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诱君春宵帐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 等下次

第四十四章 等下次

        阿赫雅心中的打算,御医自然无从知晓,只是莫名背后一凉,打了个寒颤。

        他留下了药方,又向柳奴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便赶忙退下了。

        阿赫雅收回目光,却见谢桀正定定地望着她的伤口,目光幽深,似乎带着狠意。

        “周忠。”他突然开口,语气沉郁,“去朕的库房,把南边新上贡的紫玉膏送些过来。”

        他顿了顿,又补了一句,“还有,方才我说的话你都听见了?去各宫传旨。”

        “就说阿赫雅是朕的贵客,日后若还有人敢这般肆意为难她,就别怪朕不客气了。”

        云美人愚蠢,不过是后宫中各方投出来的探路石罢了,他岂能不知。

        阿赫雅微微眯起眼,对他贴心的举动有些讶异。

        他不下旨,她也会想法子让今日殿中的事情传出去。但他既然肯走这个明路,对她自然是最有利的。

        她心情愉悦了许多,面上的笑容也真切起来,难得有兴致,伸手去拉谢桀腰间垂下的玉佩。

        “陛下这样为我撑腰,就不怕后宫妃嫔们吃醋吗?”

        她吃吃地笑,俏皮地拨动黄绦穗,望向谢桀的眼中分明是打趣。

        “谁叫你心眼这般小。”谢桀微微阖着眼,垂眸去睨她,指尖抚上她的发丝,意有所指,“被旁人欺负了,就把帐都记在朕身上。”

        “朕可不是叫你撒气用的。”

        “那陛下不罚我?”阿赫雅顺从地往他的手掌上贴了贴,眼波流转,唇角浅浅勾出一个弧度,尾音微微翘着,便带上了惑人心魂的味道来。

        谢桀向来经不起她挑逗,更何况她如今已经入宫,虽无名分,实质上却已经是他的人了。

        他为何要忍?

        他猛地一俯身,整个人便将阿赫雅罩在了身下,眸光深沉,带着欲色,宛如狼王凝视着今夜的点心。

        “是该重罚,才能叫你长些记性。”

        他声音低沉沙哑,在阿赫雅耳侧响起,慢条斯理的,似乎很是正经,手下的动作却与他的表象截然相反。

        他扼住阿赫雅的后颈,便如恶狼般啃噬了上去,力道很重,仿佛想将她整个人揉进身体里。

        骨血融在一起,才算亲近,才能让心中叫嚣的占有欲好受些许。

        可他又很小心,避开了她身上所有的伤口,不肯让她多疼一点。

        阿赫雅昂起头,被迫承受着他的热情,只觉得像是养了一只难以招架的大狗。

        不好,玩脱了。

        她艰难地在他的霸道间拾回一点理智,按着他的胸膛,将他推远些许,喘着气,伸手把伤口给他看:“陛下,今晚不行哦。”

        “不然这伤口,恐怕就要留疤了。”

        她红艳欲滴的唇微微翘起,眼睛眨呀眨的,一派无辜,却怎么也掩盖不住眼中的调侃与笑意。

        “戏耍朕?”

        谢桀目光幽深,直直地盯着阿赫雅,眼中滔天的晦暗情绪让阿赫雅心中一跳。

        他放开她,手指在她光洁的脖颈上划过,顺着嫩白的肌肤往下滑落,带着十足的欲色。

        “说话。”

        阿赫雅心虚地别过眼,讨好地戳戳他结实的腹肌,声音轻轻的,宛如一片羽毛落在人心上,挠的心痒。

        “陛下不要那么小心眼嘛。”

        她不肯正面回答,只是装傻,试图用撒娇逃脱。

        谢桀轻笑了声。

        “冰水伤身,朕可不会用第二回。”

        他抚上阿赫雅的耳垂,重重揉弄了一下,满意地看她脸颊飘上红晕,才压低了声音,危险地开口。

        “等下次。”

        话音落下,他人已经站了起来,径直离开了。

        阿赫雅望着他的身影消失在殿门口,才松下了一口气,趴在榻上,哼哼唧唧地开口。

        “柳奴,帮我上药好不好?”她看向站在一边,沉默了半天的柳奴,露出一个卖乖的笑。

        “我还以为,公主不会疼。”

        柳奴语气中分明带着怒气,身体却还是诚实地走了过来,半跪在榻边,查看她的伤口。

        “坐上来。”阿赫雅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拉了一把柳奴,望着殿中燃着的灯烛,声音放得轻了些。

        “你不要生我的气。”她情绪有些低落,给柳奴解释,“我如今在大胥的后宫中,扎了人的眼,总会被为难的。不是今天,也会是明天。”

        “不如在第一次就闹得大些……还能得些实惠。”

        柳奴手指紧攥成拳,眼中带上了痛意。

        “那位大胥的君王,似乎还有心些。”她不想说谢桀的好话,但面对着这样的阿赫雅,却还是皱着眉,想让她放松下来,“你何必……”

        “柳奴,你错了。”

        阿赫雅翻了个身,让自己仰面朝上,闭上眼。

        “他是个最冷心冷情的人。今日护着我,是因为我有用,也不曾触碰到他的利益。”

        “他爱惜我,不是爱惜一个人,是爱惜一块好墨,一把好刀,一样的道理。”

        她似乎是在对柳奴说,又似乎是在对自己说。

        “我若是当真用了心,只怕会落个死无葬身之地啊。”

        阿赫雅,阿赫雅。

        你可千万理智些。

        你与他隔着两个国家,天生对立两方,绝不能动心。

        她微微蹙着眉头,指尖不自觉地捏紧了,眼中闪过几分悲哀。

        琼枝殿中,一时安寂了下去,唯有烛花爆开的噼啪声。

        柳奴沉默了很久,才缓缓开口。

        “那就让我来做公主的刀。”她眼神坚定,锐利如出鞘之剑,“我为您扫净险阻。”

        就从今日那个什么美人开始。

        “你不要做刀,你要做一根绳,好好地系住我。”阿赫雅抬眼去看柳奴,握住了她的手,微微摇头,“否则,我真要如个断线风筝,飞得看不见了。”

        柳奴抿紧了唇,眼中充满了纠结之色。

        半晌,她才勉为其难地开口。

        “公主若无吩咐,我绝不擅自杀人。”

        她狡猾地留了一条路。

        不杀人,不代表不下手。

        阿赫雅原本并没有听出来,直到她在三日后接到了云美人的邀请。

        “我们主子说了,原本应该亲自上门来道歉,偏偏这些日子面上生了红疹,见不得风。还请姑娘赏脸一叙。”

        面生的宫女恭恭敬敬的话,让她忍不住青筋跳了跳。

        她转头看向柳奴,果然见她心虚地摸着鼻子,不肯对视。

        果然是她!

        /108/108873/285593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