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掌权人 > 第5章 意外频频

作者:岑寨散人

掌权人 第5章 意外频频 第1/2页

    周一早上刚上班,县委办主任陈复达就接到新上任县委书记韩子学的电话,十分钟内安排车辆和相关人员到乡镇视察!

    “韩书记,头一站先去哪个镇?”

    “上车再说!”

    放下电话陈复达困惑地搔搔头。他当县委办主任十一年,先后换了四任书记,最难伺候的就是这位韩书记:首先是喜怒无常,前一分钟还笑眯眯,转眼就会大发雷霆,翻脸比翻书还快;其次是对细节讲究到苛刻的程度,上周五看到县委办发的红头文件,认为红颜色不够鲜艳,立即要求全部销毁,换彩墨后重印;还有头脑里不断翻花样,导致频繁改变主意,令县委办所有人忙得焦头烂额,私下说韩书记刚来了五天,工作量比以前五个月还多。

    九分二十秒,韩子学带着江秘书步出大楼,陈复达已安排妥当:十五座公务车,成员有组织部梅部长、宣传部井部长、建设局、农业局、海洋局等相关部门局长。

    车子驶出大门,韩书记才慢吞吞说:“去兴灶镇。”

    陈复达迅速打电话通知兴灶镇党政办,要求安排会议室,整理回报材料,若有可能联系镇上规模较大的企业做好参观准备。

    黄海县内河流众多、水网密布,一路上桥也比较多,当驶过一座双拱水泥桥时,韩书记陡地问:“建设局老张呢,这座桥叫什么名字?”

    张局长一愣:“大概是……溱龙桥吧……”

    韩书记命令江秘书:“查地图!”

    过了会儿江秘书瞟了张局长一眼,轻声道:“白马桥。”

    再开了十多分钟,韩书记又问:“这座桥叫什么?”

    张局长额头直冒冷汗:“应该是……是……邱王桥……不知对不对?”

    江秘书同情地说:“不对,是禹高桥。”

    车子继续前行,五分钟后韩书记问:“这座呢?”

    张局长快崩溃了,垂着头象是检讨:“不,不知道……”

    “停车!”韩书记大吼一声,车里所有人都吓得一哆嗦,只见他指着张局长说,“下车,给我立即下车,站在桥旁边把名字想好了告诉我!”

    可怜的张局长为官二十多年,何曾遇过今天这种窘境?在众人的注视下一步步下了车,垂头丧气站在桥边。

    韩书记一挥手:“开车!”

    三十多分钟后车子抵达兴灶镇,远远看到几辆小轿车停在“兴灶镇人民欢迎您”的标牌下,路边一群人显然是镇领导率领的欢迎队伍。

    韩书记霎时脸沉下来,吩咐道:“车子不停,直接过去!”

    公务车加速从路口驶过,欢迎人群全都惊呆了,呆若木鸡看着远去的车子。

    “下一站是哪个镇?”韩书记突然问。

    陈复达已有被直接打脸的感觉,尴尬之余陪着笑脸道:“再往东就是海边了,只有一个镇叫三滩镇,经济总量、增速均列全县倒数第一……”

    “就去三滩镇!”韩书记想了想补充道,“不要通知,直接过去看看他们在干什么!”

    已被打过一次脸,这回陈复达压根不敢打电话:“是,是。”

    车上领导们都有种预感,今天韩书记要大开杀戒,斩落几名官员立威,刚才张局长算一个,接下来不知是哪个倒霉鬼。

    三滩镇,县领导暗地里都叫它三叹镇:镇领导们接待县领导时叹口气;回报工作时叹口气;送别时叹口气。究其原因是三滩镇的经济太差了,如果按沿海发达地区乡镇建制标准,它早应该撤镇合并给兴灶镇。

    早在八十年代初期,三滩镇可谓红得发紫,当时近海浅水区每年春季繁殖着大量鳗鱼苗。因为鳗鱼苗无法人工培育,日本人又特别喜欢吃,国际市场需求量非常大,最高峰时每尾价格50元以上,被称为“软黄金”。三滩镇原来就是从海边小渔村发展起来的,家家户户都有船,长年在海上讨生活。市场上兴起鳗鱼苗热后,绝大多数渔民都花大价钱换吨位更大的船,添加人手,以捕捞更多的鳗鱼苗。那几年渔民们确实富得冒油,小洋楼、乡间别墅争先恐后建成,酒楼、舞厅、浴城比比皆是,最流行的说法是三滩镇人打麻将,在一百面额没问世前,输赢不是一张张数,而是拿尺量;现金不是塞在口袋里,而是扛着大袋子进麻将馆。三滩镇的富裕可见一斑。

    俗话说盛极必衰,一方面过度捕捞使得鳗鱼苗资源日渐枯竭,三滩镇渔民不得不到更远的海域,从而增加了捕捞成本;另一方面杭州湾那一带由于海水温度度,刺激鳗鱼苗繁殖,连续几年取得大丰收。导致鳗鱼苗价格大跌,最低谷时只有4、5元钱一条,抵销出海的人工费用都不够。三滩镇渔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