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品天师在线阅读 - 第35章 续命

第35章 续命

        说罢,两位客人眼里都充满了惧色。

        因为在他们眼里,相师就是如同神仙一般的存在。

        玩弄权术的政客,商计百出的巨商都不如相师的手段凶险。

        怕是翻手间,就能通过道相暗术,为某一家族改命降运,一夜之间使其四分五裂。

        闻言,陆承安脸色突然黯淡,心一下子沉到谷底。

        他陆家安份守己却遭人暗算,甚至到死也不知道死在谁手上,这让他十分冤屈。

        两人也深知陆家命不久矣,今天肯来提醒已经是念在情分上,说完他们就起身道别,唯恐再有牵连。

        待他们离去,陆家是死一般的寂静。

        这时陆风灰溜溜地走来,请示道:“爸,我们澳国的分公司刚建立,还没稳住阵脚,我想过去帮忙……”

        还没说完,陆承安便拍案骂道:“白眼狼!见家里有事,你现在是想走了?”

        “爸,我不是这个意思……”

        “滚吧!赶紧滚!我看这个家垮了,你还能不能置身事外!”

        陆风惊喜道:“那您是同意了?谢谢爸!我保证把分公司经营好!”

        说罢陆风便马上离去收拾行李,完全没听进半个字。

        陆承安心如刀割,长子陆山和陆月连忙过来安慰。

        “爸,不要太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陆山劝道。

        “你们……你们也走吧,对付我们的人手段毒辣,怕是不仅要陆家的一切,还要陆家人的命!”

        陆承安痛苦道。

        虽然他们陆家人目前安然无恙,但也有员工和游客因为陆家而受到伤亡。

        “爸!我和大哥是不会离开你的!”陆月认真道。

        看着两个子女如此懂事,陆承安颇为感动。

        这时陆风拖着行李出来,手中还拿着一份文件。

        “爸,把这签了吧,您的大恩大德我绝不会忘的!”

        看到那份公司股权转让书,陆承安缓和的心情瞬间又炸裂了。

        “你个畜生!陆家未亡,我陆承安还活着,你就想分我的家产!岂有此理!”

        一股钻心之痛席卷着陆承安,他捂着胸口甚是痛苦。

        “求你了,爸!陆家惹了不该得罪的人,财产迟早都得拱手相让,你不如分我一半,我逃到国外绝不会有事!”

        陆风拍着胸口,说得理直气壮,陆承安气得当场一脚踹了过去。

        直把陆风踹出两米远,但后者丝毫没有生气,仍旧死缠烂打。

        看着这一幕,一直坐在旁边当透明人的秦木也觉荒唐,不由怀念起亲人和乡亲身上的那份淳朴。

        毕竟是人家的家事,他只能干瞪眼看着。

        不得不说,这陆风这不是个人。

        这一脚虽解气,但陆承安忽觉昏头转向,胸口发闷,完全吸不上气,心脏突发猛痛,像被人当纸团那样揉。

        “糟了,爸的老毛病又犯了。”陆山惊恐道。

        陆月连忙呼叫救护车,而罪魁祸首陆风也慌得爬起就跑。

        很快,陆承安动静越来越小,不处理怕是要不行了,但救护车迟迟未到。

        两人不知所措,不由看向了秦木。

        “秦木,求求你,帮帮我爸。”陆月眼含泪光。

        秦木尴尬道:“抱歉,我只能治那玩意……要不你们试试那个电视上说的心肺复苏?”

        陆家兄妹闻言叹了一口气,毕竟陆承安还没到心脏骤停,呼吸停止的地步。

        陆山无奈道:“现在就用心肺复苏只会造成致死性心律失常,加速死亡。”

        看到秦木是真的不懂,两人顿时失落,目光放在父亲身上只剩祈祷。

        陆月不甘心地问道:“秦木,你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看着陆承安鼻息渐弱,秦木不由动容,他是心善之人,看不得这种场面。

        只好咬牙道:“我没有把握,但我尽量试试吧。”

        “好!”

        尝试总比什么都不做有用,陆月果断答应下来。

        秦木冷静道:“情况危急,我的办法需要花费点时间,我得先为陆先生续会命,家中可有白烛?”

        “我去取!”陆月撒腿就跑。

        看到去的是陆月,秦木暗自庆幸,他转头看向陆山,细声说道:

        “添的寿不会白来,得借。你……?”

        陆山瞬间明白秦木的意思,毫不犹豫道:“我借。”

        “借你七分钟,你就少七年命,你确定愿意吗?”秦木确认道。

        听到七年的字眼,陆山突然眼神躲闪。

        这点细节被秦木捕捉到了,难免猜测他亦是贪生怕死之人。

        这陆山正值壮年,才四十出头,七年对他来说影响并不大,只看他愿不愿意了。

        此时陆月拿着白烛回来,打破了陆山的思绪,他沉声道:“我愿意。”

        陆月不解道:“愿意什么?”

        “没事,我们事不宜迟,陆山先生,把你的脉搏紧贴在你父亲锁骨往下四指的膻中位处。”

        闻言,陆山没有半点迟疑照做,秦木也点燃了白烛,竖放在了陆承安身上同为七星阵的命门位之上。

        此为七星续命术,当年孔明也以此术续命12年之长,但借的是谁的命,无人得知。

        当白烛触及命门,陆山跳动的脉搏紧贴膻中位,如若白烛正常燃烧,借命便自动开始。

        秦木死盯着焰火,不料火光却渐渐微弱下来,他顿时难以置信地看向陆山。

        “见鬼了!你们陆家怎么回事?快把你的手拿开!”他着急道。

        陆山迷惑不已:“怎么了?快让我救我父亲!”

        “救个屁啊,你自身都难保!”秦木直接甩开了他的手。

        陆山一愣,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倒也不再说话。

        命还是得有人来续,他下意识地看向陆月,一秒过后便移开了目光。

        秦木深知总不能折自己未来媳妇的阳寿。

        “服了,我真是前世欠你们陆家的。”

        说罢秦木将自己的手腕贴了上去,脸上瞬间青筋暴起,仿佛有台吸尘机再吸扯着他的心脏。

        他呼吸顿时异常困难,几乎与陆承安是同样的感觉。

        看到秦木出手,陆山内疚不已,同时眼里尽是钦佩之色。

        “原来是这种感觉。”秦木苦笑道。

        续命术需要借七秒,续七分,折七年。

        严谨地数了七秒后,秦木当机立断抽开了手,唯恐多被借走一年。

        他暴汗不已,艰难道:“去,去抓一只癞蛤蟆来,快!”

        /95/95775/270387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