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诱君春宵帐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背叛

第三十四章 背叛

        阿赫雅缓缓退出正堂,面上的红晕渐渐消下去,只余下一片寒凉。

        她……恐怕不得不选一条荆棘遍布的路了。

        柳奴已经等候在外,见她出来,立即迎了上去,低声开口。

        “封狼已经做好准备,只等您发号施令。”

        阿赫雅闭了闭眼,指尖陷入肉里,血顺着指节流下都不自知。

        她听到自己艰涩的声音,缓缓发令。

        “让宛城中所有暗哨立即撤出,你带着他们,去找昆勒将军。”

        她咬紧了牙根,眼中的狠意与怒火熊熊燃烧:“北戎的边防图,泄露了。”

        “什么?!”柳奴大惊,肃了脸色,立即道,“我护着公主离开!”

        大胥得了边防图,必定是想打北戎一个措手不及,消息若是被传出,必定损失惨重。

        届时第一个被怀疑的必然是提前离场的公主,大胥国君的怒火……也必然落到她身上。

        “我不能走。”阿赫雅强撑着勾出一个悲哀的笑容,“我身边,恐怕有不少大胥的眼睛。”

        谢桀不一定怀疑她,但一定会让人注意她的动向。

        如果她此时敢走出院门……便是证实了自己身上有问题,不但带不出消息,还会牵连北戎的暗哨网。

        “公主!”柳奴大恸。

        她定定地看着阿赫雅,却在对上她决绝的目光时,不忍地别过了眼。

        她猛地单膝下跪,向阿赫雅行了一个效忠礼,便背过身,匆匆走了。

        请报消息的时效,比黄金还贵。她此时慢一步,北戎的将士们就危险一点,阿赫雅面对怀疑的可能也会大一点。

        阿赫雅望着她的背影,半晌,叹了口气,拢了拢自己身上的斗篷。

        天越来越冷了啊。

        她缓缓抬眼,望向天际。

        那里有一支红梅,被雪压弯了枝头。

        这个晚上,阿赫雅点了一盏灯,久久没有动。

        “快跟我走!”

        门突然被打开,柳奴快步走近,拉起阿赫雅的手便要往外跑。

        “柳奴?你怎么回来了!”阿赫雅又是震惊又是生气,眼中带上了几分悲痛,“我明明告诉你——”

        此时回来,与送死何异?

        “柳奴是您的死士。”柳奴没有理会她的震惊,快速开口,“为您而生,为您而死。”

        所以,绝无抛下她独活的可能。

        送消息是对北戎的责任,回来,却是柳奴的责任。

        阿赫雅抿紧了唇,再也忍不住泪意。

        “蠢货……”她更咽着骂,又深吸了一口气,眼神坚定,“走!”

        “走去哪儿?”

        门外忽而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明明是带着笑,却让人冷到了心底。

        谢桀缓缓走进来,眼神阴沉,几乎能滴出水来。

        “阿赫雅。你真是给了朕一个好大的惊喜啊。”

        他定下的昭仪,竟然是北戎的奸细。

        被人愚弄的愤怒让他落在阿赫雅身上的目光锐如刀锋,心中似乎还有某种异样的情绪,却被他忽略了过去。

        阿赫雅下意识向前一步,护住柳奴,缓缓抬眼,看向谢桀。

        “此事是我要做的,柳奴只是奉命行事,与她无关。”

        她知道自己有些天真了,但还是忍不住哀哀地望着谢桀,声音里带着祈求:“请陛下看在我曾有救驾之功的份上,放过她一命。阿赫雅任由处置。”

        事已至此,所有筹谋尽数被打乱,她唯有尽自己所能,救下一个是一个。

        “奉命行事。”谢桀低低地重复了一遍,突然勾唇,冷笑了一声。

        “来人,把这个北戎探子带入地牢。”

        他一句话掷地有声,直接将阿赫雅打入了地狱。

        她握住柳奴手臂的手指微微用力,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

        对峙间,柳奴突然动了。

        她似乎笑了声,从背后抱了阿赫雅一下,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开口。

        “公主放心。他们撬不开我的嘴。”

        “别!”

        阿赫雅几乎是立刻反应了过来,她瞪大了双眼,不顾受伤,伸手朝后,直接握住了柳奴的匕首。

        血顺着手掌流下,她却仿佛不知疼痛一般。

        “不要自戕。”她死死地盯着柳奴,像在看自己最后一根稻草,更咽着哀求,“求你了,柳奴,不要自戕。”

        这个情势,她太过熟悉了。

        就仿佛又走了前世的老路,父母不在了,弟弟不在了,连柳奴……也不在了。

        她受不了的。她宁可死了,也受不了那种亲友尽丧的痛苦。

        柳奴望着阿赫雅哭得通红的眼睛,突然愣住了,手指渐渐松开,匕首落在了地上,发出响声。

        阿赫雅这才有些缓过来,她朝柳奴艰难地勾唇笑了笑,用口型告诉她:“相信我。”

        纵是死局,她也要拼尽这一身血肉,闯出一条生路来。

        她慢慢转过身,看向谢桀。

        却见他如一个石雕,站在她们的对立面,目光凝在阿赫雅流血的手掌上,不知在想什么。

        “把她带下去!”

        谢桀开口,语气里的煞气重得几乎让众人战栗着不敢动作。

        周忠埋着头,快速地把柳奴拉走,眼观鼻鼻观心,恨不得自己只是个瞎子聋子。

        门被重重阖上,噔的一声,仿佛落在阿赫雅心上。

        房中只剩下他们两人了,蜡烛的光影摇晃着,使谢桀的侧脸看起来更加冷。

        两个人谁也没有先动作,空气一时几乎凝滞。

        “阿赫雅。”

        谢桀扯出了一个笑,眼中似是杀意,又似是别的什么,让人背后一阵发寒。

        暴君……好像疯了。

        他的眼神简直像是一匹被伴侣重伤的狼,纠结复杂的情绪太过深重,最后只化作无边的偏执,宛如择人而嗜的深渊。

        阿赫雅下意识退了一步,看着谢桀猩红的眼,终于后知后觉地有些害怕了。

        她不经意的动作却是在谢桀濒临理智边缘的神经上又重重添了一笔。

        她竟然还想跑。

        谢桀扯着嘴角,周身气势冰冷。

        他几乎只用了一瞬便到了阿赫雅的身边,一只手掐住她的脖子,双目中尽是血丝。

        他最恨的便是背叛,更何况她几乎打破了他接下来对北戎的所有谋划。

        该杀!

        他咬牙切齿地怒视阿赫雅,只觉得头痛欲裂,让他指尖发抖。

        但为何,他就是下不了手?

        wap.

        /108/108873/284324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