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掌权人 > 第59章 三颗核桃

作者:岑寨散人

掌权人 第59章 三颗核桃 第1/2页

    方晟也十分吃惊,没料到会在这里碰到爱妮娅,笑着起身与她握了下手,道:

    “说来话长,要不坐下聊聊?”

    爱妮娅这才朝仲萍瞟了一眼,仲萍会意,连忙说:“爱助理,我有事先走一步,你们聊。”

    说着还没忘吩咐服务员立即撤掉自己喝过杯子,换上新茶具,然后狼狈不堪匆匆出门。

    仲旭光正盘弄核桃边喝咖啡边得意洋洋看两人谈笑风生,连方池宗夫妇都产生错觉,认为也许有戏,谁知凭空冒出个漂亮得不可方物的女孩,居然让仲萍乖乖离开,不由大跌眼镜,急忙追出去问个究竟。

    “小萍,小萍,刚才咋回事儿?那个女的是谁?”仲旭光拦住女儿。

    仲萍气得满脸通红,不顾方池宗夫妇在旁边,怒气冲冲道:“你让人家耍了!还说什么普通办事员,他明明是镇长!”

    “镇长?!”方池宗比仲旭光还震惊,立即说,“不会的,你搞错了,我家小晟去年才考的公务员……”

    仲萍指着里面大声说:“对面是我们公司总经理助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平时谁都看不起,刚才亲口叫他镇长,还亲切握手,你却说我搞错?”说罢甩手愤愤钻进出租车扬长而去。

    方池宗、肖兰和仲旭光再朝咖啡厅里看,却见此时的方晟岳峙渊渟,泰然自若与对面女孩谈话,举止间果然有几分领导风范,暗想到底怎么回事,不是去年才考的公务员吗?他在黄海这段时间经历了什么?

    等服务员换好茶具,端上咖啡,爱妮娅才说:“刚才那个女孩好像是怡冠的员工。”

    方晟无奈摇摇头:“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本想回来看望刚出生的侄子,却被绑过来相亲,我也是……”

    爱妮娅语带讽刺道:“原来方镇长是广种薄收啊。”

    “广种,不过颗粒无收,你知道的,女朋友去香港学习一年,前途莫测。”不知怎地,他突然在她面前说出心里话。

    “不会颗粒无收吧,还有白小姐呢。”

    方晟一口咖啡呛在喉咙口,又是咳嗽又是拍胸,闹了个面红耳赤,爱妮娅很得意地看着他,仿佛比谈判中占据优势还高兴。

    “你……你还知道什么?”

    “该知道的都知道,否则说明对接工作很失败。”

    方晟恨恨道:“下周给领导小组大换血,要让他们知道散布谣言的后果!”

    “别冤枉好人,只是如实反映情况而已。”

    方晟转移话题:“你在这儿干嘛?不会也因为可怜天下父母心?”

    爱妮娅一指角落台子上的笔记本电脑:“我在工作。”

    “真没想到你如此敬业,其实你本可凭脸蛋吃饭,却非用实力证明自己。”

    “听出来你不是刻意恭维,而说的真心话,”她微微一笑,“在清华读书时,身边小伙伴们都在刻苦,我必须更刻苦,用别人谈恋爱、看电影、逛商场的时间学习,然后才拿到奖学金……”

    方晟感叹:“我本以为在大学很用功,听你一说才知道花在恋爱上的时间还是多了。”

    “方镇长是多情种子,到哪儿都开花结果。”

    “爱代表要是学中文系,写出的文章绝对比王朔尖刻……谈谈华尔街吧,我最感兴趣那个。”

    “华尔街不象你想象那样有趣,同样尔虞我诈,到处充满阴谋和算计,在那里我拒绝了很多出风头、拉关系的宴会,每天在电脑面前坐到深夜,因为唯有那样才能击败常春藤联盟那帮精英……”

    “可以想象后来到了政策研究室,也是通宵达旦钻研各种经济资料。”

    “沿海观光带项目也是,只要与之有关的资料和数据,我都认真研读并分析过,所以我不能容忍谁在我面前打马虎眼——一个投资上百亿的大工程,却以敷衍塞责的态度对待,我觉得不可原谅!”

    方晟忍不住伸出手:“我觉得我俩有必要再握一次手,英雄所见略同。”

    爱妮娅果然与他轻握一下,道:“我早在省领导面前听过你的名字,一直想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没想到……”

    “没想到还是多情种子,对不对?”

    她卟哧笑起来,笑得鲜花灿烂。方晟一呆,在黄海几天从未见她笑得如此开心过。

    “周末加班加点,你的男朋友应该很不乐意吧?”

    “我没有男朋友。”

    方晟一想也是,如此优秀杰出的女孩,世上恐怕找不到配得上她的男孩,遂笑道:“那你怎么办呢,愈发独孤求败,愈发高不可攀?”

    很简单的问题,她却思索了很久,定定看着大街,道:“我没有穿越时空预知未来的能力,只能按照既定目标一步步努力。”

    “近期目标是什么?”

    她摇摇头,微笑着反问:“你的近期目标是什么?”

    “三滩镇书记。”他直言不讳,话一出口却吓了一跳,暗想我怎么把心里隐藏得最深的秘密说出来了?

    她却不以为意:“凭你现在的名气和实力,只要脚踏实地,别犯低级错误,三年内肯定没问题。”

    这时手机响起,是白翎打来的,方晟暗想不能在这儿接,让爱妮娅看笑话,连忙挂断,说回家交待下相亲情况。爱妮娅没说什么,依然回座位继续工作。

    出了门回电话,白翎狐疑地说:“挂掉再回几个意思?赵尧尧才离开第一周就到外面花天酒地了?”

    “我在省城。”

    “太好了!”她欢呼道,“我昨天过来办事,正打算下午去你家看望干儿子,你等着,我马上到!”

    看望干儿子?她还当真了!方晟嘀咕道。

    踏入家门,却见仲旭光怒气冲天在客厅里拍桌子打板凳,指责方池宗不够意思,隐瞒方晟的实际情况。方池宗确实一无所知,方华也保证绝对不可能,更惹得仲旭光雷霆万钧,说女儿委屈得在家里哭,更担心招惹爱助理不高兴,非要方家给个说法。

    “小晟回来正好,”方池宗一把拉住儿子,“当着仲叔的面,你说说什么时候当上什么镇长,不,副镇长?前几次回家干嘛没告诉我们?”

    “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儿子,当了干部还瞒着家里人?”仲旭光咆哮道。

    方晟笑道:“仲叔误会了。因为之前几次要么我爸犯心脏病,要么处理别的事,没时间也没心情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