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诱君春宵帐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喜鹊

第四十章 喜鹊

        “琼枝殿那位是失宠了?这半个月,可没见陛下来过……”

        “胡说什么呢?什么时候宠过似的,嘻嘻……”

        两个小宫女的调笑声穿过满园的梅花,显得有些尖锐。

        “我去教训教训她们。”柳奴皱紧了眉,脸色十分难看,怒声开口。

        阿赫雅将她拦下,轻轻摇了摇头,目光落在开得正艳的梅花上,幽深晦涩。

        车队摇摇晃晃了一个月,才从宛城回到了京城。

        谢桀并没有给她什么名分,只是将她安排在帝宫旁的琼枝殿中,毗邻一座梅园。

        这不合礼制的举动,一时间引得满宫哗然,各宫都提起了心,摸不清君王的想法。

        说是重视,没有册封。说不重视……又能越过规矩,住在帝王边上,比皇后应住的长宁宫还要近些。

        上至妃嫔,下至奴婢,众人对她这帝王出巡带回来的女子或是忌惮,或是好奇,总之,无人不想摸一摸阿赫雅的底细。

        如此过了半月,谢桀却仿佛将阿赫雅忘在了脑后一般,从未去琼枝殿看望,也不曾召见。

        宫中众人的心也渐渐放了下来,这些时日,连琼枝殿中伺候的宫人也显然不上心了许多。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见风使舵的人,也会是朝她这边倒得最快的。

        阿赫雅的目光又深了些许。

        这一番架起来后又置之不理的冷遇,她在前世,曾经一模一样地经历过一遍。

        沈家只是个开始,谢桀对朝廷里指手画脚的“功臣”们已经忍无可忍了。

        他需要一个人,替他搅浑后宫的水,将前朝的野心引出来。

        那她也不介意在这大胥的风云之中,添一把火。

        她指尖微微用力,便将面前开得最好的一枝梅花折了下来。

        “欸!”

        一个骄横的声音忽而响起,语气里满是跋扈。

        阿赫雅转头望去,便见一个宫女指着她,趾高气昂,开口便是命令式的语气。

        “你!谁许你在这里折花的?”

        阿赫雅目光落在她的脸上,便把人认了出来,不由得微微眯起眼,勾了勾唇。

        后宫中最受宠的云美人身边的喜鹊。

        看来谢桀冷待了她半月,也不是全无作用。这不就终于有人上门来试探了?

        “为何不能折?”阿赫雅歪了歪头,故意问,“既然不能折,你手里的又是什么?”

        “我!”喜鹊没想到她还敢顶嘴,语塞了一瞬,便有些恼怒,“这是云美人要的花!你是什么人?也敢跟我家主子比?”

        “哦——我想起来了。”她哼了一声,眼中充满了鄙夷,抬着下巴,啧啧嘲弄,“你就是那个还没得宠就先失宠了的……乡巴佬吧?”

        “要我说,麻雀就是麻雀,少做飞上枝头的美梦了!”

        “你说什么?”

        柳奴大怒,她握紧了拳头,眼中仿佛有火焰在烧。

        这些日子她眼见着阿赫雅被各种若有似无的歧视眼光围绕,早就到了爆发的边缘,此时被喜鹊一点,几乎沉不下气了。

        “说的就是她!”喜鹊尖牙利嘴地回了句,脸上的嘲讽完全不加掩盖,“泥腿子就是泥腿子,带着的奴婢也不识规矩。”

        “柳奴!”阿赫雅喝了一声,握住了柳奴的手,才让她稍微冷静下来。

        她冷眼望向喜鹊,语气凉凉:“你也不用一口一个奴婢,不知道的,还当你是什么主子呢。”

        “我再如何,也是宫里有名册的。”喜鹊呵了声,尖酸刻薄地挖苦起来,“不像你,被带进来了又如何?无名无份地住在这梅园里头,宫里一只鸟儿都比你尊贵些。”

        “啪!”

        这一个巴掌清脆响亮,一时间,整个梅园都寂静了。

        阿赫雅甩了甩手,眼神冷漠,仿佛在看一件死物。

        不让柳奴动手,是怕谢桀借机又罚她。自己动手,可就没了这个担忧。

        谢桀怕是还要为她拍手叫好——他千方百计把她架到这个位置上,要的不就是这个效果吗?

        “你敢打我?!”

        喜鹊捂着脸,愣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尖叫起来。

        “是啊。”阿赫雅扬起唇角,望着她,微微歪头,一副纯然无辜的模样,“怎么办?你上报宫里掌事的吧。”

        “或者去找你的云美人哭,像个三岁孩子一样告状好了。”

        她勾了勾唇,极尽嘲讽之能事。

        她求之不得呢。

        “你、你……”喜鹊被她气得眼泪都出来了,指着她半晌说不出话来。

        “果然是苦寒地方来的贱人!”她口不择言地谩骂起来,“你这种没人教养的东西!除了一张脸,还有什么狐媚手段?”

        她恨恨地瞪着阿赫雅,满目怨毒:“你等着吧!迟早有你的苦头吃!”

        “朕倒想听听,能有什么苦头?”

        慵懒的男声响起,似乎带着笑意,却让喜鹊整个人仿佛被冻住了,立即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微微颤抖起来。

        阿赫雅略一挑眉,拈着指间的红梅,转头看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来。

        “陛下还知道见我?”

        她皱了皱鼻子,一副娇气的模样,哼了声,“我还以为,您准备叫我被人欺负死呢。”

        “不过是几日政务繁忙,朕没来看你,不也没去看别人?”谢桀略一勾唇,配合地几步靠近,将她拢入怀中,低声哄道。

        政务繁忙?一连半个月抽不出空见人,还抽不出空赏些东西么?

        阿赫雅心中冷笑,面上却是装得乖巧,献宝似的给谢桀看怀里抱着的红梅。

        “您瞧,满园里怕就是这一枝开得最好了。”她弯着眉眼,一片纯然的欢喜,“您喜欢吗?”

        “嗯。”谢桀随意地看了一眼,宠溺地应了声。

        阿赫雅知道他想听的是什么,骄纵地睨了眼还跪着的喜鹊,哼了声。

        “这位姑娘也喜欢,方才险些被她抢了呢。”她垂下眼,似乎是抱怨,让喜鹊吓得又狠狠地抖了抖。

        “她还说,我是无名无份住在宫里的乡巴佬,泥腿子,一只鸟儿都比我要尊贵。”

        阿赫雅掰着手指,望着谢桀幽深的眼眸,一字一句地给他复述。

        “更难听的,陛下也听到啦?”她手一指,便如他所愿,将云美人放到了自己的对立面。

        “您不为我做主么?”

        wap.

        /108/108873/284928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