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品天师在线阅读 - 第116章 淬体

第116章 淬体

        她身处的是京城最大的四合院,外称“小紫金城”,清一色青砖瓦面,低调内敛。

        不知走过多少廊环和厅堂,穆秀兰终于来到中堂大厅,进门便喊道:

        “让朴相师来见我!”

        拍案在正座上,穆秀兰气汹汹地坐了下来,俨然接下来要发落某人的姿态。

        很快,一位长袍男子赶到中堂,看到自己主子脸都黑了,只觉要犯难。

        连忙躬身道:“门主,可有吩咐?”

        “吩咐?我能吩咐你做什么?”

        穆秀兰不屑道。

        这话已经是她不知第一次说给朴道阳听了,因为在她眼里,这位相师可谓一无是处。

        自从进了自己家门后就没有发挥过任何价值。

        而朴道阳闻言也不敢反驳,更是立马跪了下来,已经穆秀兰的威压已经盖到了他头上。

        这正是穆秀兰想看到的画面,不需要开口就能让对方跪下。

        外人放眼过去,根本看不出异常,自觉是朴道阳自己心虚所跪。

        “门主,小道可有不足之处?还望您点醒。”

        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朴道阳只好问道。

        自己在进了穆秀兰的门后,就一直没有被重用。

        唯独一次对方找上自己出手,便是那黑疮的毛病。

        但是他虽然相术在京中屈指可数,面对这远洋传来的怪病却闻所未闻,束手无策。

        果不其然,这时穆秀兰把裤脚提起,正是要说此病的事。

        看到黑疮消失不见,朴道阳颇为吃惊,想不到京中还有高人在?

        “你不是说此病无人能治,无人可医吗?”穆秀兰质问道。

        “这……我。”

        朴道阳哑口无言,毕竟是他技不如人。

        “门主怪病得愈,应可喜可贺!小道不才,丢人了。”他无奈道。

        穆秀兰瞧不上相师这事,几乎人尽皆知,所以在朴道阳到这以后,就从未受过好脸色。

        只因穆秀兰深信在绝对武道面前,相术不过是装神弄鬼。

        唯有力量才是战胜一切的原力,而恰巧她正是将此修行到顶巅的人物。

        虽说如此,但京中各大豪门都会配备一位相师镇宅。

        穆秀兰虽然不信,但在众人游说下也不得不效仿。

        奈何她一向光明磊落,正邪不侵,朴道阳一直没有发挥的余地。

        难得一次染上黑疮,他却无能为力。

        如此一来,朴道阳不难想象到自己日后的处境多么坎坷。

        在来到穆家前,他是人前受尽风光的顶流相师。

        但在地位神秘穆家面前,朴道阳觉得自己屁都不是。

        “滚下去吧,简直浪费粮食!”

        穆秀兰没好气道。

        临走前,朴道阳只觉心里不顺,冒险问道:

        “门主,敢问是何方神圣治好了您的怪病?”

        不料穆秀兰眼睛一瞪,硬是让他把话咽了回去,朴道阳治好快步离开。

        事实上穆秀兰也不知道秦木是什么来头,而且对方还是个外地人。

        待朴道阳离开,她转头喊来了老仆人:

        “德叔,帮我去查个人。”

        “门主要查何人。”

        “我只知道他的名字,叫秦木。”

        听到这个名字,老仆德叔也不由摇头。

        京中大姓并无秦,一听他就知道是外地人。

        看到对方眼中的顾虑,穆秀兰便道:“此人治好了我的黑疮,务必寻到此人。”

        德叔颇为吃惊,但很快又眼色凝重。

        “门主,这是个外地人,您得多心啊。”

        “所以我不就让你去查了?”

        穆秀兰严肃道。

        德叔后知后觉,心想是自己心眼少了。

        自家主子并不是为了单纯答谢此人,而是查出此人有无祸心。

        这听起来虽然有些荒谬,但在极度敏感的京城里,这是必要的。

        草木皆兵,岌岌可危是当前所有豪门的处境和状态。

        稍有不测,便会有一大豪门一夜之间在京中除名。

        “好的,老臣马上去办。”

        “对我下毒手的人可有苗头?”

        这时穆秀兰又问道。

        德叔面露难色,毕竟对方能无声无息地接近身手恐怖的穆秀兰并下蛊,自然行踪难探。

        看到对方的反应,穆秀兰也只好摆了摆手。

        德叔见状便问道:“门主接下来可要淬体?”

        穆秀兰点头应是,德叔便快步离开厅堂。

        不出五秒,便有无数仆人涌入,帮她移步到内堂。

        整个内堂都是穆秀兰的住处,此时里面已经准备好了一切。

        为穆秀兰褪去衣物,她纵身一跃便跳入了一个装满海底粗盐的铁缸。

        她不断拨弄钻引,很快就将自身陷入其中。

        而铁缸底下还有火炉加热,粗盐时刻挥发着恐怖的热度。

        但穆秀兰丝毫没有在意,反而是在内部不断拨动,仿佛是在用粗盐爆炒自己。

        这个是她每日必练的功序,以粗盐磨炼自己的表皮,尽可能地提升自己的抗力。

        同时高温能使她体内血液涌动速度激增,这对体内武气的输送大有帮助。

        炒了自己半个小时,穆秀兰额头才仅仅浮现湿气。

        她连忙起身,毕竟再炒额头就要冒汗了。

        汗是血气,在武道里是极其隐蔽的根源,渗出则意味着泄气。

        待一众仆人清理离开后,穆秀兰坐下将正光佛灰取出,按秦木的指示进行涂抹。

        第一指灰下去试水,便见那凹陷的黑色缺口瞬间香灰腐蚀,还炸出几缕青烟。

        香灰消失不见,但黑色却淡掉了几分。

        穆秀兰颇为吃惊,崇尚武道的她也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奇异景象。

        想罢她继续涂抹,无论抹下多少都会被抵消不见,根本不存在香灰残留在她体内的顾虑。

        待抹了大半瓶过后,膝盖的黑色完全褪去,香灰也不再被腐蚀。

        穆秀兰冲洗过后,便看见崭新的伤口,看起来只像是被插了一刀子。

        蛊力一除,她的伤口便恢复为正常的伤口,可自行愈合。

        包扎过后,穆秀兰只觉神清气爽,思绪和意识也清醒了许多。

        此病总算是翻篇了,但到底是谁出此毒手?

        而且在她染病以来,穆家也没任何损伤,看起来这黑疮更像是个作弄人的恶作剧。

        但穆秀兰不是结果论者,只要她被冒犯了,对方绝对没有好下场。

        可即便是势力惊人的她,也查不出对方下落。

        无可奈何之下,穆秀兰第二天又唤来朴道阳。

        “这是最后一次机会,找出毒手!否则自行离开穆家!”

        /95/95775/285142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