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诱君春宵帐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陛下,私奔吗?

第二十二章 陛下,私奔吗?

        城中乱起来时,阿赫雅已经回到了小院之中。

        杀声刚起,她便发现了,走出房门,只见总兵府的方向火光冲天,心中顿时一沉。

        这样大的阵仗,只能说明沈三的兵马里,真的有北戎的势力。

        她当机立断,冲回房内,叫住挣扎着去取毒药的柳奴,拉开衣橱,便显出一道暗门。

        正是这处小院建起来时,主人留下的地道。

        从玉春楼回来之后,她便特地找到了院子的前主人打听到了地道的位置,此时刚好派上用场。

        “柳奴,你先进去。”

        阿赫雅推了她一把,语气沉重:“藏好了,千万别被发现。”

        她被谢桀算计进这案子里,是沈家出事的导火索,沈三怕是恨不得把她剥皮饮血。柳奴若是被叛军发现,绝没有什么好下场。

        “公主,那你呢?”柳奴一只手撑着地道口,直直盯着阿赫雅,声音里带着乞求,“我不能……”

        “柳奴,别让我下令。”阿赫雅握住了她的手指,眸光灿若寒星,坚定而强势。

        “这是个绝佳的机会。”她压低了声音,顿了顿,又扯出一个笑来,捂住了柳奴的眼,把她朝地道中一推,“我有我要做的事情。”

        “公主!”

        “藏好自己,别做多余的事,待在这里,等我回来。”

        阿赫雅不顾柳奴的反应,直接把地道口隐蔽好,关上衣橱,快步朝外奔去。

        谢桀落脚在官衙处,到总兵府的路程不过半柱香,沈三若有准备,此时恐怕已经逼到了那里。

        她从后院马厩中牵出一匹高大的红马,利落地翻身而上,拍了拍马头,语气亲昵。

        “红鸾,靠你了!”

        马儿嘶鸣一声,似是回应,旋即便冲了出去,如雷电迅猛。

        官衙前,已是火光冲天,金吾卫与叛军厮杀作一起,其中有部分兵士身着北戎服饰,一眼便能看出差别。

        阿赫雅心中一沉,尽管早就有了准备,此时还是忍不住骂了一句。

        她北戎的好丞相!这一手,算是彻底把大胥得罪干净了!

        但此时最重要的不是这个。

        她的目光凝在人群最密集之处,那里地上已经躺了许多尸体,几乎无处落脚,然而还是不停地有叛军涌上。

        “谢桀……”

        她望着持刀杀得正畅快的大胥君王,望着他脸上被喷溅的血迹与他眼中的疯狂,忍不住背后一阵发寒。

        这幅场景,不像是被叛军包围,龙陷浅滩,反倒像正合了他的意,让他发泄的猎杀场。

        正在此时,谢桀敏锐地抬起头,直直朝她望去,目光如刃,煞气惊人。

        两人对视一眼,阿赫雅缓缓朝他勾出了一个肆意的笑。

        于是杀声之中,一匹快马奔驰而来,北戎最艳最烈的女子伸出手,把大胥的君王拉上了马背。

        “陛下!”

        阿赫雅回过头,朝谢桀眨眨眼,哈哈大笑,问,“私奔吗?”

        月光之下,她的侧脸被镀上了一层银光,让人目眩神迷。

        谢桀就像是真的醉了酒,愣了一会儿。

        这位暴君做过无数离经叛道的事情,他杀过虎,猎过熊,自万军之中取过敌将首级,也在朝堂之中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此时,他面对这个有些荒诞的提议,心跳却如擂鼓一般,仿佛这一句话,他曾经等上数十年。

        “好。”

        他听到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眼神微动,背在身后的手往下压了压,藏在暗处的人便停下了动作。

        叛军反应过来,立即试图追上马,却都被阿赫雅甩在身后。

        他们两人一骑,狂奔在夜深的青石街道上,穿过大半个城池。

        身前是朗月疏星,身后是火光剑刃。

        就像,真的私奔了。

        风把阿赫雅的发丝吹起,谢桀从身后揽住她的腰身,两个人第一次贴得这么近,连呼吸都交缠在一起。

        如玉的肌肤上泛起了红,阿赫雅不适地动了动,却被按住腰,男人有力的臂膀把她紧紧锢在怀中,强势至极,半步不让。

        “别动,要摔马了。”

        始作俑者甚至还故作正经地与她耳语,灼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耳后,让她脸上立刻烧了起来。

        “陛、陛下……”阿赫雅心中呸了一句伪君子,面上却又羞又气,“太近了。”

        “有吗?”谢桀轻笑了一声,随口便是胡说八道,“抱歉,朕不擅骑射,有些紧张。”

        不擅骑射?

        阿赫雅险些被他气笑了,恨不得啐一口。

        谁不知道大胥是马上打下的江山,这位暴君更是武功过人,三岁能骑,御起马恐怕比吃饭还熟悉。

        “陛下。”她跟他讲不了道理,只好暗暗瞪他一眼,转了个话头,“我们要出城吗?”

        若留在城中,身后还有追兵,宵禁之后的宛城,只他们两个乱晃,还带着红鸾这么大一匹马,跟靶子没有区别。

        然而若要出城,一是城门已关,他们不知道沈家还有多少心腹隐藏在守城的卫兵之中,只怕万一撞了枪口。二是出了城,再想与金吾卫汇合便难上加难,届时真就成了孤立无援。

        她找不出一个面面俱到的法子,干脆把问题抛给了谢桀。

        “出。”谢桀低低地笑了声,指尖捻了捻,若有所思,“但不是从城门出。”

        “那还能从哪?”

        阿赫雅愣了愣,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暗道。”

        谢桀淡淡地吐出两个字,却如惊雷,炸在了阿赫雅脑子里,让她瞳孔微缩,心中大骇。

        他竟然知道!

        不对……如果谢桀早就知道,那沈三的叛军怎么会这么简单地从沈家杀到了官衙?

        只要提前设下陷阱,以金吾卫之力,就算不能镇压这场暴动,也应该能拖到他撤离才对。

        阿赫雅越想越是心惊,抿紧了唇,眸光不停闪烁。

        “走错路了。”

        谢桀仿佛全然不知她的惊骇,握住她的手,拉着缰绳,一边操纵红鸾往西跑,一边语气中带着笑意,轻飘飘地开口。

        “阿赫雅,你知道想让一个站不住脚的谎言变得无懈可击,最简单的方式是什么吗?”

        “是把它变成真的。”

        wap.

        /108/108873/282556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