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诱君春宵帐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黑市

第二十三章 黑市

        阿赫雅被谢桀抱在怀里,感受着从背后传来的温度,心中却忍不住一阵发凉。

        前世的他在她面前,更多的是一个饲养者的姿态。

        他大部分时候是强势的,粗暴的,连她看一眼别人都要生气。

        但他从未在她面前显露过这智近乎妖,冷血残酷的一面,仿佛天下人都是他棋盘中的棋子,无论是什么事,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让她觉得,身后坐着的不是谢桀,而是一个披着人皮的怪物。

        “到了。”

        好在谢桀也没打算为难她,进了暗巷,便翻身下马,朝阿赫雅伸出一只手,仿佛方才的话都只是随口一说。

        “宛城的黑市。阿赫雅,你来过吗?”他曲起指节,以一种奇特的旋律,敲响了那扇不起眼的门。

        “没有。”阿赫雅站在他身后,忍不住好奇,悄悄往门缝里看,一边漫不经心地答。

        “嘎吱——”

        掉了漆的木门从内打开,一个彪形大汉冷冷地打量了他们一会儿,脸上的疤随着他的面部神情动作而动,凶残骇人。

        看清谢桀的脸时,他微微皱眉,若有所思。

        “要一坛女儿酒,三碗情人血。”

        谢桀直直地盯着他,眸光森冷,唇角勾着一个弧度,似笑非笑。

        大汉打了个寒颤,不由得低下头,错开与他的视线交接,目光不动声色地扫过阿赫雅的脸,落在头上那支珍珠金簪上,顿了顿,脸色好看了些,声音浑厚:“客从何来?”

        “南海冰雪地。”

        “客往何去?”

        “极北花海。”

        南海温暖,何来冰雪。极北严寒,又如何长得出花?

        这显然就是进入黑市的口令了。

        阿赫雅歪了歪头,看着这两人一问一答,默默记下了这个暗号。

        “二位贵客,请吧。”

        大汉交换过了口令,便让开了身体,意味不明地看了阿赫雅一眼,留下一句:“三海楼不插手朝堂事,还请二位低调些行事,不要为难我们。”

        显然是已经接到了城中内乱的消息,猜到了他们的身份。这句话就是委婉地告知他们三海楼不会暴露他们的踪迹。

        阿赫雅绷着脸,见谢桀微微点头,不置可否,便扯出了一个笑,朝大汉行了个不伦不类的江湖礼:“放心。”

        “马蹄印朝那边去了,追!”

        叛军搜寻他们的动静只隔了一条街,远远传来,让人心中一颤。

        阿赫雅与谢桀交换了个眼色,利落地牵着红鸾进了院门。

        一进门,她便忍不住瞪大了眼,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一门之隔,内外却宛如两片天地。

        从外头看平平无奇的一处小院,真正进了里头才会发现竟然是几个院子打通了连在一起。城中已经宵禁,到处都寂静一片,此处却灯火通明,仿佛还在白昼。

        最外围稀稀拉拉地摆了几个地摊,随意一块破布上杂乱地扔着一些东西,没有吆喝,更没有明码标价,阿赫雅却一眼看见了几块显然从北戎得来的参石,价值万金。

        再定睛往内看去,一座座小亭鳞次栉比,垂着有价无市的轻云纱,隐约可听见丝竹声与女子的笑声。

        “那里是拍卖的地方。”

        一个带着些许轻佻的男声传来,打断了阿赫雅的思绪。

        她下意识转头看去,忍不住蹙起眉,暗道了一句不好。

        竟然是那个在玉春楼前,被她看了笑话的纨绔。

        纨绔显然也认出了她,脸色变化一瞬,便冷笑了一声。

        “竟然是你!”

        “认识?”

        两人带着马实在太过显眼,谢桀将红鸾交给了黑市内的小侍带去马厩照顾,刚回头,便见到了这对峙场景。

        他眸光微动,上前一步,一只手揽住阿赫雅的腰,居高临下地睨了纨绔一眼,便淡淡移开视线,凝望阿赫雅。

        这种宣示主权的姿态让阿赫雅有些不自在,动了动,却被钳制得更紧,只好勾着他的衣袖,小声解释。

        “不知道是哪家的纨绔,先前被人教训,叫我瞧着了。”

        “呵。”纨绔看着他们亲密的姿态,突然恶意地笑了声,开口便是意有所指的挑拨,“原来这才是你的主子?那白日在街上那个男人,是你的相好咯?”

        “男人?”

        谢桀挑眉,低下头,戏谑地问,语气却十分危险。

        “是位见过一面的大人,被我扯了大旗吓唬他。”阿赫雅有些窘迫,哼哼唧唧,有些委屈似的,“陛下,是他欺负我,你审我做什么?”

        不分好坏的暴君!逃亡路上还有心思跟人纠缠,还不快打发了,他们好出城!

        “陛下,我们还要出城……”阿赫雅暗自腹诽,面上却十分乖巧,凑在谢桀耳边提醒,一边还不忘瞪了纨绔一眼,心里颇有怨言。

        “兄弟,这等不安分的女人可不好留在身边。”纨绔还在叫嚣,垂涎地盯着阿赫雅的脸,上蹿下跳地点火,“你多少钱买的她?我花三倍,接个手,怎么样?”

        阿赫雅眼中忍不住露出几分厌恶,攥着谢桀衣袖的手指也捏紧了。

        她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这人要再说下去,她恐怕就忍不住了。

        纨绔却还不知死活,嘴中依旧喋喋不休,什么脏的臭的都往她身上栽。

        “这种女人,一看就是家里没有教养好,水性——啊!”

        他话还没说完,阿赫雅已经是一脚踹了上去。

        他惨叫一声,捂着腹部在地上嚎,面目狰狞:“贱人!你!”

        阿赫雅踢完人,还不忘整理自己的裙摆,听到他还敢开口,才挥了挥拳头,威胁道:“我什么?”

        “你最好管好自己的嘴!再有下次,我还打你!”

        “噗。”

        谢桀在她身后好整以暇地看着戏,此时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眼中的杀意消失殆尽。

        他站在原地,任由阿赫雅发威,从头到尾,目光都没有落到地上的人身上。

        跟一个死人,没有浪费口舌的必要。

        从那个纨绔说第一句话时,就已经注定了他只有一个结局。

        而现在,心情很好的大胥皇帝决定大发慈悲,把剥皮充草的刑法换成一百杖,赐给他一个不大好看的全尸。

        当然,被决定了死法的纨绔还不知道,阿赫雅也不知道,她只是恶狠狠地撂下威胁,转身欲走。

        “站住!”

        纨绔勉强在狗腿子们的搀扶下从地上爬起来,终于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咬紧牙根,只是一挥手,打手们立即就包围了上去。

        “给我打!”

        “我看谁敢!”

        wap.

        /108/108873/282556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