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品天师在线阅读 - 第13章 掌纹

第13章 掌纹

        秦木并不介意,对于这种能省钱的好事,他是多多益善。

        一路上秦木沉默不语,让陆月一个女生甚是尴尬,她只好没话找话:

        “秦先生,你的工资我已算好,工作三天工资一共是三百,我待会就直接付给你。”

        秦木简单回道:“谢谢。”

        “额……”

        陆月又是一阵沉默,硬着头皮继续道:

        “我觉得公司给你定的工资太低了,这点我会反馈的。”

        “我觉得已经很多了,何况我是兼职。”秦木说道。

        陆月还想要多交流,突然秦木就指着前面示意她停车。

        “我到了,谢谢。”

        “啊,你住这里?”

        看着身旁的别墅区,陆月有些难以置信。

        “有什么问题吗?”秦木诧异道,说着便下了车。

        对于自己这个所谓的未婚妻,或许是因为其家人的缘故,秦木并无太多好感。

        但天机姻缘乃定数,他也只能静待其变。

        “没……没有。”

        陆月连忙追下车,从钱包里夹出三张票子递给秦木。

        后者欣然接过,心情显然好了不少,心想终于不用啃馒头了。

        不想这一幕却被身后别墅二楼的一双眼睛看到,不由暗呼恶心。

        待秦木一进家门,就有人扔来了他的行李袋,他手疾眼快,一手便抓住了。

        “没想到你做的是这种勾当!太肮脏了!我家绝不容许你这样的人存在!”

        只见徐萌萌叉着腰对他破口大骂,胸前因为喘气此时剧烈起伏着,让秦木不由分神。

        “徐大小姐,我又怎么招惹你了。”秦木没好气道。

        “别扯开话题,你说你每天早出晚归,回来就一身疲倦,你说你干什么去了!”

        秦木无语道:“我干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你还不承认,我刚刚都看到那富婆开着玛莎拉蒂送你回家,到了还给你付钱,你们两个还不是……?”

        徐萌萌跺着脚,嘴巴气愤愤地努起,可爱的样子丝毫没有一点震慑力。

        想起刚才的画面,秦木突然就明白对方误会了什么。

        他坏笑道:“没想到你年纪小小还懂得挺多,那你倒是说说,我跟她是什么关系?”

        “就是……就是她付你钱,然后让你做任何事!”

        “做什么事?你倒是说啊。”秦木步步逼近。

        徐萌萌此时脸羞红得都快渗出血来:“你!你是大流氓!”

        说罢她便撒腿而去,跳进了房间,唯恐被秦木吃掉。

        看到这一幕秦木不由抱腹大笑,也懒得去解释什么,他最不在意的就是被人误会。

        这天夜里,秦木难得能睡个安稳觉,窗外天边一抹闪光却打在了他脸上。

        这是普通人无法捕捉的亮光,远看似星光闪烁,唯独秦木看出那星光泛着诡异的红。

        “血星降灾?”他下意识想到。

        说是有灾祸降临,但终究不关自己的事。

        秦木想罢便要倒头大睡,无奈辗转反侧,无法入眠。

        这般星相无人看懂,但他既然捕捉到了,就无法当没事发生。

        “算一卦吧。”他无奈道,突然好奇这灾祸会降到江城何处。

        秦木此时看向浩瀚星空,眼前便自然浮现出一副黄道二十八星宿图。

        而血星的位置恰好对应的是第十六星宿区域中的天娱星,此星直接联系着人们的娱乐消遣之事。

        可以是酒吧,ktv,网吧等等。

        但这并不够准确,他从背包掏出了江城的地图,这是平日跑业务怕迷路所用。

        随即秦木目光如炬,两神如狙看在地图上,黄道二十八星宿图如全息投影般打在地图上。

        再次对应天娱星的位置,在地图上竟然是一个熟悉的地方。

        “陆趣游乐园?”他惊讶道,是自己到达江城的首站,也是自己未婚妻的产业。

        想到那个地方上次才生过异端,此次又有血腥降灾,怕不是一块福地。

        也不知道陆家当时是怎么想的,建游乐园也不知道找高人挑一块宝地。

        得知血星降灾的是跟自己有关系的人,这下秦木是更无法高高挂起了。

        “服了,我还是抽空去看看吧。”他嘀咕道。

        一夜无梦,第二天秦木照常上班,早餐也换成了豆浆油条,有滋有味。

        由于工作变动,他也只好先回公司候命。

        再次踏入公司,秦木的背后也多了许多道目光。

        “那不是连陆董都毕恭毕敬的小子吗?真不到他是什么来头。”

        “我阿姨是江中宴的服务员,听说昨天陆总在包间向他下跪了?”

        “卧槽?这人肯定来头不小啊,我们可千万不能得罪。”

        音量虽小,但秦木平日修身养性,心中无浊,耳清目明,素有听八方,观玄虚的奇力,将众人闲言听得一清二楚。

        随后他端坐在业务部,想到这刘胖子被解雇了,也不知道谁来给自己分派工作。

        很快一串急促的脚步响彻走廊,步步沉重且燥。

        只见陆风快步走向业务部,众人见状直呼有好戏看。

        谁不知道自家陆总是出了名的横行霸道,在当上老总前可是江城数一数二的恶霸富二代。

        雇人群殴,危险驾驶,甚至是袭警也不在话下,陆承安以前可没少给他擦屁股。

        这也陆承安为何看不起陆风的历史原因,即便是当上了老总,他的嚣张也时常暴露。

        “陆董现在不在公司,看来姓秦那小子要遭殃了。”众人断言道。

        不出意外,陆风拧开了业务部的门,竟然平静地走了进去,随后把门给锁上了,令人浮想联翩。

        看到秦木,陆风当即露出笑意:“秦先生,你可真早,这个月的优秀员工我投你一票!”

        这话属实尴尬,秦木嘴角抽了抽,还是以臣仆的语气问道:

        “陆总可是来给我指派工作的?尽情安排就好,毕竟话我昨天已经说得很清楚。”

        “是的,家父也再三叮嘱要把秦先生当正常员工看待,以前是我心胸狭隘,希望你别放心上,以后我们就是好同事。”

        陆风的语气甚是诚恳,让秦木颇为意外。

        估计是陆承安昨晚施加了不少压力,看样子这陆风暂时不会再为难自己。

        见状秦木也露出笑容:“如此甚好,请问陆总我以后的工作是什么?”

        /95/95775/268318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