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诱君春宵帐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陷害

第四十七章 陷害

        杜鹃弓着身,双手伸出,等待阿赫雅将金簪交还。

        分明是恭敬的姿态,看起来却带着几分锐利。

        阿赫雅望着眼前的人,冷笑了一声。

        看来,今天是非要往她身上泼污水了。

        “你凭什么说,是我拿走了?”她语气冰凉,眸光里带着隐怒。

        闹剧还没完了,真当她是什么软柿子不成?

        “亭中之人都看见了,您这是……”杜鹃抬起头,蹙着眉,似是不赞同。

        “您若是喜欢那对簪子,大可开口直说,本就是给您的礼物。”

        “我看啊,她是将御赐之物弄丢了,才打算死不认账。”云美人在宫女的搀扶下站起身,牙齿还在打着冷战,闻言嗤笑了一声,火上添油。

        “我方才落水时,分明感到有人推我!不会是你想害我,还将金簪丢进了湖里吧?”

        阿赫雅眼见着她们越来越离谱,微微闭上了眼。

        她前世与云美人也是打过交道的。

        那时候的她,被谢桀当作只金丝雀般带进来,也是无名无份的,境况却比如今要差得多了。

        云美人善妒,是待她最坏的一个。

        有一日,云美人指责她打坏了殿中的南边进贡的瓷器,罚她在烈日下跪了很久,直到晕厥过去。

        其实那个漂亮的花瓶,是云美人当着她的面打碎的。只是她辩解时,殿中的宫人却或是缄默,或是如此时一般,将罪名栽给她。

        百口莫辩的滋味,尝过一次也就够了。

        阿赫雅睁开眼,眸中宛如冰封。

        她直直地望向杜鹃,半晌,扯了扯唇角,声音轻轻地:“看来,你们是要一口咬定我损坏御赐之物了?”

        “不。”她顿了顿,唇角的弧度拉得更大,笑意却不达眼底,“或许是恃宠而骄,藐视君王?”

        这个罪名,如果她当真是如前世般以色侍人的金丝雀,或许还要为之震动稍许。

        可是她如今是谢桀的棋子——说来可悲,她有一日竟然要因为这个身份,清晰地认知到谢桀绝无可能为了这种拙劣的把戏放弃她。

        “姑娘何必把话说得这般绝,倒是叫我们想为你辩解都不能了。”杜鹃低着头,叹了口气,故作可惜。

        “其实这事儿也好解决——亭中都是自己人,丢了,及时找回来也就罢了。”

        云美人眼中充满了扭曲的快意,她直直地盯着阿赫雅,似乎生怕她不能理解,声音里带着怨毒,“跳下去!”

        “姑娘若实在不愿意自己下水,叫身边这位宫人去也可以。”杜鹃似乎很是为她着想,说出的话隐含的意蕴却叫人心寒。

        阿赫雅入宫,统共不过带了这一个人罢了。

        宫人可不比妃嫔,病了死了,都是常事。若柳奴身死,阿赫雅独身一人,毫无根基,再得盛宠,也不过是一时光景。

        云美人还在笑,在一旁说些风凉话。杜鹃则不停地劝解阿赫雅,试图叫她低头。

        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配合得倒是好。

        阿赫雅险些冷笑出声。

        她半眯着眼,握住柳奴的手,示意她不要插手,缓缓开口。

        “照这么说,这簪子,是非捡回来不可了?”

        “自然。”杜鹃微笑着答,态度与话语形成了强烈对比,叫人隐隐不适,“这可不是什么普通的金簪,是陛下的脸面。”

        “这可真是严重了。”阿赫雅皱着眉,微微垂下眼睫,眸光中冷意一闪而过。

        她缓缓脱下了外衣,似乎要妥协,又在云美人兴奋的目光中停下了动作。

        “杜鹃姑娘。”她勾出一个笑,慢条斯理地开口,“宫中是不是有一个,专查妃嫔宫人腌臜事的,叫……”

        “宫正司。”

        杜鹃愣了愣,心中莫名生出几分不妙的预感,低眉顺眼地答了。

        阿赫雅恍然大悟,一抚掌:“对!就叫这个,宫正司。”

        “陛下的脸面都落到冰湖里头去了,你我怎么担得起这个责任?”她眉眼弯弯,盯着杜鹃的眼神却锐利如刃,“还是叫该查之人查,你说对不对?”

        “宫正司事务繁忙,不是什么事情都管的。”杜鹃眼皮子一跳,立即开口阻拦,“何况此事根源在您,查起来必定要闹大。您何必自找苦吃。”

        “事务繁忙……那岂不是除非陛下金口玉言,否则请不来了。”阿赫雅叹了口气,似乎很是失望,“真可惜。”

        杜鹃见她仿佛放弃了,松了口气,随口应和了句:“是啊……”

        “那不如就去陛下面前,请他开个恩典吧。”

        阿赫雅突然道。

        大抵是这前后的转换太过突兀,杜鹃整个人都没能反应过来,愣在了原地。

        “这么大的湖,谁知道簪子漂哪儿去了?陛下无所不能,叫他来查,一定比我找要快得多。”

        那可就真闹大了。

        杜鹃完全没想到她会是这样一个态度,仿佛弄丢了御赐之物,闹到皇帝面前也没有关系,全然有恃无恐。

        她不怕,杜鹃却只是个宫人,经不起这番折腾。何况还有个蠢笨如猪,拖人后腿的云美人。

        阿赫雅已经转头欲走了,杜鹃顾不得多想,连忙叫住她。

        “等等!姑娘留步!”

        “让她去!”云美人还在叫嚣,恶狠狠地瞪着阿赫雅的背影,“这么多双眼睛都看见了,还怕她不成!”

        杜鹃额角青筋一跳,懒得管她,转头看向宫人们,冷呵一声:“愣着干什么!”

        宫人们面面相觑,却无人敢上前。

        云美人实在不算个得人心的主子,不过是凭着得宠,有几分淫威,叫他们害怕罢了。

        此时一有颓势,底下的人心,立即就散了。

        阿赫雅却反而站住了脚步,施施然望向杜鹃,歪了歪头。

        “杜鹃姑娘这是不愿意让我去么?”她眼睛一眨,微微蹙眉,语气里似有不解,眸中冰冷一片。

        “事关陛下的脸面,陛下难道听不得?”

        她刻意在陛下两个字上用了重音,充满了嘲弄的意味。

        “什么事情,是朕听不得的?”

        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低沉而带着几分凉意。

        紧跟着的是周忠抬高了的声音。

        “陛下驾到——”

        wap.

        /108/108873/285764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