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诱君春宵帐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调戏与反调戏

第二十六章 调戏与反调戏

        这是什么话?

        阿赫雅嗔怒地瞪他一眼,不肯理他,只是自顾自地跟上特吉。

        月上梢头,山林之中,树影重重,掩盖着一间小院。

        小院不大,只有两间屋,点着油灯,微弱的光芒在这寂静的夜里,竟透出几分温暖。

        “到了。”特吉先停下了脚步,脸色缓和下来。

        他推开半掩着的柴门,已经放轻了动静,屋内还是第一时间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特吉,你回来了。”

        特吉顿了顿,无奈地叹了口气:“阿婆,不是说了不用等我吗?”

        “山路难走,你不回来,我怎么能安心睡得着。”

        阿赫雅顺着声音望过去,便见到有个佝偻着身躯的婆婆站在门边,手中举着一盏油灯,双目浑浊而无神。

        特吉只好笑笑,眼中尽是暖色。

        “我到大胥之后,是阿婆收留了我。”他朝阿赫雅解释,“如果没有阿婆,我可能已经冻死在了城外。”

        “是他天天进山打猎,养活我这个瞎老婆子。”阿婆的声音里带上了几分无奈,为特吉说话,“有客人在,就别在外面傻站着了,快进来坐吧。”

        “欸。”特吉应了一声,放下弓箭,引着二人往屋内走,“正屋是阿婆在住,你们住我的侧屋。”

        阿赫雅点点头,看向谢桀,带着几分忧虑。

        她虽是公主,逃亡途中却也风餐露宿,什么地方都睡过,自然不会挑剔。但谢桀就不好说了。

        谢桀却没有感知到她的心思,他正望向屋中某处,微微眯眼,若有所思,目光似乎有些冷。

        阿赫雅顺着他的眼神,便见到了一处灶台,底下打理得很是干净,可见长期居住在这里的是个勤快人。

        若说异样,便是灶上的碗筷一个接一个倒扣着摞在一起,上头竟然覆着一层薄薄的灰。

        大约是婆婆眼瞎了之后,子女分家,等到特吉来了,也只有两人,这些碗筷用不上,才闲置了吧。

        不等她想明白为何谢桀对灶台这般感兴趣,便听见特吉唤了一声。

        “这儿!”

        话音未落,谢桀率先收回目光,朝阿赫雅点点头,向站在侧屋门边,正径直看向他们的特吉走去。

        “收拾好了,你们就睡这间吧。”特吉盯着阿赫雅,似乎在观察她的表情,“等会儿我烧些水,给你们洗澡用。”

        那间侧屋较为狭小,一眼便能望进,里头只有一个方正的小窗透着月光,与之相对的是一个不宽的炕。

        那炕睡下一人都艰难,若要两人,必定要挤在一起了。

        阿赫雅愣了愣,又听他说什么洗澡,目光顿时落在屋内那个木盆上,顿了顿,脸上顿时烧了起来。

        “洗、洗澡?”阿赫雅连声音都有些结巴了,无所适从地开口,“不用了吧……”

        赤身相对……

        “这有什么好害羞的?”特吉微微皱眉,探究地望向二人,似乎在衡量他们的关系,“你们真是夫妻?听说今夜城里乱起来了……”

        “乱起来了?怎么回事?”阿赫雅眸光一凛,赶忙接过话头,故作震惊,先撇干净自己的关系,“我们明日还要进城,不会有影响吧?”

        “是吗?”特吉依旧有些狐疑。

        “内子脸皮薄。”谢桀自然地按住阿赫雅的肩膀,宠溺地摇头,“更何况我们借宿一晚已是麻烦你了,怎么好让你帮我们烧水洗澡?”

        “都是北戎人……和北戎的女婿,那就是自己人。”特吉爽朗地笑了笑,“你们身上这么多泥土,带着睡觉,我还怕弄脏了我的炕呢!”

        话说到这个程度,就是没有拒绝的余地了。

        阿赫雅眼神微变,直觉有些异样,抿紧了唇,扯出一个笑来:“那就麻烦你了。”

        特吉应了声,便去灶台烧火了。

        侧屋中只剩下两人,陷入一片沉默。

        黑夜之中,只有一盏油灯作为光源,两人同在炕上,坐得极近,几乎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

        阿赫雅戳戳谢桀,压低了声音,似是有些担忧:“他是不是起疑心了?”

        说来也是。他们两个说是逃亡,身上的衣服却没有多少破损,尤其是谢桀,一身锦衣即便在夜色之中也十分显眼。

        “猎户多灵敏,可能是闻到了我身上的血。”谢桀眼中闪过几分笑意,配合地点点头。

        阿赫雅愣了愣,双眼慢慢睁大,瞪得通圆。

        她早该想到!这暴君在府衙门口杀了那么多人,虽然沾了最多血的外裳在进黑市前便脱下扔掉了,但血腥味却是一时半会儿散不了的。

        她咬了咬牙,忍不住愤愤地剜了谢桀一眼:“你知道,怎么不早遮掩些!”

        “没机会。”

        也没必要。

        谢桀想到院里的异样,目光微冷,看向阿赫雅时,眯了眯眼,勾起的唇角像极了一只大尾巴狼。

        阿赫雅语结,捏了捏拳头,背着谢桀坐下,只给他留下一个气闷的背影,微微垂下的眼中却闪过几分狡黠。

        “你们洗吧。”

        两人就这样僵持住了,直到特吉提着烧好的水进来,打破了凝滞的气氛。

        他目光在二人身上扫了一遍,似乎有些不解,又不好发问,只是嘱咐了一句,便带上门出去了。

        阿赫雅眼神微动,正要起身把水倒掉,却被谢桀按住。

        “人还在。”

        他目光落在阿赫雅身上,语气不明,带了几分看戏的意味。

        那就是要她演到底了。

        阿赫雅险些被他气笑了,她望着谢桀那与上一世一般无二的脸,忽而笑了一声。

        洗就洗,前世这暴君荒唐起来,鸳鸯浴又少过了?

        先坐不住的,还指不定是谁呢。

        她站起身,背对着谢桀,缓缓解开了自己的衣带。

        油灯将她的身影映在门扇上,显出一片旖旎。

        “你做什么?”

        谢桀的眼神顿时幽暗下来,他喉结微动,盯着阿赫雅的目光活像一匹饿了许久的狼。

        “洗澡啊。”阿赫雅勾了勾唇,靠近他些许,微微弯腰,在他耳边吐出一口气,轻轻唤,“陛下。”

        “用手碰碰水,发出一些响动就够了。”

        谢桀闭上眼,额上青筋暴起,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声音沙哑地开口。

        他此时有些后悔,将收网的地点定在这里了。

        “不行。”阿赫雅才不管他,仗着暴君不敢轻举妄动,故意又往谢桀身上靠了靠,哼笑一声。

        “不是陛下说的,想让一个站不住脚的谎言变得无懈可击,最好的方式是把它变成真的?”

        “我正在……学、以、致、用。”

        wap.

        /108/108873/283691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