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诱君春宵帐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哄哄您

第三十八章 哄哄您

        这一夜,阿赫雅没有合眼。

        她坐在柳奴身边,轻轻地唱了一夜北戎的童谣,望着闪烁的烛火,就如躺在草原上望着漫天的星。

        谢桀显然并没有让柳奴熬死的心思,次日一早,便有太医提着药箱来为柳奴把脉。

        不知是即将回京,事情太多,还是刻意想冷一冷她。总之,阿赫雅一连等了三日,等到柳奴的情况终于稳定下来,依旧没有得到他的召见。

        第三日,阿赫雅戴上了玉钩赠给她的那只金丝珍珠簪,径直去了三海楼。

        温香软玉紧跟着她,半步不离。阿赫雅也知道这是谢桀的眼睛,却没有多余的动作。

        她身上的疑点够多了,不需要再添一些。更何况,她要做的,也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相反,她更希望谢桀能第一时间听到这个消息。

        “要一坛女儿酒,三碗情人血。”

        她敲开了那夜黑市的门,说出了暗号。

        不同于谢桀开口自带的煞气凛然,她说出这句话,更加软绵,像是误入了歧途的小羊。

        但三海楼早就被吩咐过了,无人不识她,此时看门的汉子也只是扯了扯嘴角,试图露出一个友好的笑容,反显得狰狞。

        他敷衍地对了一遍暗号,便为阿赫雅开了门。

        “进来吧。”他说,“贵客此时来,可赶不上热闹。”

        阿赫雅抿抿唇,眼角余光瞥见身后少了一个的身影,眼中闪过利光。

        她抬眼,是怯生生的试探:“你们的管事在吗?”

        “在在在!”大汉混迹江湖,见过最多的女子也是像玉钩那般生杀果断的,此时对上阿赫雅,顿时有些不知所措,搓了搓手,连连点头,转身为她引路,“跟我来!”

        “姑娘!”

        阿赫雅正要抬脚跟上,却被温香拦了下来。

        她脸上是十足的焦急,眼中闪过惊惧:“您怎么能来这种地方?若是让陛下知道……”

        “你别告诉他!”

        阿赫雅微微瞪眼,连忙捂住了她的嘴。

        “我们悄悄的,天知道,你知道,我知道。”

        她似乎有些心虚,一双灵动的眼左右顾盼,仿佛十分紧张,眼底却只有一片沉静的凉色。

        果然,软玉回去了。

        她勾了勾唇,心情很好地朝温香嘘了声,提起裙摆,跟着引路的大汉一阵小跑。

        鱼饵已经落下,端看谢桀吃不吃了。

        月上柳梢,三海楼中灯火通明。

        今日拍卖前的献舞似乎更为特别,没有缠缠绵绵的丝竹,取而代之的,是北戎热烈激昂的鼓点。

        阿赫雅踩着乐声,提着精致的百花铃鼓入场,脸上的面纱朦胧着,叫她的眼神更加温柔如水。

        亭中一片寂静,既没有喝彩,也没有吵嚷的交谈与笑声。

        唯有一道锐利而冰冷的目光,穿破重重纱帘,径直落到她的身上,逐渐变得灼热。

        阿赫雅垂下眼,心中大定。

        谢桀,来了。

        前世他最爱的便是她起舞,最恨的,便是她在旁人面前起舞。

        他已经将她视作掌中之物,得到消息后,自然不会视若无睹。

        这份独占欲与掌控欲,从前世到今生,真是从未变过。

        她随着鼓点开始旋转,弯腰,每一个动作都恰到好处,以一个最美好的姿态,展示给最中央的亭子。

        乐声逐渐走向高潮,她拈着铃鼓,背身,微微露出一个侧脸。

        一摇,二摇,三摇。

        铃鼓清脆的响声合着鼓与乐,在她的指尖翻飞,仿佛有了生命。

        细长的红绸挂在铃鼓上,跟着旋转,在空中落出一道又一道曲线,如乐声的具象。

        那是来自北戎的高高的祭坛上,古老的圣女向神明献上的礼物。

        谢桀坐在亭中,手中端着一杯酒,久久地凝望着这副场景。

        他的眼中倒映着那一抹如蝶翩舞的红,逐渐烧作漫天的欲望。

        他忽而勾起唇角,无声地笑了,将酒杯往后一扔,径直站起身,缓步向台上走去。

        咚、咚、咚。

        他的脚步踩着鼓点,漫步而上。

        在某一瞬间,他伸手,抓住了那枝红梅。

        阿赫雅被他擒住手腕,一时愣住了,脸上显出几分不可思议与恼怒来,转过头望向来人,却怔住了。

        她面色一变,眼中浮出几分心虚来,支支吾吾地开口。

        “陛下……”

        “阿赫雅,你似乎对自己的身份依旧没有认知。”谢桀的目光在她身上扫过,似是漫不经心,语气中却带着莫大的威势。

        “谁允许你,在这里,向别的人献媚?”

        他的话说得实在有些太过难听了。

        阿赫雅咬住下唇,定定地望着他,眼中原本的一丝欢喜渐渐变为难过与委屈。

        “我是……”

        “你是如何?”谢桀勾着唇角,目光阴森,指尖勾过她身上的舞衣,带着冷意,“阿赫雅,看来你吃的教训还不够。”

        “或许进宫之前,朕该找人教教你规矩。”

        阿赫雅眼睫微颤,清亮的眸蒙上了一层水光。

        “我只是想给您这个。”她急急开口,从腰间摸出了一块玉佩。

        那块玉佩上雕着麒麟祥云纹路,通体翠绿,泛着莹润的光,一眼便知是上等物件。

        她将那块玉佩放到谢桀手上,眨了眨眼,献宝一般,带着些难过的鼻音。

        “我跟管事的约好了,我跳一曲,他将这个给我。”

        “我没有钱,去买那些很好的物件。可是……我想哄哄您。”她抬眼,望向谢桀,眼中一片清亮,带着干净的光,“我知道错了,您可不可以原谅我这一次。”

        谢桀微微低头,望着她的眼睛,不知为何,心上像是被什么东西触了一下。

        明明这种物件,他的库房里有的是更好的。

        他脸色依旧沉着,眼神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快速闪过,又很快被冷意覆盖。

        “如果朕说不行呢?”

        他扯了扯唇角,垂眼打量着这块玉佩,指尖在雕刻的麒麟纹上拂过,有些戏谑。

        “你以为朕是三岁稚儿,凭一块不值钱的玉佩,就想哄好?”

        阿赫雅眉眼弯弯,望着谢桀,眼中似乎有灿烂的星光。

        她毫不犹豫地开口。

        “那我就想想别的办法。”

        “一次不够就两次,两次不够就三次……陛下,您大概什么时候可以不生气呢?”

        wap.

        /108/108873/284731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