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诱君春宵帐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警告

第三十七章 警告

        阿赫雅心中一跳。

        她心知谢桀绝无可能这么轻飘飘地放过她,只是借机装傻引出话头,此时指尖忍不住微微攥紧了些,抬眼望向谢桀,眸光潋滟。

        谢桀也正低头看她,唇角挂着笑,眼中却分明是冷的。

        “可以啊。”

        谢桀的手指落在阿赫雅的后颈上,他似乎对这种掌控的姿态总是更为偏爱。

        “你拿什么跟朕做交换呢,阿赫雅?”

        阿赫雅抿紧唇,眼睛里带着光,她微微低下头,以一种顺从的表象,告知君王她的诚意。

        “陛下想要什么,就会得到什么。”

        这其实算得上句场面话。她此时,除了自己这个人,也没有别的什么能给出去了。

        她似乎听到谢桀笑了一声。

        他的手指微微摩挲,使那一片嫩白的肌肤上绽出了一片红。

        书房中安静下来,阿赫雅只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如擂鼓。

        她并没有太多的把握,但她必须尝试。

        不知过了多久,谢桀终于开口,声音凉凉的,听不出情绪。

        “进宫吧。”

        他说,抬起阿赫雅的脸,仔细地端详着,仿佛在掂量她的价值。

        “听话些,乖一些。”

        “朕用得上,总不会委屈你的。”

        他嘴角噙着笑,眼中分明是戏谑。

        仿佛在看一件玩意儿。

        阿赫雅感到一阵屈辱,闭了闭眼,揪着他的衣袖,闷闷地点了头。

        她没有选择。

        事实上……这已经是一个意外的好结果了。

        她阖上的眼中闪过几分若有所思。

        前世跟这个暴君纠缠那么多年,什么贞洁,她早就不放在心上了。进宫,更是她原本就计划好的事情。

        哪怕不如原本筹谋中的高位……但没关系,还有什么比京城,比禁宫,更能接触到权力的地方呢?

        她周身忽而一轻,失重感传来,下一秒,就被谢桀放到了那张案几上。

        阿赫雅猛地睁开眼,望着暴君如狼的目光,心中顿时一片战栗。

        她收回那句话!这狗一样不知节制的暴君,她还是想避一避的!

        天色渐昏,下了一整日的雪终于停了。

        阿赫雅半阖着眼,疲倦地半趴在榻上,拨弄了一下油灯。

        门吱呀一声被从外打开,周忠的声音响起。

        “阿赫雅姑娘。”他脸上依旧端着笑,却生疏了许多,“陛下说,人给您送回来了。”

        他一拍手,便有两个人抬着一张裹着东西的草席走了进来,扔在地上。

        阿赫雅愣了一瞬,忽而瞳孔微缩,几乎是朝那卷草席扑了过去,颤抖着双手,解开了绳子。

        她第一眼看到的便是血,似乎流干了般,发着黑黏在衣裳和草席上。

        柳奴紧闭着眼,整个人皮开肉绽,一只手怪异地扭曲着,仿佛已经断掉了。

        混蛋!

        阿赫雅咬紧了牙齿,眼中极快地闪过恨意,整个人都在发抖,颤颤巍巍地将手指凑到她的鼻下,直到感受到那一抹几乎难以察觉的气息,才松了口气,整个人险些瘫软下来。

        她早就想过柳奴会受苦,却绝没有想到,金吾卫下手会这么狠……

        明明第一日,不该用这么重的刑法。

        “这可是陛下亲自招呼的。”

        周忠就站在一边,看着她的一举一动,此时笑眯眯地开口,添了一句,话里带着血腥。

        “阿赫雅姑娘,还满意吗?”

        明目张胆的警告。

        阿赫雅眼皮子一跳,猛地攥紧了双手。

        她本能地想隐藏自己的情绪,又想到此时装得太好,反而会令那个暴君生疑,于是快速抬头,狠狠地瞪着周忠,双眼通红,声音里带着哭腔。

        “你问我,满不满意?”

        她似乎是气极了,整个人都在发抖。

        “那你告诉他,我满意。我满意得很!”

        她几乎口不择言了,眼泪一串一串地往下掉,却还要倔强地昂着头。

        “他若不满意,大可以把我也抓去,在我身上也来一次好了!”

        周忠面不改色,连扬起的嘴角都没有换过位置,只是低眉顺目地等阿赫雅发泄完了,才开口。

        “陛下说了,明日自会有太医来为这位姑娘吊着命。要阿赫雅姑娘多看看,以后做事,才会多想想。”

        他撂下话,便点了点头,一扬手,带着人走了。

        门重重阖上。

        阿赫雅就像是卸了力一般,伏在地上,背后已经被冷汗浸湿。

        她怔怔地望着柳奴,颤抖的手指凑过去,想要摸摸她,却怎么也找不到一块完好的皮肉可以下手。

        她闭了闭眼睛,不让泪水流出来,将牙齿咬得咯吱响。

        不要恨。不能恨。

        人一旦带了怨怼,无论装得多好,都会有露出马脚的时候。

        她不能冒这个险。

        她麻木地这样在脑中告诫自己,却不能让满腔翻滚的怒气平息些许,身体颤抖着,指甲掐入肉里。

        “公主。”

        细弱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忽然响起,让阿赫雅猛地一颤。

        她看见柳奴的眼睛睁开了一线,艰难地朝她扯出一个笑。

        “别哭。”柳奴这样说,她似乎想抬手,又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脸色有些扭曲。

        阿赫雅一抹脸,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

        “对不起。”

        阿赫雅想摸摸她,又怕让她痛,指尖停在空中,声音里尽是痛苦。

        她怎么没想到,那个暴君的怒火既然没能发泄在她这儿,自然会落在柳奴身上。

        她以为昨夜那场云雨便是莫大的惩罚了。可是……

        她还是过于天真,看清了大胥暴戾的皇帝。

        阿赫雅深吸了一口气,心中突然一阵寒凉。

        她真的能掌控住这样一个人,以大胥之力,为她所用吗?

        “不痛。”柳奴只是望着她,眼中有悲怆之色,“可是,公主。”

        “您好像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受了很多苦。”

        这是与阿赫雅一同长大的人,是她的姐妹,也是她的死士。

        她身上翻天覆地的变化,由一个不知世事的天真少女,成长为一个真正能承担起责任的公主,柳奴怎么会发现不了?

        可是她什么都没有问。

        她只是关心,她的公主,是不是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受了很多很多的苦。

        阿赫雅愣了愣,泪意突然决堤。

        wap.

        /108/108873/284505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