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诱君春宵帐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我捡来的男人

第二十五章 我捡来的男人

        阿赫雅忍不住有些傻眼,小心翼翼地往外挪了挪,清了清嗓子。

        “陛下,我……”

        她顿了顿,只觉得有些难以启齿。

        如此暧昧的情境,她说自己不会轻功,不就是摆明了要谢桀抱她上去吗?

        谢桀望着她的侧脸,眼中迅速地闪过好笑与得逞。

        宛城的地道都是百姓所挖,谁会设这样为难人的机关?

        这根绳索,是金吾卫把城中暗道地图献上后,他特地让人放下的。

        若是阿赫雅今夜不来,他走的自然不会是黑市的暗道。既然来了……那就别怪他把这只自己撞进陷阱里的兔子吞吃入腹了。

        阿赫雅见他分明看出了她的窘迫,又不肯主动开口,哼了声,嗔怒地瞪他一眼,索性抛开了脸皮,朝他伸手。

        “陛下抱我。”

        谢桀一怔,额角突然一痛,眼前一阵恍惚。

        仿佛眼前不是废弃的古井,而是满目春色的御花园。

        有个女子欢喜地荡着秋千,一片欢声笑语。

        偏偏他一走近,所有人都惶恐地跪下了,连她都怯怯地不敢动。

        他的心中顿时生出了火气,还未发怒,却见那个女子坐在秋千上,朝他伸出双手……

        “陛下。”

        困扰他多年的梦与眼前的景象重合,谢桀猛然回神,便见阿赫雅望着他,眼神中似乎带着疑惑。

        他微微眯起眼,掩住眸光中的暗色,一只手揽上阿赫雅的腰,一只手搭在绳索上,只是足尖一点,便带着人飞了起来,在井壁上几次借力,径直飞出了井口。

        刚一站稳,阿赫雅便迫不及待地从谢桀怀里挣脱出来。

        她脸颊通红,垂首掩盖住眼底的清明,结结巴巴地开口:“太、太近了。”

        “这就太近了?”谢桀盯着阿赫雅,眼中闪过了什么,勾了勾唇,语气暧昧,带着戏谑调笑。

        阿赫雅不肯答他,哼哼唧唧地低着头,耳根子红得仿佛要滴出血来,心中却毫无波澜,已经开始琢磨着其他的事。

        谢桀掌握主动权的时间好像有点长了。

        得找个机会……

        “陛下。接下来我们去哪?”

        她想了想,还是主动开口问。

        沈三一时半会儿还想不到城外,偌大的宛城,够他搜上一两天了。

        谢桀既然对城中的暗道都熟记于心,早就预料到了沈三的行动,那么想必也准备了后手。

        现在他们在暗,无论是去接应人,进而围困宛城,剿灭沈三叛军,还是退一步先行蛰伏,都能先沈三一子。

        谢桀却完全不按她想象中的套路来,他沉吟片刻,只淡淡道:“走一步,看一步。”

        这是什么意思。

        阿赫雅望着他的神色,愣了愣,指尖微动,掩盖住眸光里的异色,拿不准他是起了疑心还是别的什么,干脆便装作什么都没察觉,打了个呵欠。

        “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她懒懒开口,抬起头。

        这处枯井大约在城郊某处山林之中,周围连个村庄都没有,此时清风掠过,翻起叶浪。

        在逃亡之中,他们竟然偷到了一点奢侈的闲暇。

        阿赫雅微微闭上眼,让自己整个人放松下来。

        不说便不说吧。他不够信她,正好给了她进行下一步的机会。

        风筝线牵得太紧便容易断。人靠得太近,也就失了趣味。

        这次过后,她该松松谢桀这只风筝的线了。

        不过在那之前,还得再拉紧一点……

        不远处的灌木丛中,突然传来了一阵窸窸簌簌的响动。

        阿赫雅猛然睁开眼:“什么东西!”

        “是人!”

        从灌木丛中钻出了个汉子,一只手拿着弓,背后背着箭囊,一脸警惕地望着二人。

        阿赫雅望着他的打扮,愣住了一瞬,下意识转头看向谢桀。

        那是个北戎人。

        汉子打量着他们两个,手指还暗暗地搭在腰间的匕首上,操着一口不大正宗的大胥话:“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在这?”

        阿赫雅见谢桀面无异色,心中放下了一块石头,顿了顿,换上了北戎语。

        “我是从塔桑部落逃难而来的,这是我在路上捡到的男人。”

        她说谎说得面不改色,只有耳根微微泛红,让身后的谢桀看了个正着。

        “可不可以给我们提供一个住宿的地方,他身体不好,我们稍作休息,很快就走。”

        同为北戎人的身份让汉子稍微放松了些许,他犹豫了一下,手指还是没有从匕首上拿开,但语气已经缓和了下来。

        “我叫特吉,从格赫部落来。”他自我介绍,似乎经过了一番挣扎,最终还是答应,“你们可以来我家住一夜,但只有一夜。”

        “我会付给你应有的报酬。”阿赫雅松下一口气,给他行了一个北戎的感谢礼节。

        特吉并没有推脱,只是微微点头,就在前面领路:“来!”

        阿赫雅瞥过他紧绷的肌肉与明显还在警惕中的动作,忍不住勾了勾唇,眼神里带上了笑意与哀色。

        这就是她北戎的子民,流离失所,却依旧对同乡抱有友好的子民。

        而他们北戎的好丞相,却丝毫不在乎这些身在大胥的北戎人的性命,为一己之私,不惜插手他国政治,半点不顾那可能掀起的战争会带来些什么。

        她脚步沉重,抿紧了唇。

        下一秒,有人抓住了她的手,打断了她的思绪。

        “阿赫雅。”谢桀加快了脚步,故意压低了声音,问,“朕什么时候成了你捡来的男人?”

        来了。

        阿赫雅极快地压下自己的情绪,猛地瞪圆了眼,瞳孔里倒映着谢桀的身影,呆滞的模样像极了一只被拎起后颈的幼猫。

        “你、你怎么……”

        “我怎么能听得懂北戎话?”

        谢桀接过了她吓得有些结巴的话头,略一挑眉,呵了一声,故意发难般质问,“要是朕听不懂,岂不是就被你占了便宜?”

        你要是听不懂,那她那番话不是白说了?

        “我没有占便宜!”阿赫雅心中暗笑,面上却是眼珠子滴流转,半是心虚,半是硬着头皮狡辩,“这是权宜之计!”

        “权宜之计?”

        谢桀斜斜睨她一眼,似笑非笑。

        “那为何不是朕大发慈悲,在路边捡到了一个脏兮兮的小美人?”

        wap.

        /108/108873/282979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