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品天师在线阅读 - 第125章 财神

第125章 财神

        “如若不撤,此物迟早将你的店压垮!”

        裘寿年直言道。

        老板连连摆手:“老仙家你这说的完全没道理,财神不旺我的财就算了,还会给我招祸?”

        “风水命理,信则诚,不信则虚。店家如若不想听,我就不多扰了。”

        裘寿年说着就要掏钱,老板连忙按住了他。

        “别着急啊老仙家,你就给详细说,这面我请了!”

        “我天光墟裘半神给人看一次风水岂值两碗面?方才不过是随口赠你两句,你竟满怀小人之心。”

        看到对方妥善,裘寿年顿时顺藤而上。

        “哎,是我缺心眼了,老仙家德高望重,就再赠我两句吧。”老板恳求道。

        他在中滚爬多年,听了不少豪门奉承风水发家崛起的传说。

        可以说在这京城当中,几乎所有市民都被风水耳濡目染。

        即便是不信的,也会对此敬畏。

        而老板今日难得碰见高人,自然不愿错过。

        “给你说道怕是耽误不少时间,要不你再给我这小徒下碗面,他边吃我边为你解道。”

        裘寿年眯眼说道。

        “没问题!马上就来,小仙家你想要吃什么面?”

        老板爽快道。

        看了裘老头跟对方拉扯半天,秦木差点拍手叫好。

        “牛肉面!”他兴奋道。

        不说裘老头能教他什么道相之术,就这套人情世故已经够他学半辈子了。

        碗随即端上,面上几乎堆了半头牛,加满了人情料。

        秦木也不客气,大口就收拾起来。

        这时裘寿年才徐徐道来:

        “这金蟾相传是龙王公主,口吐金钱,的确是旺财瑞兽,是财神的一种。”

        “但财神众多,不是每一樽都是随便请的。”

        老板迷惑道:“什么意思?这金蟾有何不妥?”

        “金蟾背带北斗,头顶两仪,眼观四方路,有吸万贯财富之势,为大财!”

        “要知道小寺烧细香,大庙烧高香,你这小庙显然容不下这尊大佛。”

        裘寿年说着就站了起来,来回踱步继续道:

        “简单来说,金蟾要吸巨财,但你这小店利润不高,满足不了它的胃口。”

        “它自然就得加餐,外头的财吃不饱,它就是里头的,也就是老板你的财。”

        “没猜错的话,你这小店租金涨过,而且店里食物售价也涨过吧?”

        老板激动道:

        “是啊!踏马的,那房东为了逼走我,都涨两次租了。”

        “而且最近物价上涨,我的面每碗都涨了一块。”

        裘寿年回道:

        “那不就对了,你成本高了,多出的支出,就到了金蟾嘴里。”

        “你现在过去仔细看一眼,那金蟾嘴里的铜钱可是比刚买回时要光亮?”

        老板连忙过去细看,眼珠子都快看直了。

        “老仙家真是神了,好像确实是更亮了,难道我真是在亏本供这蛤蟆?”

        这时裘寿年两人已经站了起来,正准备收拾走人。

        “现在信了吗?赶紧撤了,我保证你会轻松不少,我就先告辞了。”

        说着裘老头就拉着秦木往外走,那老板还在后头屁墩屁墩地送了一路。

        到了公交站,秦木竖起了大拇指,一时忍俊不禁。

        “掌柜的,我真佩服你,一顿胡说就让我们吃上了霸王餐。”

        闻言裘老头顿时就急了:“什么胡说?我方才说的皆是风水命理!”

        “那铜钱总不能真变亮了吧。”秦木坏笑道。

        “事实到位了,店家一信,就算说是黑的,他也能感觉是白的。”

        裘寿年理直气壮道。

        说白了,看到铜钱变亮了,完全是老板自己的心理作用。

        “你这抠门的门铃,徒弟受益匪浅!”秦木假装抱拳笑道。

        “哼,我为人指点迷津,对方只需要付出些许代价,        这是行善积德!”

        “哈哈哈!”

        秦木终于忍不住抱腹大笑,笑得裘老头脸都红了。

        此时4路公交车驶来,裘老头也懒得理他,自己率先跳了上去,丢了自己的一块钱。

        安稳地坐了下来,显然是不打算给秦木投币。

        秦木倒不介意,寻思这怪老头确实有趣,倒也老实投币了。

        他坐到裘老头前面,生怕坐对方身旁会挨打。

        公交车门关闭发出嘶哑的锈声,车子开始从京城闹市开往郊区。

        因为线路偏僻,这条线自然不被车站重视,所用的车子也有一些年头了。

        不过秦木坐这种早已淘汰的硬木桌椅倒是习惯,毕竟他乡下也都是这种。

        因为如此,硬木被钉在车上,每经过崎岖的路段就会发出乒乓响声。

        这秦木想小眯一会都没有办法。

        随着车子驶出市区,车况畅通后行驶也平缓不少。

        秦木按着装钱的衣兜便闭上了眼,反正身后还有裘老头,应该不怕扒手营生。

        不知闭眼了多久,他感觉周围的光线显然微弱了许多。

        估计是郊区路灯不多,这不禁让他睡得更加安稳。

        很快秦木感觉自己完全置身黑暗,怪异的失重感和离心感不断交替袭来。

        仿佛要把他的灵魂从躯壳里吸出一般。

        他梦到了自己在悬崖边上失足掉落,也梦到自己从车头玻璃因惯性飞出。

        此时一只温暖的手按在自己后方,秦木瞬间就猛醒过来。

        “害!”他失声喊道。

        修习相术以来,他道心稳固,已经许久没在自然入睡下做过噩梦。

        看来事出有因!

        睁眼醒来,秦木发现身边如梦境一般,四周漆黑不见五指。

        但那只手却始终在后面放在他肩上。

        “掌柜的?”他喊道。

        “别大声说话。”

        听到裘老头的声音,秦木暗舒了一口气。

        他其实并不害怕,更在意的是裘老头的安危。

        “这是什么路?连路灯都不修?”秦木小声嘀咕道。

        “不是路灯的问题,你看车头。”

        黑暗中一只手指朝前方指去。

        秦木一看,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这公交车连车头灯都没开!

        也不知道就这样一路开了多久……

        “这是什么阴间巴士?太老套了吧?接下来是不是有个老头站出来劝我下车?”

        秦木吐槽道。

        类似的情节他在不少网络小说中看过太多了,都有些老套了。

        但不同的是,这趟车他是坚决不会下的。

        现在要确定的是,这车是否正常运行,目的是否没变,车上坐了多少人,有多少是人……

        /95/95775/285142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