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品天师在线阅读 - 第108章 离开

第108章 离开

        想到对方从京城被人赶出,秦木也不好意思多问。

        但多个引路人绝对是好事,何况奎大壮的相术不俗,两人也有个照应。

        “行,但机票自己解决。”

        “成!”奎大壮咬牙切齿道。

        殊不知他们两人,连凑去京城的路费都成了问题。

        临行前,秦木打算跟段小淼交代一下关闭占卜社的问题。

        毕竟人家是体育馆“馆长”,不料对方不见人影,电话也不接。

        秦木询问了其他人,才得知她已经一个星期没上学了。

        两人虽不是好朋友,但也有互帮互助过,何况段家还是自己初到江城的贵人。

        感觉有些不妥,秦木为段家算了一卦,得知结果后他连忙往段家赶去。

        再次重临故地,早已物是人非。

        原本豪华大气的庄园,此时一片狼藉,地上尽是些琐碎杂物,外头还蹲着几个不明来路的人。

        秦木连忙跑了进去,便看见段小淼在指挥工人搬东西。

        “小淼学姐,你们家这是……?”

        看到秦木,段小淼颇为激动:

        “秦木你来得正好,爷爷离开江城前唯一在意的就再见你一面。”

        “离开江城?”

        秦木一脸茫然,随后便被带到了段傲堂的寝室。

        看着眼前这一幕,他只觉一眼万年,仿佛已经数载未见对方。

        此时的段傲堂正躺在一张高级护养病床上,身边堆满了各色检测身体数据的仪器。

        而他本人也两眼无神地躺在床上,手上脸上都插满了管子。

        看到秦木,段傲堂不由精神了几分,按动身侧的按钮,脑后的床板立刻就升了起来。

        刚坐起来他就不停朝秦木招手:“秦木,我还以为你把我这老头给忘了。”

        “怎么会,段老爷子你这是怎么了?”

        秦木迫切道。

        说起两人上次见面不过两个月前,段陆两家联合斗苏家。

        之后的结果皆大欢喜,段家也大赚了一笔,也不至于落得现在家破人亡的田地。

        “说来话长,你一定要小心陆承安!!”

        随后段傲堂一边抓着氧气机,一边跟秦木诉说这段时间他的经历。

        每说一句他便要贪婪地吸上一口,不然气就跟不上了。

        事情的变故,就在苏家垮了以后。

        坐上江城龙头后的陆承安,仍然没有消停。

        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他对江城其他有能量的企业都进行肃清。

        在弄垮苏家后,陆承安将段傲堂借出的上百亿资金连本带利奉还。

        在那之后他自认与段家撇清了关系,翻脸不认人,对段家进行无休止的商业打击。

        手段虽然光明磊落且合法,但却咄咄逼人,不留情面。

        即便段家已经低调行事,陆承安仍然把段家唯一一家老派公司给收购了。

        “那只是一家酱油厂啊!”

        激动之甚,段傲堂竖起了颤抖的手指,不知指向何方。

        “段老爷子,你消消气。”秦木抚拍着他的后背。

        段小淼也劝道:“爷爷你千万别激动,你都已经被气得中风了。”

        段傲堂缓了半天又继续说了起来……

        被陆承安的无情气得中风之后,段傲堂便被困在这庄园之内,活成了半个植物人。

        自此段家完全退出了江城商界,决定余生都靠手中的财富度日。

        但陆承安草木皆兵,连段家江城苟活也容不下。

        竟将段家庄园附近的房产和地皮买下,计划兴建发电站。

        这显然是不让段家再住下去,而且还派人在庄园外蹲守监视。

        虽然没有违法,但陆承安的所作所为,都在法律底线往上的半分位置。

        无可奈何之下,年迈的段傲堂决定认输,搬离江城。

        秦木今天来刚好就碰到他们搬家。

        听完之后,秦木心中五味杂陈,虽然知道陆承安野心雄厚,但没想到他的底线比想象中还要低。

        “如果不是我,你们两家也不会合作,陆家也不会这般霸道。”

        他感慨道。

        段傲堂摇头道:

        “别这样想,你若是不出现,我们两家都已经被苏家害死了,现在大不了只是离开江城。”

        “我们段家的财富足够三代人吃喝不愁了,我这老头子也该退下来过点养老生活。”

        “我只是担心你秦木,为人过于善良,未必是件好事,小心陆承安!”

        秦木没好气道:“他终有一天会后悔的,而且我已经跟他不相往来了。”

        “那就好,离开前见到你我就满足了。”

        段傲堂按动开关,床板又降了下去,显然是累了。

        秦木也不好多作停留,只是问道:

        “段老爷子,你们打算搬去哪里?”

        “有缘自会再相逢。”

        段傲堂神秘道。

        秦木不由苦笑,估计是某个更为落后的山水城市,毕竟段傲堂是要养老。

        告别了这位贵人,秦木对陆承安的印象又深刻了几分。

        如此一来,他更要强大起来与之抗衡。

        免得这暴走的陆承安把自己未来媳妇给玩没了。

        在寒假的前一个星期,秦木把陆月约了出来。

        两人一见面,陆月就忍不住委屈地抱住了他。

        “额,我们好像还没到那层关系吧。”

        秦木有些不知所措,只觉脸颊发烫,头皮发麻。

        “难道朋友之间也不可以拥抱吗?”

        陆月反问道。

        被反将一军,秦木只觉是自己想太多了。

        他将计就计地拍了拍对方的后背:

        “怎么了?最近受委屈了?”

        “我爸总是发起没必要的饭局,一直在制造我跟方立扬的见面机会,我好累。”

        “你爸真是有些魔怔了,整天想着一步登天。”

        秦木没好气道,对陆承安的不安瞬间被点燃。

        “这样的日子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而且他们已经在计划我和方家的订婚仪式。”

        说完陆月不由期待地看向秦木,因为他承诺过,会想办法帮自己。

        “陆月,我得去一趟京城,如果顺利的话,方家根本不用放在眼里。”

        “什么?”

        陆月满眼难以置信,即便她是陆家千金,这辈子也未有资格踏足京城。

        如若是一般人,去京城根本没人在意。

        但堂堂家族踏足京城,在刚下飞机的那一刻就会被人盯上。

        京城各大豪门的割据意识十分强烈,对外来势力极其敏感。

        这也是陆承安不敢私自在京城插旗的原因,所以才借方家搭路。

        /95/95775/285142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