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品天师在线阅读 - 第117章 损友

第117章 损友

        “我一定不会让门主您失望的。”

        朴道阳振声道。

        这外来怪病他是治不了,但寻人对他一位顶尖相师来说,无疑是小菜一碟。

        询问和搜集到相关的信息后,朴道阳就火速去查了。

        而另一边,还没睡醒的秦木二人一早上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了。

        开门一看,是一个大腹便便的大叔。

        “你们怎么还没收拾好东西滚蛋?”对方气愤道。

        两人一头雾水,反问道:“请问您是?”

        “你们还装傻?我是房东啊,这房子就是我的!”

        奎大壮摆了摆手,寻思不是来找他们,便要进屋叫孙志旺。

        不料很快就一脸懵逼地走了回来:“奇怪了,人不在,连行李都不见了。”

        这时房东呵呵一笑:“不用想了,肯定是跑了,他已经欠我两个月房租了。”

        “那您今天来是?”秦木不由苦笑。

        “来要房租的!不然你们今天就得滚蛋!”房东无情道。

        “草!”

        奎大壮骂骂咧咧,说着就要收拾东西走人,房东连忙把他拦住。

        “喂喂喂,你们想跑?我告诉你们,没门!必须得把房租补上!”

        “老家伙你瞎了狗眼!又不是我们租的房子,你找孙志旺去啊。”

        奎大壮这暴脾气瞬间就上来了,但房东丝毫不带怂的。

        “你们是认识的,他现在跑了,你们脱不了关系!”

        说着房东就搬来了椅子,直接在门口坐了下来,不让两人离开。

        “我看你是活腻了。”

        奎大壮说着就撸起袖子,巴不得把这臭顽固扔出去。

        秦木见状立马把他按了下来:“你想干嘛?还嫌现在不够麻烦?”

        “但这没道理啊!凭什么问我们要钱?”

        “只能怪你遇人不淑,这事看来我们甩不掉了。”

        秦木叹了一口气,便问道:“大叔,你别激动,他就这暴脾气,请问这房租一个月多少钱?”

        “一个月两千,两个月四千。”

        房东冷哼一声,根本不觉得这两人能掏得出这四千大元。

        听到这个数字,秦木只觉一阵心揪,咬牙掏摸起贴身的裤兜。

        奎大壮一看就慌了:“你疯了?真打算付给这老家伙?”

        “不然呢?把大叔打趴下然后出去露宿街头?你知道京城的旅店一晚上多少钱吗?”

        秦木反问道。

        奎大壮哑口无言,这京中最垃圾的旅馆也要一百块一晚。

        而且还是单人床,就算他们俩不嫌恶心抱一块睡,一个月也得三千块。

        看样子,似乎继续租这房子比较划算。

        没有办法,秦木数齐了四千块递给了房东。

        后者趾高气扬地接过钱,又仔细地重复数了一遍。

        这过程显然是在打两人的脸。

        “没错了,数是对的,钱也是真的。”他轻蔑道。

        “玛德,你这死老头今天就让你躺这了!”

        奎大壮再次被激怒,秦木直接威胁道:“你要是敢闹事就滚出去吧,反正房租是我交的。”

        “害!”奎大壮闻言只好拍着大腿坐了下来,干生闷气。

        房东起身拍了拍屁股:“你这小伙子还算识时务,不像这蛮牛,记得下个月准时交租!”

        对秦木说罢他便离去了,别提多美滋滋。

        此时奎大壮一拳打在了掉皮的墙壁上,才意识到孙志旺是把他们两人当冤大头了。

        “你这朋友跟你一样不靠谱。”秦木吐槽道。

        “别让我逮到这小子,不然我定让他下半辈子坐轮子上!”

        奎大壮气愤道。

        说罢他又问道:“现在剩多少钱了?”

        “几百块吧。”秦木压根就不用数。

        “靠,还不够我们吃一个星期的。”

        若不是突然损失了四千块,两人完全可以舒适地在京城活着,现在却瞬间陷入危机。

        寻贵人的计划看来得搁置了,秦木深知现在必须得赚点快点温饱肚子。

        “我们能做什么?”奎大壮无奈道。

        “干老本行啊!凭我们两个人的相术,还愁赚不了钱?”

        秦木理所应当道。

        “用相术?在京城?赚钱?”

        奎大壮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有什么问题吗?”

        “行,那你想做什么?”

        秦木思索片刻,成本最低的无疑是在路边支个算命的摊。

        毕竟这只需要一块写上字的纸皮继而两张小板凳。

        “算命吧,我的卜术已炉火纯青,保证你也比不过。”秦木自信道。

        奎大壮发出一声奇怪的蔑笑:“摆摊算命是吧?行,我有个好去处,你随我来。”

        虽然不知对方为何发笑,但听到要推荐的地方,秦木马上穿起衣服来。

        两人在家门口上了公交,坐了三站路从朝央区的西边到了东边。

        刚下车秦木便发现周围热闹起来,周围的人都纷纷涌向一条街。

        他抬头看去,那街头立着一牌坊,上面高挂的牌匾上写着“天光墟”三个大字。

        看到墟字,秦木大概知道这条街是干嘛的。

        无非是喜事白事一条街,看来奎大壮是把他带对地方了。

        “有这种地方早说啊,我在江城都碰不到呢。”他兴奋道。

        “别兴奋得太早,进去看看吧。”

        奎大壮不屑道。

        两人随即步入天光墟,跟秦木所料一样,前半条街为喜帖街,后半段则是丧事街。

        而中间就是算阴阳,占生死,卜悲喜的算命摊子街。

        只是算命街这段的规模,远超出秦木的想象。

        看着眼前两边一共不下一百个算命摊,他陷入了沉思。

        “怎么样?还有兴趣摆摊不?”奎大壮无语道。

        秦木却不以为然:“竞争力大有什么用,这些都是江湖神棍,算得准才是王道。”

        “放屁!算姻缘吉日,江湖神棍也就够了,算生死命运,人家凭什么挑你这个毛头小子?”

        奎大壮这话瞬间把秦木拉回了现实。

        说实话,秦木若是客人,他在这条街上走着,也不会选择自己这个学生模样的人。

        另一方面,这里的神棍早在条街混迹多年,有一定的经验和老客户。

        这显然不是秦木能比的。

        “这里只是普通老百姓来的一条街,那些富人去的则是市中心的命理协会和占卜俱乐部。”

        “那里的相师虽然稀少,但也是有点实力的,就你这条过江龙,怎么跟地头蛇抢生意?”

        “在京城,实力只是之一,你得需要机会和一点运气!”

        奎大壮解释道。

        /95/95775/285142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