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诱君春宵帐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结交

第三十九章 结交

        谢桀沉默了许久。

        这位占有欲极强的暴君早就将三海楼中清了场,此时四周寂静,连乐声都停了下来,唯有他们二人立于台上。

        他不说话,阿赫雅也便不开口,只是满目期盼地盯着他,似乎在等一个答案。

        半晌,他终于皱着眉放开了她的手腕,语气莫名。

        “朕还以为,你会怨朕。”

        他似笑非笑,盯着阿赫雅的眼神十分锐利。

        阿赫雅怔了怔,微微抿唇,低下头,似乎有些难过。

        “有一点点。”

        她没有如谢桀想象中那样,一口反驳,而是伸出了两根手指,给他比划了一个小小的范围,眼睛里的光也暗下去了,似乎很是难过。

        “怨您,为什么要那么对柳奴,还让周忠跟我说那种话。”

        她想到这里,似乎有些委屈,垂头丧气的,活像只被欺负了的猫儿。

        “本来想,您要是来找我,我就要狠狠地闹一通脾气,绝对不理您……”

        “那怎么又想起哄朕了。”谢桀啧了一声,微微眯起眼,仿佛有些不爽。

        “可是,总要有人先低头的呀。”阿赫雅抬起眼去看他,声音放得很轻,“您不来找我,那就我去找您好了。”

        “结果——”

        “结果还被朕抓了个正着。”

        谢桀勾起唇角,笑了。

        他眼中有着愉悦,望着阿赫雅的目光渐渐缓和了下来。

        但那不像是看心上人的目光,反而像在看一只能讨人欢心的宠物,一个有趣的物件。

        阿赫雅垂下眼,不让自己去感知那道前世落在自己身上无数次的熟悉的目光,心中一片寒凉。

        “是。”她别开脸不去看他,耳根连带着脖颈都飘上了薄红,低低地应了下来,似乎很是窘迫。

        谢桀眼中闪过一丝什么,低低笑了一声。

        他手掌合起,握住了阿赫雅送的那块玉佩。

        “很好。”

        他语气轻飘飘的,带着几分看好戏的意味。

        “那朕,拭目以待。”

        还真得寸进尺了。

        阿赫雅心里骂了一声,面上却愣愣的,仿佛还没反应过来,偷眼去看他,犹疑不定。

        谢桀迎着她的目光,手指落到了她光洁滑腻的脖颈上,顺着那块白皙的肌肤往下滑,眼中浮上了欲色,声音也低哑了几分。

        “在那之前,不如阿赫雅先与朕兑现你说的……一次,两次,和三次?”

        啊?

        阿赫雅睁圆了眼,满脸震惊,活像只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的小猫。

        她说的,什么时候是那个意思了!

        天旋地转间,她悲愤地在心中怒骂。

        这满脑子废料的暴君!

        明月高悬着,洁白如纱的月光照向枝头,满城都睡了。唯有寒鸦啼了一夜,不肯休憩。

        接下来的几日,谢桀时不时便将阿赫雅召过去,借着问她哄人的进度,挑了不少毛病,紧接着便是顺理成章的惩罚,逼得阿赫雅险些演不下去。

        在她即将爆发之际,君王的车队终于出发回京了。

        出发这日,下着小雪,天地白纷纷一片。

        柳奴身体已经好了些,无论如何也要跟着她,此时撑着伞,站在她身侧,看着奴仆将行礼往马车上搬。

        阿赫雅捧着手炉,望着北边的天,满目萧然。

        这一走,就不知何时才能再回到北戎了。

        “阿赫雅姑娘。”

        一个清朗的男声响起,阿赫雅回过头,便见林衡朝她点了点头,声音温润。

        “风雪大,不如进马车里躲躲吧。”他大概误会了,以为阿赫雅是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好意提醒,“各处官员送来的贡礼还在装车,恐怕离出发还有些时候呢。”

        阿赫雅回过神,目光在他脸上顿了顿,想起见了几面,都没有与这位林大人多交流,此时对号入座,倒是让她记起了一个人。

        “我要跟在陛下身边……大抵会入宫吧。”她垂着眼,强撑着扯出一个笑,“我对宫中一无所知,前途渺茫,此时能见风雪,不如多见见。”

        “日后叫我看到的,或许再无这简单的雪景,而都是风刀霜刃了。”

        林衡怔了怔,微微皱眉,那张君子端方的脸上难得露出了几分不赞同:“姑娘前途如何,尚未可知,何必如此自怨自艾。”

        “大胥宫廷,比之前朝,对女子的管辖已是松快了许多,时常能有信件送出来。宫女若有家人,每月也可相见。”

        身为臣子,本不应妄议后宫,但他还是低声为阿赫雅解释,“我有一个胞妹也在宫中,你们说不定还有缘结交。”

        胞妹,林。

        阿赫雅微微合眼,心中对上了号。

        前世的宫中,确实有这么一个人,可惜她与这位林小姐相见不多,也并不相熟。

        她抬眼,朝林衡露出了一个笑。

        林家于她,或许可用。

        “听林大人这么说,我便安心些了。”阿赫雅弯着眼,向林衡示好,“不过为何是我与令妹结交,而不能是我与大人结交呢?”

        “我与大人也算是有数面之缘了,难道还算不上一个朋友么?”

        “阿赫雅姑娘若看得起林某,林某自然不会拒绝。”林衡抿紧唇,叹了口气,似乎有些无奈。

        “那便这么说好了,林大人。”阿赫雅勾唇一笑,想了想,“林大人方才说车队启程还要些时候,你那可有什么打发时间的话本子,可以借我消磨时光的。”

        “阿赫雅姑娘若要这些,林某会向陛下提议,为您寻来。”林衡微微低着头,并不直接答应。

        男女之间,互赠书籍,还是太过亲密了。

        阿赫雅也没有步步紧逼的意思,听他这么说,便拱了拱手,端的是落落大方:“那就多谢林大人了。我朝陛下要,他必定又要取笑我,借机收些好处的,还是您开口方便些。”

        她说起谢桀,眼睛不自觉便带上了笑意,一下子将两人的距离拉到了普通好友之间。

        “姑娘。”

        便在此时,温香走了过来,朝她行礼。

        “陛下唤您过去呢。”

        “好。”阿赫雅皱了皱鼻子,抬脚欲走,又停下转身,朝林衡歪了歪头,“我们算是朋友啦?”

        “自然。”林衡望着她,目光清亮,宛如山间清泉。

        “只是姑娘日后若要与人结交,还是要凭自己本心的好。”

        阿赫雅愣了愣,一下子反应过来,他早就看透了她的刻意,于是抿紧唇。

        “你既然知道我是刻意接近,为何还……”

        “因为姑娘的眼睛是干净的。”

        林衡唇角勾起,露出一个令人安心的笑来。

        阿赫雅顿了顿,忽而也勾出一个笑。

        她朝他弯腰,行了个礼,便转身迈开步子,跑了起来。

        “林大人答应的事,可不能食言!”

        她语气欢快,却真实了许多。

        雪地上,只留下一串脚印,与数枝红梅,开得正艳。

        wap.

        /108/108873/284928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