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掌权人 > 第54章 难言往事

作者:岑寨散人

掌权人 第54章 难言往事 第1/2页

    从前有个女大学生,学的是中文,因为偶然机会到某位重权高的部门实习。也许她字写得漂亮,也许性格温柔,也许别的什么因素,总之得到部门领导青睐,等她毕业后特招到身边当秘书。

    当时领导与妻子分居两地,且他妻子长期患病,无人照料领导。而她正好是单身,又善持家务,便从工作岗位服务到领导身边。一来二去两人有了感情,不久发生关系秘密同居。

    数年后她生下一个女孩,又隔了两年领导妻子病重不治而亡。

    这段恋情为整个家族所不齿,而她的确属于婚内插足领导婚姻,始终得不到承认。即使他妻子病亡,不单家族,连他的盟友都警告不得再婚,否则将给他前途蒙上阴影。也就是说直到现在她在领导家族仍是得不到认可的边缘人,而她并不放弃,固执地跟随在领导身旁,不管受多少白眼和排挤。她要凭借自己的努力争取到在家族里的一席之地。

    “她就是我妈,那个女孩就是我,一个私生女,”赵尧尧木然道,“他调离省城后——我没叫过他爸爸,我的字典里没有这个词,我妈非要跟随而去,但我不想寄人篱下,于是孤零零留在省城,后来为摆脱她索性来到黄海……”

    “那么她为什么突然跑到这儿,难道知道了你我的事?她说另有安排什么意思?”方晟干脆打破砂锅问到底。

    赵尧尧长长叹息:“上次在省城闹的动静太大,不单我,白翎恐怕也遭到她家的压力……我妈耳目众多,自然收集到我的情况,得知我见你爸妈了非常着急,直接来到黄海。我的婚姻,其实象他这种大家族所有人的婚姻都不由得自己,白翎也是如此。每个人的婚姻就是一笔投资,或用于联姻,或用于交换,或用于投靠,唯独没有爱情。我妈的如意算盘是,只要我作为家族一枚棋子嫁出去,既增强家族力量,又能巩固她的地位……可笑,地位到底算什么呢?她一辈子都勘不破!”

    正因为从小受尽欺凌,得不到正常家庭亲情和关爱,才养成她冷漠高傲,孤僻独行的性格吧?方晟想到这里,更加怜惜地拥吻她,轻声道:

    “只要我们真心相爱,没有任何外力能拆散,至于手段,让他们尽情施展吧,我根本不在乎失去!”

    “你没见过他们的霹雳手段,对付敌人,他们冷酷无比从不手软,”她喃喃道,“但我不管,只要你这样抱着我,爱着我就够了……”

    方晟见小区里不断有人路过,投以惊诧的目光,道:“出去走走。”

    “嗯。”

    两人手拉手从小区后门到街上,沿着街道漫然而行。大概十几分钟后,拐过街角前面是座教堂。

    赵尧尧停下脚步,看着教堂呆呆出神。

    “你信上帝?”她问。

    “不信。”

    “我也不信,不过……”

    方晟奇怪地看着她,她冷不丁冒出一句:“我们订婚吧。”

    他当即猜到此时赵尧尧心里充满极度不安全感,需要通过一次仪式来证明两人关系,慰藉自己的情绪,毫不迟疑说:

    “太便宜我了,还没正式求过婚呢。”

    当下两人喜孜孜到附近商场挑选了一对订婚戒指,赵尧尧还买了身洁白的曳地长裙权当婚纱,方晟则选了套颇为正式的西装,装扮完毕手挽手直奔教堂。到了门口,蓦地“轧”急刹声,白翎戴着墨镜,开着吉普停在两人面前。

    “你俩到底在干嘛?”她不满道,“我已打发掉两批想有所动作的家伙,没劲再打了。”

    方晟歉意道:“对不起,今晚发生了一点事……”

    他突然想起通电话时白翎奇怪的问话,悟出以她的能量肯定知晓赵尧尧母亲来到黄海,母女间必将有不愉快的对话,才约自己吃火锅以避免卷入其中。

    白翎目光锐利地一扫赵尧尧脸色,暗想果然如此,缓和语气道:“送你们回去?”

    赵尧尧摇摇头,陡地朝白翎说:“能不能请你一件事?”

    她从未如此客气地说过话,白翎疑惑一扬眉。

    赵尧尧接着说:“能否当我和方晟订婚的证婚人?”

    “啊!”白翎猝然不及,墨镜一下子滑到鼻尖,吃惊地看着两人,敢情两人压力不小,想私定终身啊!

    方晟一想也对,只两个人在教堂订婚太冷清,有白翎加入毕竟热闹些,道:“临时决定,诚挚邀请。”

    白翎从小在特殊的环境中成长,性格里有豪爽、粗疏和大咧咧的成分,有时来不及斟酌头脑一热就作出决定。本来以她的心思,根本不可能玉成赵尧尧的美事,但她知道今晚赵尧尧必定承受巨大压力,而以赵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