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诱君春宵帐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萍水相逢

第二十一章 萍水相逢

        玉钩?

        不像是个名字,倒像个江湖称号。

        这是阿赫雅的第一反应,她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眉眼弯弯,语气欢快:“我叫阿赫雅。”

        “阿赫雅?阿赫雅……”玉钩把她的名字念了两遍,嘿嘿一笑,“你是北戎人啊?”

        “是。”阿赫雅点点头,大大方方。

        “北戎好,听说你们那儿有看不见尽头的草原,有数不清的牛羊,有鹰,有酒。”玉钩笑嘻嘻的,拉着她往玉春楼中走,一边口中还在念叨,“我正要往那里去!”

        “你要去北戎?”

        阿赫雅怔了怔,有些不敢置信。

        北戎此时正乱,她还以为只有北戎人往大胥跑的份,没想到竟然还有人主动前往战火纷飞之处。

        “是啊!”玉钩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朝她眨眨眼,指了指腰间的剑,“我知道北戎的局势,不过呢,我有这个!”

        “这可是我安身立命的东西!在大胥管用,在北戎也管用吧?”

        “管用。”阿赫雅忍不住又笑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眼前这个意气飞扬的女子,总让她生出几分开心,“你去吧,北戎很美,很该看一看的。”

        “那可不!”

        两人已经走到了楼上,玉钩从一众看热闹的食客中穿过,牵着阿赫雅来到了被砸得面目全非的一个雅间前,随便几脚清出了位置,从里头翻出一个小包裹来。

        “还好没丢。”

        玉钩哼了一声,拉着阿赫雅坐下,给她倒了杯酒,自己便径直对着坛口喝了起来,一边喝,一边问:“你想不想回北戎?我可以送你回家。”

        “不了。”

        阿赫雅很难描述自己听到这句话时的心境,眼角濡湿了,扬起一个笑来,摇摇头。

        “那你就是要去大胥国都了。”

        “你怎么知道?”阿赫雅抿了抿唇,嗔怒似的瞥了她一眼,“难道大胥就只有国都一个城池么?我就不能留在宛城?”

        “我算出来的。”玉钩嘿嘿了一声,“你这样的人物,宛城留不住。”

        她看起来就合该被金玉围着,被捧上神坛,大胥国都那纸醉金迷的锦绣堆,和御花园里被精心伺养着的花草,才衬得上她。

        “萍水相逢一场,我却觉得你好面善,看了叫人怪亲近的。”玉钩像个小流氓,狠狠地抱了抱她,脸上的笑容真切而坦然,“我要去北戎了,这个东西我用不上,你既然要去国都,不如送给你。”

        她从那个包裹里取出了一只金线与珍珠绕成的簪子,塞到阿赫雅的手里。

        阿赫雅微微蹙眉,推拒道:“金子与珍珠在草原上,比在大胥更加值钱,怎么会用不上?你收回去。”

        “我玉钩送出去的东西,还从来没有收回的!”玉钩强硬地把簪子给阿赫雅戴上,又左右看了看,满意点头,理直气壮地开口,“这些外物,我有的是……唔!”

        她话未说完,便被阿赫雅捂住了嘴。

        阿赫雅这次是真无奈了,环顾了周围一圈,点点她的额头,声音压得很低,带着关切:“孤身在外,财不露白。”

        “知道了。”玉钩不以为意,转而拎起了酒坛,又喝了几口。

        阿赫雅想了想,从自己的怀中取出了一张帕子,上头绣着一只垂首饮水的鹿,针脚有些粗糙,但看得出是用了心的。

        其实本来是用来钓暴君的,不过……

        她有些不好意思,轻轻把那张手帕放到了玉钩面前的案几上。

        “我身上没有值钱的东西,只有这张手帕,可以回礼。送给你。”阿赫雅抿了抿唇,笑容莞尔,带着几分玩笑意味,“日后若是有缘,你拿着这张手帕来与我换,要什么礼物,只要我给得起的,都给你。”

        这话是玩笑,却也带着真心。

        这是她在大胥交到的第一个朋友。没有利益交缠,没有算计,只有萍水相逢,会心一笑。

        一面就已经够了。

        “好!”玉钩也不推辞,爽快地应了,把手帕收进自己怀里,又点了几道菜,同阿赫雅把酒言欢。

        两人谁也没想到,这玩笑般的一句话,最后竟然成真了。

        大胥的侠女,用一张绣工蹩脚的手帕,从北戎的长公主那儿换走了北戎的新王。

        不过这都是后话,此时酒过三巡,玉钩晕乎乎地倒在了案几上,阿赫雅为她披上一件外裳,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眼中带上肃杀。

        她步履匆匆,径直走上了玉春楼顶层。

        潜伏大胥的暗哨首领,也是玉春楼不起眼的小管事,此时已经等候了许久,见阿赫雅上来,立即弯腰行礼。

        “北戎暗部封狼,向王使献上问候,愿天狼神保佑您。”

        阿赫雅深吸一口气,从袖中取出密令,高高举起,让封狼看清楚上头的图文。

        她语气冷沉,一字一顿,带着莫大的气势。

        “我乃大公主阿赫雅,以王族之名,命你召回大胥暗部。”

        “你们要从据点中撤出,只留下足以打理庶务的最少的人,回到草原上,寻找太子,我的弟弟——阿瑟斯。”

        “找到他,保护他,把他送到大胥,蛰伏下去,等待杀回草原的时机。”

        封狼在阿赫雅表明身份的第一时间便已经跪了下去,深深地埋着头,以示尊敬与忠诚,此时沉默着。

        阿赫雅看不见他的神情,却能猜想到他的心理。

        她手指攥拳,眼中闪过决绝,不但不退,反而向前一步,声音里带着几分沉重。

        “我知道,这是你们无数人十几年乃至几十年的心血……可是封狼,王族危矣。丞相出卖了北戎的利益,与大胥边境的守将联合。他叛国了!”

        “如果找不到阿瑟斯,北戎还会一直乱下去,直到我们自己杀光了同胞,被大胥坐收渔翁之利。”

        她闭上眼,声音已经有些更咽:“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公主。”

        封狼打断了她,他昂起头,平平无奇的脸上显出坚毅。

        “王族的密令,即是最高的谕示。封狼听命!”

        这一夜,命令从宛城发出,无数的暗哨从大胥撤出,奔赴草原。

        也是这一夜,火光从总兵府烧起。

        消失的沈三,带着沈家的私兵与北戎丞相借出的骑兵,还是来了。

        wap.

        /108/108873/282452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