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诱君春宵帐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沈三之死

第三十一章 沈三之死

        阿赫雅再次见到沈三时,是在沈家的私牢之中。

        阴森冰冷的地底,只有火把燃烧着发出一点光,照亮了墙上挂着的冰冷的带着干涸血迹的刑具,偶有些形状特别的,还带着可疑的肉沫。

        沈三被扔在最里面的一间牢房,狼狈地蜷缩在角落的沙土上,周围偶尔窜过几只老鼠,他却一动不动,仿佛死了一样。

        “醒醒!”

        带着阿赫雅进来的金吾卫冷着脸,狠狠地往牢门上踹了一脚,才让他睁开了一只眼。

        “可以开门让我进去吗?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他。”

        阿赫雅捏着斗篷,微微皱眉。

        金吾卫犹豫了一下:“姑娘,这有些危险了……”

        “我会小心的。”阿赫雅叹了口气,语气坚定,不容置喙,“更何况,他也没有对我做什么的能力了,不是吗?”

        方才离得远还没有发现,此时近了,沈三身下那一滩血迹就过于显眼了。

        他草草地裹着一件麻衣,显然是因为她要见人而被临时套上的,身上露出来的地方没有一块好肉。

        金吾卫有些讪讪地笑了声,语塞着不知怎么拒绝。

        这自然是不合规矩的,但这位姑娘又是得了陛下恩许……

        “开门吧。”阿赫雅一锤定音,“陛下已经把沈三给我了。”

        她看着金吾卫不情不愿地将钥匙递给她,才松了一口气,又不动声色地将人劝远了些,才缓缓进入牢房里。

        “你是什么人?”沈三艰难地从地上抬起头看向她,眼神中似乎带着几分希求。

        显然,他听见了她的话。

        可惜,她不但不是救他的人,甚至是——

        “杀你的人。”

        阿赫雅冷冷开口。

        她半蹲下身,看着沈三的模样,脑中不由得闪出前世他意气风发的模样。

        前世的沈家,靠着把她献给谢桀,可是多过了几年的好日子。

        这位沈三少爷也不愧骨子里流的沈家人的血,只因上头还有个沈二压着,心中不虞,就拿北戎人出气。

        那几年,宛城的北戎人过得还不如狗。

        可他如今落到了她的手上……

        阿赫雅眼中闪过厌恶与杀意,她脸色冰冷,开口便问:“北戎的丞相许给你们什么好处,让你们帮他办事。”

        “你想杀我,还指望我给你消息?”沈三直直地盯着她,忽然放声大笑。

        那张少年的脸上被血污覆盖,显出了一种奇异的扭曲感。

        “死有不同的死法。”

        阿赫雅直直地望着他的眼睛,缓缓勾唇,语气轻飘飘的。

        “譬如凌迟,譬如剜骨,譬如……把你推给宛城的人们,让他们决定你怎么死。”

        “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沈三,你这些年积了多少德,够不够求一个速死?”

        她讽刺地开口,丝毫不掩盖自己的杀意。

        “你在狗皇帝的面前,可不是这副嘴脸。”沈三眼中闪过惊恐,强撑着维持住了镇定,嘲弄似的,底气却不太足。

        “你们沈家在伏诛前,不也自称忠臣吗?我对仇人和对陛下,怎么会是一个态度?”阿赫雅弯弯眼,伸手在沈三的伤口上按了按,“老实一点,别让我多动手。”

        她并不怕会有人把这番话传给谢桀。以她对谢桀的了解,他不会在意她的另一面。

        更何况……暴君不就该配妖妃么?

        “你……”沈三咬紧牙根,看着阿赫雅的眼中流出怨毒,恨不得生吃了她一般。

        “说吧。”阿赫雅叹了口气,往他伤口上又撒了把盐,“说了,沈家还能留一具全尸,不然一族的无头尸体,向何处认黄泉路呢?”

        “你!”沈三恨得挣扎起来,又被阿赫雅顶着伤口按了回去,脸色发白,额上满是痛出的冷汗,“你想都别想……”

        “我听说有一种刑法,是把人打得皮开肉绽之后,往伤口上撒蜜水,不过片刻,伤口就会被虫蚁爬满……又痛又痒,能让人生不如死。”

        阿赫雅垂着眼,冷冷开口,带着威胁。

        她不喜欢这些刑法,但对于敌人,她并没有多余的同情心。

        于沈三而言,不过是把他在北戎人身上做的事情,在他身上也试一次而已。

        沈三显然是知道那是一个什么场面的,几乎要呕出来,眼中也带上了胆寒。

        他望着阿赫雅冰冷的侧脸,脑中突然生出了一个想法。

        她真的做得出来。

        “我说……”

        沈三并不是个硬骨头,否则在沈家全家被杀时,带领骑兵出现在街上的就会是他本人了。

        更何况,这些事,他早就在重刑下向谢桀说过一次了。没必要为了北戎人,再受一回苦。

        他抖了抖,缓缓开口:“北戎的丞相,答应将宛城向外五十里的地送给沈家,换取沈家配合他在大胥境内,搜捕北戎出逃的王室。”

        果然。

        阿赫雅闭上眼。五十里地,不多,但那是她北戎的国土。

        竟然就这样被轻飘飘地送了出去。

        她几乎压不住冷笑了,攥紧了拳头,眼中满是寒意:“还有呢?你们找到了吗?”

        “没、没有……”沈三被她有些扭曲的表情惊得一抖,半晌才继续说,“他主要想找的人是北戎的太子……但我们找了很久,没有在大胥内发现任何踪迹。”

        没有消息,也是一个好消息了。

        阿赫雅抿了抿唇,松下了一口气,压下眼底的忧虑。

        北戎丞相能派出骑兵帮沈家,就说明沈家还有用,他肯定也没有找到弟弟的踪迹。

        阿瑟斯……

        阿赫雅叹了口气,又问了几个跟柳奴相关的问题,来遮掩她的目的,才缓缓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睨着沈三。

        “你好像没什么用了。”她声音中带着明显的凉意,目光从那一面刑具墙上掠过,看到沈三害怕的眼神时,忽然笑了。

        原来高高在上,视人命如草芥的人,有一日落入泥里,也不过是这样狼狈恐惧。

        “我不想杀你,那样脏了我的手。”

        她缓缓开口,凝视着沈三,看着他似乎松了一口气,眨眨眼,给他判了刑。

        “把你送给宛城的平民们吧。”她笑,看着沈三的表情瞬间凝固,唇角的弧度拉得更加大。

        显然,他很知道自己会落个什么下场,这就够了。

        阿赫雅转过身,缓缓走出了这间地牢,徒留身后沈三绝望的谩骂声。

        地牢之外,夜空之下,谢桀背手而立,沐着月光,不知等待了多久。

        “阿赫雅。”

        他唤了一声,语气莫名。

        wap.

        /108/108873/283926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