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诱君春宵帐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落水

第四十六章 落水

        亭中一时寂静。

        阿赫雅微微蹙眉,望着杜鹃,半晌,伸手欲接过金簪。

        杜鹃依旧恭顺地垂着头,云美人却已经忍不住了,手指将帕子搅成一团,幕篱下的脸上浮出几分得意。

        阿赫雅勾起唇角,忽而停下,素手顿在了半空。

        “你说得有几分道理。”她叹了口气,悠悠开口,“可我还是觉得,若就这么收下了美人的礼物,不大妥当。”

        “云美人不过是要我行个礼罢了,何错之有呢。”她微微抬着下巴,眼角余光瞥过云美人,语气淡淡,却更加气人,“也就是陛下太紧张了些,还叫美人受苦了。”

        “现在我再夺人所爱,不就真成了那不知进退的人么。”

        “姑娘说错了……”

        杜鹃皱起眉头,似乎还想说什么,却被猛然站起来的云美人打断。

        “何必如此客气。”云美人咬牙切齿地挤出一句话,不客气地越过杜鹃,径直拿起了那只金簪,就要为阿赫雅插到发间,“我给你簪上!”

        柳奴立即反应过来,向前一步,护住阿赫雅,往后退了一步,警惕地望向云美人,语气里带着煞气。

        “你想做什么?”

        “美人好意,还是留着自己吧。”阿赫雅按住柳奴的肩,示意她别动,自己上前,目光直直地盯着云美人,声音也冷下来。

        “我已经退让,你今日若是不戴,就是不给我面子!”云美人眼中闪过狠意,再次上前,强硬地推着阿赫雅坐下。

        阿赫雅微微眯眼,感受着她手下的力道,余光望见身后封冻的冰湖,忽而冷笑了一声。

        众目睽睽之下,她竟然想把她推进湖里?

        杜鹃显然也察觉了不对,上前想要拉住云美人,却被她一把推开。

        “我瞧瞧,这簪子可衬你气色?”云美人追着阿赫雅,见她已经被逼到亭子角落,眼前顿时一亮。

        她借着戴簪的动作,猛地往前一扑,恨不得用上吃奶的力气,口中还不忘假惺惺地惊呼一声。

        “呀!”

        随着一声扑通,冰层瞬间被砸开,水花四溅。

        “啊!”

        这一回的尖叫终于带上了几分真切的恐惧。

        阿赫雅微微侧身,站在亭中,目光冷漠,盯着云美人,缓缓扯出一个笑容。

        “快!快救人!”

        她看着云美人瞪大了双眼,目光中几乎喷火的模样,才装作回神,大声喊起来。

        四周顿时乱了起来,兵荒马乱中,施施然站着的三人便十分显眼了。

        阿赫雅微微眯起眼,望向一脸平静的杜鹃,心中暗笑。

        自家主子都落水了,连装都不装,是有多不耐烦?

        她勾起唇,目光落在已经空了的红漆木盘上,眸中闪过一抹光芒。

        她猜,这位来历不明的杜鹃姑娘,原本是想借着御赐的金簪做些手脚,往她头上栽上一个藐视君王的罪名。

        可惜偏偏碰上一个又蠢又毒的云美人,一身本事还没来得及施展,一切就结束了。

        她险些笑出声,却听耳边一声尖叫。

        “贱人!”

        云美人终于被捞了上来,浑身湿漉漉的,在这寒冬腊月的天气里止不住地发抖。

        人都落水了,幕篱自然也不知道丢到了哪里去,此时一张红肿得看不出原本面目的脸就这样展露在所有人面前。

        偏偏她还怒目圆睁,整张脸狰狞得不成模样,乍一看,恐怕要吓一跳。

        阿赫雅下意识退了半步,皱起眉头,吐出一句。

        “这是谁?”

        “啊——”

        云美人自从进宫,就凭着一张脸获得盛宠,何时受过如此奇耻大辱?

        她又大叫了一声,什么仪态都丢到了脑后,理智完全被怒火冲散,整个人直接往阿赫雅冲去,高高扬起了手掌。

        还想打她?

        阿赫雅啧了一声,略一侧身,翻身便是一脚踹出,嘴里还不忘假装惊慌。

        “宫里怎么会有疯子!”

        “美人!”杜鹃这时终于动了。

        “我们美人好心好意向你赔礼道歉,你不接受也便罢了,何必如此折辱人!”

        她上前一把扶住云美人,又惊又怒地抬头,声音颤抖,望向阿赫雅的眼中却充满了平静的凉意。

        “纵是姑娘再受宠,毕竟不曾册封。如今就敢当众将宫妃推入水中,拳脚相加,日后册封了,岂不是全宫都不得安宁!”

        阿赫雅微微眯起眼,眸光中闪过几分冷意。

        这是准备捏住她的错处了?

        “这是云美人?”阿赫雅忽地捂住嘴,眼中满是茫然,歉意地开口,“抱歉……这实在是没认出来。”

        “这一脚,阿赫雅向你赔不是。”她连忙上前两步,想把云美人扶起来。

        “只是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扑我也便罢了,往湖里扑什么呢?湖里有鱼不成?”

        她轻巧两句话,就将自己身上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意思明显。

        你们主子自食恶果,挨了一脚也活该,少往旁人身上栽。

        云美人恨她恨得入骨,此时一口牙都要咬碎了,哪里肯被她扶?一巴掌打了上去。

        “嘶……”阿赫雅顺着她的力道收回了手,虽然并未被伤到,却还是微微蹙眉,将手藏入袖中,露出一个委屈又坚强的笑来,“无事,美人刚落了水,心情不好,想撒撒气也是难免的。”

        她这么说着,目光却落在杜鹃身上,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我给她一脚,她还我一巴掌,若要算起来,我是无心,她才是有意哦。

        她没有开口,但微微弯起的眼中流露出的分明就是这个意思。

        杜鹃眼神闪了闪,脸色微微冷了下来。

        她忽然皱起眉头,焦急地拉住云美人的手,左右都翻看了一遍,口中呢喃。

        “美人,陛下御赐的那对金簪呢?”

        云美人对上她的眼神,愣了一秒,突然看向阿赫雅,顿了顿,扯出一个恶意的笑。

        “我落水前,便为这位新妹妹簪上了啊!”

        她也跟着杜鹃叫起来,恶狠狠的目光扫过亭中伺候的宫人。

        “对!我瞧见了。”她身后胆小的宫女打了个寒颤,连忙应声。

        杜鹃仿佛松了一口气,看向阿赫雅,微微欠身行礼,声音柔和。

        “御赐之物不可损毁,姑娘既然不要,还请交还我们美人,好生收起来。”

        wap.

        /108/108873/285761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