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品天师在线阅读 - 第112章 吉时

第112章 吉时

        到了晚上,孙志旺买了点下酒菜和两箱啤酒,奎大壮立马就兴奋起来。

        三人酒过三巡,秦木便败下阵来。

        并不是他不能喝,而是不敢让自己在陌生的地方失去清醒。

        “小孙,你怎么现在混成这样啊?”

        看着这家徒四壁,奎大壮忍不住问道。

        “奎哥你真会开玩笑,我什么时候威风过,能在京城活下来就不错了。”

        孙志旺无奈道。

        奎大壮后知后觉,才想起以前这小子就专干偷鸡摸狗的事情。

        那些又赚钱又不道德,但却不违法的事情,就最适合这人干。

        当年他在宗门的时候,由于宗门伙食清淡乏味,刚好孙志旺就是个送菜的。

        他就想办法跟对方交易,让孙志旺给自己送点大鱼大肉来,两人就是这样认识的。

        “你是怎么收买他的?你又没钱。”秦木忍不住问道。

        “钱?我身为相师,能拿出的东西比钱可有价值多了。”

        奎大壮得意道,这时旁边的孙志旺连忙拿起一根鸡爪塞住他的嘴。

        “奎哥后面就别说了……”

        奎大壮摆手道:

        “这有什么,秦木那都是自己哥们。”

        “当时这小子肾虚,我用元清宗的独门通气法把他给治好了。”

        “肾是好了,但他还有阳虚的底子,根本当不了真男人,我又帮他……”

        就这样,他把自己如何用相术帮助孙志旺重新“站”起来的事迹洋洋洒洒说了一遍。

        秦木听着只能忍笑,毕竟还住在人家里。

        “你哪点像个相师。”他吐槽道。

        认识奎大壮那么久,他就知道这人离经叛道,为人自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是啊,活该我被赶出来。”

        奎大壮闷声说道,不由举起大绿棒子猛灌起来,看起来又想到心事了。

        “害,那破寺庙有什么好留恋,外面的世界才精彩。”

        孙志旺劝道。

        “寺庙?”

        秦木有些诧异,看来这孙志旺只把元清宗当作是和尚呆的庙。

        这也正常,毕竟相术可不会随便暴露在外人视野里。

        “对了,奎哥这次回来是有什么宏图大计?”孙志旺问道。

        闻言,秦木不由警惕起来,反观奎大壮已经喝得五颜六色。

        “呵呵好说,回来就是要在京城大展拳脚,闯出一席之地,打那群老家伙的脸!”

        秦木连忙按住他道:“你喝多了,别胡说八道了。”

        “我没喝多!你敢说你来这没有野心?而且你野心比我大多了!”

        听奎大壮一说,孙志旺的注意力不由放在秦木身上。

        秦木一下子就看到对方眼里的心眼,这人肚子全是坏水!

        唯恐说多错多,在不了解之前,他不想暴露太多。

        “我得休息了,明天还有事做呢。”

        这话也不知道对谁说的,秦木说罢便躺到了一边。

        孙志旺赔着笑,还想多从奎大壮嘴里八卦,不想这厮已经醉死过去。

        实际上是秦木方才偷偷按下了他的离神穴,人瞬间就昏睡过去了。

        夜里,京城下起了大雪,直把外头的地砌高了两寸。

        屋里的秦木衣薄被浅,被冷得浑身颤抖,硬是咬着牙熬到了白天……

        一早醒来,孙志旺还是死睡,秦木便叫醒了奎大壮。

        “别睡了,现在不是安逸的时候。”

        奎大壮也不是普通人,被这么一喊,他两眼猛睁,瞬间就爆出了精光。

        “有计划了?”

        “没有,我打算用仙人指路算一卦。”

        秦木提议道。

        “那你来吧,这一课我没认真上。”

        “……”

        思索片刻,秦木从乾坤袋中取出一风干的龟壳,上面布满了纹路和裂痕。

        “仙人指路不是看云象的吗?你拿龟甲做什么?”奎大壮不解道。

        “你看外头大雪纷飞,哪里能看到云象。”

        秦木有些无语。

        “喔喔,你来,我学习一下。”

        把龟甲正方在地上,秦木在指间摸上一点朱砂,随即掐算起来。

        “腊月初四,辛酉日,吉神宜趋母仓位……”

        说着秦木问道:“你是什么生肖?”

        “我属龙。”奎大壮随口道。

        混上自己的生肖,秦木最终把朱砂抹在龟甲的第十三宿位。

        也就是龟壳的七点钟方向。

        “这就是我们遇到贵人的方向。”秦木说道。

        “什么意思?贵人站在这乌龟壳子上了?我怎么看不见?”

        奎大壮只觉有些莫名其妙。

        “去去去,把城市地图取来。”秦木没好气道。

        把地图摊开,他便举起龟甲往地图一砸。

        陈年龟壳已经脆如薄饼,一摔就四分五裂。

        而被抹上朱砂的那一块龟甲,最后滚到了地图上的一点。

        至于是哪里,秦木也不了解,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朝央区?你确认我们能在这遇到贵人?”

        “有什么问题吗?”

        “这是京城最落后的地方,一般老百姓都在那边聚居。”

        闻言,秦木也有些难以置信,但回想方才的步骤,并没有差错。

        “我应该没算错,先去一趟再说吧。”

        “行吧,什么时候动身?”

        “你属龙,今日没有吉时,我自己去一趟吧。”

        奎大壮不由嘟嘴道:

        “什么吉时凶辰,我素来不信,反正你有事就马上通知我吧。”

        “京城不适宜随处乱跑,但朝央区例外,说不定你还能感受到江城的氛围。”

        “……”

        朝央区离他们的住处并不远,毕竟都是京城房价最低的地区。

        秦木在下午四点坐了两站公交就到了。

        虽然是最落后的地方,但城市景观仍然能媲美江城市中心。

        “五行位于水中土,冲鸡煞南。”

        此时秦木身边人来人往,也不知道哪位是贵人,只好再次演算。

        得出大概位置是在水中土,而且生肖为鸡,而煞南的意思就是从北面走来。

        “水中土什么玩意?”他吐槽道。

        难道是桥?秦木突然想到,便随手拦住了一路人。

        “大爷,这附近有桥吗?”

        一听秦木口音是外地人,大爷顿时就警惕起来,也不张嘴,就指着一个方向。

        “谢谢您了大爷。”

        秦木说罢便快步走去,毕竟吉时快到了。

        走了百余米,才看到一座小桥,桥下是一条小溪,而且还是人工河。

        这京城不亏是寸金寸土,土地资源紧张到能自然景观都得人造。

        秦木走到桥上,朝着北面站着,就等有缘人来见。

        /95/95775/285142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