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品天师在线阅读 - 第79章 破情

第79章 破情

        “喜啃咬,吐舌,暴力,这不是单纯的欲望旺盛了。”

        秦木嘀咕道,很快想到了十情术。

        如此一来,他就更加头疼了,毕竟此法不是同源同派,难以解开。

        但自古迷情咒术,只要满足对方后都会自行解开。

        看着徐萌萌难受且诱人的样子,秦木也不禁恍惚。

        “我在想什么呢!”

        他凭空喊了一声,立马练起了太极拳,以此来让自己清醒。

        阴阳调和的心境也让秦木有了冷静思考的机会,他突然想到了妙计。

        “阴阳调和!相互抵消!        ”

        既然徐萌萌欲望泛滥,那让她下头不就好了?

        秦木顿时想到了奇门中的绝情咒,如果施加在徐萌萌身上,就像冷水泼在了烈火。

        但此咒施展过后,对方很可能就会永远痛恨自己。

        虽然是两个极端,但总比现在这副媚态好。

        “不管了,事后再想办法破咒吧。”秦木无可奈何道。

        想罢他把徐萌萌的头转到床边,双手钳住其太阳穴和耳后一指的闭空穴。

        这是为了暂时锁上对方除了听觉之外的感官。

        按下后徐萌萌顿时老实了不少,因为突然身处黑暗,她的双眼也空洞起来。

        如此一来,她的听觉就变得极其敏锐。

        秦木马上在其耳边念起“破情咒。”

        “三生七世,永堕阎罗,自此淡情薄幸,左右无缘……”

        听到这咒文徐萌萌立刻就激动起来,手脚在空中乱舞。

        但秦木死死地按住她的太阳穴,唯恐她睁眼就看到自己。

        到时候破情咒就会物极必反,变成迷情咒,徐萌萌将会一辈子爱上自己。

        不断地在对方耳边吟念了不下三十遍,她终于把破情咒听了进去,最后顺利洗脑。

        直到徐萌萌熟睡地发出鼾声,秦木才后知后觉撒开了手。

        “呼……”他长舒了一口气,心想差点这妹妹一辈子就毁了。

        事后,秦木自责不已,责怪自己为什么没早点阻止这一切。

        “傻丫头,我还以为你有多聪明。”

        秦木看着熟睡的徐萌萌,一下子没忍住伸手拨弄起对方脸颊上的婴儿肉。

        这时一阵困意涌来,他也爬在了地上,靠在床边睡了起来。

        而另一边,酒吧的人员冲进包间,看到里面的狼狈状况,不由捂住了嘴巴。

        “苏少,苏少你怎么样了!”

        众人连忙把瘫倒在地苏启洋扶了起来,后者却浑身微微抽搐。

        他方才清晰地感觉到,秦少是来杀他的,但最后却没动手。

        那股隐忍内敛的杀意,比起刀子架在自己脖子上反倒更让他惊恐。

        “快!快把门都关上。”苏启洋颤声道。

        “苏少别担心,他们已经去了旁边的时钟酒店了。”酒保没好气道。

        苏启洋闻言不由拍案骂道:“好你个秦木,还在那装正人君子,最后还不是从我嘴里夺食,我呸!”

        待他一站起身,一股复杂的腥臭味便涌入众人的鼻腔,令人作呕。

        “什么味道啊。”有人问道。

        苏启洋摆手道:“废话少说,马上给我安排一个新的包间,再给我叫十个女人来服务我,我现在火气很大!”

        被秦木横刀夺爱,他现在只想尽情发泄。

        另一方面,他不相信自己修为废了。

        想着刚才只是太害怕,所以没有状态。

        金钱的魔力真是强大,不出半个小时,十个女孩就排队进了苏启洋的包间。

        此时他已经洗了个香澡,还换了一身金灿灿的睡袍,俨然把自己当成了皇上。

        “你们两个,来给我按摩,你,你,来给我喂水果,你!来蹲下……”

        苏启洋美滋滋地把十个女生的岗位安排好,脑袋一仰便享受起来。

        喝着美酒唱着歌,瞬间就把刚才的不痛快抛诸于脑后。

        只是不知过了多久,蹲下的那个小妹不由发出了抱怨。

        “苏少,今天你是不是累了?”

        快睡着的苏启洋一愣,才发现自己身下还有一人,自己却没有任何感觉。

        “放你的屁!你苏哥哥威风得很,是你业务水平退步了!换你来!”

        苏启洋换了一人上岗,并且用心去感受,但结果仍旧一样。

        仿佛是全身的血液都避开他的下体流通,他的棒棒糖根本没有半点“起色”。

        他慌张道:“你不行!换你们两个来!不!三个一起来!”

        不知忙活了多久,苏启洋额头上已经汗如雨下,女人们不禁怨声载道。

        就在他彷徨之际,众人突然发出了尖叫。

        “啊!!苏少你在干什么?!”

        苏启洋低头看去,自己竟然在撒尿,而且后庭也失守,竟然窜起了稀。

        这整个过程他都毫无知觉,所有排泄物都自己溜了出来。

        自己竟然大小便失禁了?

        他崩溃地踹开所有人,对于淫欲无度的他来说,这是最致命毒辣的打击!

        自己的下半身除了走路,竟然失去了所有功能??

        “不!不可能的!我这辈子不可能就这样!”

        苏启洋失控道,他猛灌了两杯洋酒,不料下体却尿得更快了。

        原来不仅仅是大小便失禁,连肾功能都毁坏了。

        他现在连尿液也储存不了,吃喝多少拉多少?

        苏启洋绝望地掐着自己的脖子,此时此刻只想把自己弄死。

        这时酒吧人员冲了进来将其制服,这才保住了他的小命。

        “让我死!老子不想活了!”

        不管苏启洋喊什么,众人只想着把自家金主保住。

        嗅到房间里的屎尿味,他们才知道方才第一个包间的气味是什么……

        最后还是打手一记手刀打晕了苏启洋,这厮才安睡过去。

        但估计醒来之后会又再闹起来……

        不得不说,秦木此计毒辣无比,足以看出有多痛恨这个人渣。

        不出意外的话,苏启洋下半辈子都得在装有便盆和尿袋的轮椅上渡过……

        江城的照常升起,不能秦木自然醒来,一个枕头就砸醒了他。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马上给我滚出去!”

        秦木一愣,睁眼便看到徐萌萌叉着腰质问自己。

        他下意识回道:“我是秦木哥哥啊!萌萌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不认识什么秦木!萌萌也不是你叫的,你以为我跟你很熟吗?”

        徐萌萌冷漠道。

        一阵恍惚,秦木才想起徐萌萌现在中了六亲不认的破情咒,对施咒者会冷酷无情。

        /95/95775/285142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