要骂也得我来,哪轮到他们?

    白翎又试探,说这会儿方晟在我旁边,要不要教训他几句?

    爷爷立刻以与年龄不相称的速度挂断电话。

    白翎叹了口气,说瞧瞧,爷爷当你是播种机,用完就扔。

    这是什么比喻,太伤自尊了!方晟怒道。

    出了医院白翎突发奇想,要拍孕妇照。方晟什么都由着她,当即在街上找了家照相馆,又是换装又是化妆又是摆造型,折腾了三四个小时才结束。疲倦到极点的白翎赶紧就近住进宾馆,沉沉睡到天黑。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