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品天师在线阅读 - 第21章 招魂

第21章 招魂

        此时秦木已经摇不动招魂幡,因为铜铃沉甸甸地坠了下来,仿佛里面装了某种重物。

        他咧嘴笑道:“没想到这丫头人没上车,魂却跟着过山车飞了一圈。”

        得知徐萌萌的一魂已经从刚刚经过的过山车下来,秦木取下了铜铃中黄纸。

        他将黄纸摊开,盖在了徐萌萌的额头上,用掌心一拍,中气含于舌底,喊道:“回去!”

        这一拍,直接把徐萌萌拍昏过去,无力地软倒在秦木怀里。

        后者连忙接住,死掐人中,徐萌萌很快就缓缓睁眼,只觉刚才做了一场梦。

        当第一眼看到的是秦木时,她顿时就哭了起来,钻进对方怀里委屈道:

        “臭秦木死秦木你去哪里了!我喊了你多次,找了你好久,你就是不理我!呜呜呜……”

        徐萌萌不停锤着秦木的胸口,锤到最后却把他给抱住了。

        秦木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笑道:“谁让你叫我名字,没大没小,说了得叫哥!那样我就听见了。”

        看着面前温柔宠溺自己的秦木,徐萌萌突然一阵恍惚,眼神也微妙地变化起来。

        自己似乎不想叫秦木作哥哥……

        此时陆月再次带着管理处赶来,这一天她是没消停过了。

        看着月台相拥的两人,陆月有些错愕,心中竟然有些异样的酸楚。

        自己这是怎么了?

        但很快,过山车的呼啸声把她从思绪中拉回。

        “秦先生,你们还好吗?是又发生什么事了?”

        “目前来说还好,只是你们的游乐设施又出问题了。”秦木冷漠道。

        这时有下属在陆月耳边提醒,秦木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他们乐园设施有问题的事。

        陆月闻言不由焦急,这个言论将会严重影响乐园的声誉。

        她自信道:“秦先生这是不可能的,上次之后我们就派工程师检查翻修了整个乐园,检测记录还在。”

        “不是天灾,就是人祸,你们自己搞清楚。”

        秦木松开了徐萌萌,但对方仍躲在他身后扯着衣尾,惊魂未定。

        这时过山车终于被弄停,操作员从控制室垂头走出,甚是心虚。

        “对不起陆经理!是我不小心打翻了水杯,造成电机短路,过山车才失控了。”他内疚道。

        果然,上次是天灾,这次是人祸!

        陆月心情糟糕,气得胸口此起彼伏,她指骂道:

        “怎么会连这种低级错误都能发生!你明天不用上班了!”

        操作员连忙哀求,毕竟这份工作对他来说非常重要。

        秦木低沉道:“没必要,这人祸实则也是天灾,今晚这事谁也阻止不了,他不过刚好在这岗位当了替罪羊。”

        “你的意思……?”陆月一阵后怕。

        “嗯。”秦木只是神秘地点了点头。

        陆月身躯一个踉跄,差点没支撑过来,秦木连忙拉住了她的手。

        “陆经理你还好吧?”

        “看来乐园是没办法再开了,自开园后就状况百出,我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陆月无力道。

        秦木看了一眼天上的血星,仍然没有褪去血色,他建议道:

        “暂时休园吧,你这里怪异得很,今天若不是我在,定会闹出人命。”

        “好,现在只能这样了。”

        陆月答应下来,便通知下属疏散游客离去,门票全退!

        秦木也不想呆在此处,唯恐血星随时降灾,便带着徐萌萌默默离去。

        两人随后去吃了火锅,这才让那徐大小姐恢复了些元气。

        一路上,她紧紧地挽住了秦木的手,那样她才会感受到踏实的安全感。

        但由于挽得太紧,胸前的鼓胀一直挤压秦木的手臂。

        那曼妙奇异的触感让未经人事的秦木道心大乱,汗毛根立。

        欲要挣脱,徐萌萌却又闹了。

        没办法熬到了家门口,却被等候已久的徐世绩抓了个正着。

        “你们终于回来了,这都几点了!是不是想吓死我!诶?你们这是……”

        看到两人贴在一块,徐世绩眼珠子都快突出来了。

        秦木一惊,连忙抽出了手,解释道:“徐叔叔,今天萌萌玩得太累,差点就走不动了,我是背着她回来的。”

        但这个解释显然不现实,不想徐世绩却没生气,反而眯眼露出了笑意。

        “嘿嘿,年轻人嘛,叔都懂!而且你们的年纪正合适。”

        “你是长卿的儿子,把萌萌托付给你我也非常放心。”

        “不过我女儿可是出了名的刁蛮难养,你可得有心理准备喔。”

        徐世绩兴奋道,仿佛事情已经板上钉钉。

        “叔你真的误会了!我们……”

        “没事没事,我知道你们不好意思承认,叔是我过来人了。”

        秦木脸都快烫熟了,他求助地看向徐萌萌,希望她说两句澄清。

        不想对方却躲到了他身后,一脸娇羞。

        卧槽啊!姑奶奶你可千万别这样啊,这下我跳入黄河都洗不清了!

        看到这一幕徐世绩笑意更是浓郁,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

        “……”

        这一晚,秦木彻底失眠了。

        第二天一早,他早早起床去上班,生怕碰到徐萌萌尴尬。

        不想走到客厅,徐萌萌便呼喊着让他过来吃早饭。

        “秦木哥哥,你起来啦?我给你做了早饭。”

        这称呼结合了哥哥和秦木的名字,徐萌萌喊得是格外的甜。

        一旁的徐世绩也是一脸醋意:“哼,我家徐大小姐从小就娇生惯养,没想到会竟然亲手给你小子做早餐!”

        “叔我要迟到了,你们吃吧。”

        随即秦木撒腿就跑,留下两人一脸茫然。

        徐世绩是他敬重的长辈,他只把徐萌萌当作是自己的妹妹。

        对于情爱之事,秦木是一点心思都没有,毕竟他到江城有更为重要之事。

        回到公司,秦木踏实地依靠在业务部部长的大班椅上,这可是他艰难爬上来的位置。

        不想陆风却径直地推门而入,丝毫没把他放在眼里。

        “陆经理,希望你以后能尊重我一下,进我的办公室先敲门。”秦木不悦道。

        以前他是业务员可以任劳任怨,但现在他是部长,也能陆风叫一下板了。

        陆风不屑道:“真把自己当部长了?恐怕这大班椅你坐不热了,你已经被陆升解雇了!”

        秦木猛然站起,质问道:“凭什么解雇我?我对公司贡献颇高,何错之有?”

        /95/95775/269396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