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诱君春宵帐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承诺

第十九章 承诺

        认尸。

        谢桀话音刚落,沈家的管家便被五花大绑地提了上来,扔到了那具一箭穿心的尸体面前。

        “说,这是谁!”那金吾卫一把大刀横在管家脖颈上,恶狠狠地威胁,“想清楚了再回答!”

        “是三公子!是三公子!”管家伏在地上,抖如筛糠,颤巍巍地回答。

        真是沈三?

        阿赫雅站在谢桀身后,眼中闪过几分疑惑。

        “是吗?”谢桀半阖着眼,指节有一搭没一搭地在桌上敲着,每一声都仿佛落在管家心上,吓得他面无人色。

        “巷子里叛军的人头清点过了吗?”他淡淡开口,语气里听不出喜怒,“有没有一千?”

        阿赫雅怔了怔,立即反应过来。

        人数不对!

        最开始金吾卫来报时,分明说沈三带着五千人马,这巷中伏诛的叛军数量,无论如何都不上号。

        也就是说,在如意坊,真正的沈三与他的主力军,就已经悄无声息地分散开,潜伏在城中了。

        可是沈三既然不想与谢桀正面对上,又为何要大张旗鼓带着人马入城呢?

        阿赫雅下意识看向谢桀,却见他沉吟片刻,突然笑出了声。

        “沈三!”他眼中满是戏谑,看起来似乎比起愤怒,更多的是期待,“好一个沈三!”

        没想到这蛀虫一样的沈家里,竟然还能出这么个人物。

        “传朕命令,搜城,一只蚂蚁也不许放过。”谢桀下令,又转头望向阿赫雅。

        阿赫雅立即收敛眼中的异色,转而挂上担忧之色:“陛下……”

        谢桀轻轻地撩起她脸侧的发丝,带着几分安抚开口:“我让周忠送你回去。”

        回去做什么?沈三要是赢了,难道还会放过她不成?

        阿赫雅抿紧唇,扯住谢桀的衣袖,昂起头,眼尾带着一抹红,眸里却尽是坚定:“不要。”

        这动作其实有些越矩,不过放在这样的情境下,却显得更为真诚。

        谢桀还未有反应,周忠却已经吓得半死,连忙上前一步,弯着腰挂上讨好的笑,劝道:“姑娘,陛下有令,您就别为难我了。”

        “陛下?”阿赫雅早就做好了决定,此时却还是作出了一副犹豫的模样,想了想,自告奋勇般给他数,“我会骑马,还会射箭……虽然射得不好,但也是会射箭。我还认识这城里的路,我帮得上忙的!”

        “呵。”谢桀忍不住勾起了唇角,眼中笑意添了几分真切,却只是凝视着她,不带任何情绪地唤了声,似是警告,又似是无奈,“阿赫雅。”

        “姑娘,有金吾卫在呢,您在这儿帮不上忙,还会让陛下分心啊。”周忠识眼色地站到一边,仍旧苦口婆心,“沈三的事说不准便与北戎大相扯上——”

        说到一半,他突然睁大了双眼,仿佛察觉了自己的失言,额上冒出冷汗,连忙跪下告罪。

        北戎?大相?

        阿赫雅背后一寒,瞳孔微缩,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她与弟弟出逃,丞相自然会到处搜捕,赶尽杀绝。宛城作为北戎与大胥的边界,是他们进入大胥的必经之地。

        所以沈家,是完全有可能与丞相达成利益交换,一方提供好处,一方搜寻他们姐弟的。

        那阿瑟斯,她的弟弟……

        阿赫雅想到前世阿瑟斯的惨状,便忍不住攥紧了拳头。

        “阿赫雅。”

        低沉带着深意的男声在耳畔响起,唤回了阿赫雅的神思。

        她抬起眼,便正正对上谢桀打量探究的目光,心中一转,眼尾便红了,一副被气急了的模样,连说话都带上了鼻音:“陛下,他们是不是跟北戎联合起来……叛、叛国了?”

        “沈家盘踞宛城多年,过的日子还不够好吗?他们凭什么!”

        “人心不足。”谢桀顿了顿,收回了目光,嗤笑了一声。

        “那也不能背叛您……”阿赫雅急急出声,又立即改口,“背叛大胥!”

        “是吗?”谢桀只是一笑,不置可否,漫不经心地招了招手,示意周忠起来,“送她回去。”

        周忠连忙起身,擦了擦自己额上的冷汗:“是。”

        阿赫雅这回没有再推脱,因为比起呆在谢桀身边,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她抿了抿唇,仿佛受了什么委屈,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半晌,她突然凑上前,从袖口取出了一个小鹰木雕,塞进了谢桀的手中。

        “这是我阿娘给我做的,在草原上,这样的木雕,可以保佑平安。”阿赫雅认真地盯着谢桀,一字一顿,“我也只有这一只,所以……陛下要亲自还给我。”

        “送出手的东西,还要收回去?”谢桀失笑,手指却不听话地握住了那只小鹰,轻轻摩挲,“小气。”

        “陛下答应吗?”阿赫雅才不理会他的评价,直勾勾地望着他的眼睛,眸光清亮。

        “好。”

        谢桀这样对她说。这不仅是谢桀的承诺,也是大胥国君的承诺。

        会平安,会回来,会亲手还给你。

        这种仿佛被眼前美人拿捏住的行为,对于暴君而言,简直是破天荒的头一回,以至于周忠都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阿赫雅却开心地笑了。

        她知道,这盘棋,是她赢了一着。

        “陛下说的,就是圣旨,不可以食言。”

        她没有再试图去拥抱谢桀或者用别的什么亲密行为去加速两个人的暧昧,而是退后一步,像个偷到了糖的孩子一般,脚步轻快地离开了。

        周忠在原地愣了半天,直到谢桀冷冷地斜了他一眼,才终于回过神一般,连忙一溜小跑地跟了上去,心中一阵激动。

        这位姑娘,恐怕有大造化啊!

        那头阿赫雅回到小院,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得干净,转为肃杀。

        她快步进入房间,压低了声音,问起身的柳奴。

        “院外有人守着吗?”

        以谢桀的多疑,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她也不敢轻易放下防备,只能倚靠耳力过人的柳奴。

        好在柳奴侧耳听了一会儿,便轻轻地摇了摇头。

        阿赫雅松下一口气,闭上眼,似乎是累极了。

        过了一会儿,她突然开口,语气里带着坚决。

        “柳奴。我父王留下的暗哨密令,是不是在你身上?”

        wap.

        /108/108873/282452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