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诱君春宵帐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敲打

第三十六章 敲打

        温香和软玉显然是被吩咐过的,阿赫雅提出要求后,并未惊讶,而是直接捧出了一套衣裳,为她换上。

        阿赫雅垂着眼,如一个乖巧的木偶,任她们打扮。

        她得好好想想,暴君会打算用柳奴换什么……

        “阿赫雅姑娘求见。”

        谢桀在书房中处理这些日子堆积下来的政务,听到通传时,顿了顿,才缓缓放下笔,眼中有利光闪过。

        “让她进来吧。”

        他的目光依旧落在奏折上,语气里听不出喜怒。

        “阿赫雅,拜见陛下。”

        阿赫雅深吸了一口气,规规矩矩地行了礼,眼睫微颤。

        府衙的大书房铺着石砖,在寒冬腊月,只是走过都会感受到寒意,如今跪在上头,膝盖便难以避免地感到针刺般的疼。

        但谢桀没有叫她起来,她就不能动。

        谢桀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幽深的目光凝在她纤细的身段上,半晌,才勾了勾唇,似笑非笑地开口。

        “阿赫雅,你很久没有这般规矩过了。”

        阿赫雅抿紧了唇,垂着眼,并没有答。

        谢桀仿佛只是随口一说,他的指节扣在檀木桌上,一响一响,叫人心慌。

        “朕一时忘了叫你,你怎么也不知道自己起来?”过了许久,他才慢条斯理地开口,似乎带着心疼,又似乎是嘲弄。

        “看着怪让人心疼的。”

        阿赫雅闭了闭眼。

        书房中一时寂静了下去。

        谢桀原本好整以暇地望着她狼狈的模样,心中冷笑,却在窥见地上一点湿意时怔住了。

        她哭了?

        他心中像是被什么狠狠地捶了一下,不由得皱眉,脸色阴沉了些许。

        他猛地将椅子往后一推,站起身来,脚步很急,在阿赫雅身侧落定,拇指与食指钳住阿赫雅的下巴,把她的脸抬起来。

        却见她眼尾通红,眼泪如珠滚落,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阿赫雅咬着下唇,见他走近,似乎终于忍不住委屈了般,眼泪滚落得更快了,落在他的指尖,一下子如岩浆般,烫得他心中一痛。

        “只是叫你跪一跪,便委屈了?”谢桀冷笑了一声,眼神微动,面上却仿佛不为所动,直直地盯着阿赫雅,语气里带着凉意。

        “朕对北戎的奸细,可向来是凌迟后挂在城墙上示众的。”

        阿赫雅还是没有开口,只是将含着水光的眼别开,咬在自己下唇上的力道愈发重了,甚至泛出了一抹血丝。

        谢桀皱起眉,手指不容反抗地按入那抹朱色,将艳红的唇从贝齿下解救出来:“说话。”

        “陛下要我说什么?”阿赫雅抽泣了声,就是不肯看他,语气里似乎想撑起些气势,看起来却只如只闹了别扭的猫儿。

        “柳奴被您抓走,如今我身边只有两个监视我的人,与只剪了羽的雀儿有什么区别,您大可放宽心一些。”

        “若实在放不下心,阿赫雅认罪。”

        “呵。”

        谢桀被她说得语塞。

        他啧了一声,眼神愈发冷。

        他猛地松开阿赫雅,拂袖回到了案前,执起奏折继续批复,漫不经心地扯了扯唇角。

        “朕不杀你。”

        “朕预备发国书去问问北戎,叫丞相来插手我们大胥军事,刺杀朕,是何居心。”

        他顿了顿,盯着阿赫雅的表情,似乎想从中找到些蛛丝马迹。

        “没有边防图,朕照样可以打入北戎,叫他们俯首称臣。”

        阿赫雅心中一跳,却没有过多担忧。

        北戎与大胥本就敌对。草原广袤,又有昆特将军的铁骑为疆,总不至于溃败得太过惨淡。

        她眨了眨眼,脸上的泪痕还未干,似乎有些惊讶,又有些迷茫地望着谢桀,良久,缓缓地吐出一个字,显然没能反应过来他突然转换的话题:“嗯?”

        “朕要打北戎了。”谢桀额角青筋暴起,重复强调了一句。

        “哦。”阿赫雅抿抿唇,依旧不太理解,但看着他的脸色,还是顺从地点了点头,“然后呢?”

        “我会将消息送出去,只是因为我欠了昆特将军一条命,又不是因为我对北戎有多么强的归属感。”

        她垂着眼,语气淡淡。

        “您打不打北戎,实在不成,把那个什么丞相抓回来剐了好了,都跟我没什么关系……”她皱了皱鼻子,似乎有些不屑,

        “过来。”

        谢桀终于忍不住了,冷冷开口打断了她。

        阿赫雅眼中快速地闪过一丝笑意,又收敛起来,乖顺地走上前。

        她才走到谢桀边上,便被他一个展臂,抓到了怀中。

        谢桀低着头,手指揉上她还泛着粉的眼角。

        “你最好是。”他语气里分明带着杀气,眼中泛着冷意,“不然……杀了你。”

        阿赫雅被他一吓,又抖了抖,眼睫微颤,似乎又要落下泪了。

        “您对我好凶。”

        她抿了抿唇,一只手抓上谢桀的衣袖,祈求地望着他,眼中一片清澈,声音低低的,像猫儿撒娇的讨好呼噜。

        “对不起嘛,我不敢了。”

        她分明是恃宠而骄,却叫人忍不住软了心。

        谢桀的脸色也不自觉缓和了下来,又反应过来自己的变化,顿时脸上一会儿青一会儿紫的,十分好看。

        这个北戎人,对他的影响似乎越来越大了。

        他应该杀了她的。

        谢桀眼中极快地闪过一抹杀意,又被脑中的锐痛阻止。

        算了。她还有用。

        他眼睛微微眯起,想起京城中的烂摊子,忍不住皱起眉,眼神微动。

        既然有用,大可以留一留。只是要注意敲打,绝不能再让这个惯会看人脸色的得寸进尺了。

        阿赫雅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他的表情,见他面色平和了下来,心中缓缓松了一口气。

        “陛下。”

        她眨眨眼,心跳如擂鼓,却还是不得不垂着眼卖乖。

        谢桀不提,她总要想法子救回柳奴。

        “您给我的那对温香软玉……”她心中情绪百转,一边察言观色,一边撇了撇嘴,哼哼唧唧,“一听就知道原本是要送给您的,您自己不要,就扔给我啦?”

        “我才不要。您把柳奴还给我吧。”

        谢桀从思绪中抽离,盯着她姣好的脸,半晌,扯了扯嘴角,语气不明。

        “还给你?”

        wap.

        /108/108873/284504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