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婚当天,她身穿喜服带暴君逆天改命在线阅读 - 第25章 按照家规,该掌嘴!

第25章 按照家规,该掌嘴!

        司袅袅一下冲出来,“大胆!司羡鱼你居然敢诅咒老太君!简直大逆不道!按照家法,就算是把你打死了也是活该!”

        “哦?”司羡鱼突然一步上前,下一瞬手里就翻出了一把手术刀,抵着老太君的脖子,“那可不行,我怎么能让老太君白发人送黑发人呢?要走,也是老太君走在前面。”

        “你、你疯了吗!司羡鱼!我是你祖母!”老太君一辈子风风雨雨,还没有遇见过这样的场景。

        她老人家汗都下来了,又气又急,还有一丝几十年都快没有的心慌!

        司羡鱼低头轻笑,“您有把我当做是孙女吗?没有吧,从我回来第一天到现在,您看我的眼神里除了挑剔就只有挑剔,我即便有一千一万的不是,您不喜欢我,眼不见心不烦就是了,可您为什么非要我不好过呢,嗯?”

        她修长如玉的手指微微偏转了个角度。

        老太君顿时感觉脖子上一痛,有温热的血流了出来……

        “别!!!别杀我!咱们有话好说,祖母承认……刚才对你说话是大声了一点,但是祖母也没有真的想责罚你,就是……就是吓唬吓唬你,想让你学好而已啊!”

        老太君拼命飞快转动脑筋。

        一边心里后悔不迭,当初为什么要把这个孙女接回来?

        在外面流落了这么多年,根本就废了!接回来也是个败坏家族名声的玩意,还不如让她死在外头!

        司羡鱼眉梢一扬,“可是我不喜欢,我真的被吓到了啊。”

        司袅袅咬牙切齿,“司羡鱼!你到底想怎么样!”

        司羡鱼惊讶地捂住胸口,“你好凶啊,我在和老太君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这样贸然打断长辈说话的,按照家规,又该怎么处置?”

        一屋子的寂静。

        柳叶刀微微一偏,“嗯?”

        老太君吓得失声尖叫,“掌嘴!按照家规该掌嘴!”

        司羡鱼颔首,“请吧。”

        司袅袅,“啊?”

        司羡鱼轻轻抬头,目光环视过屋里的所有奴婢,包括司袅袅,“老太君都说了,按照家规该掌嘴,你们是没听见老太君的话,还是故意忤逆她的意思?”

        “老太君只说了袅袅小姐一人,什么时候说我们也要掌嘴了?”老嬷嬷一个嘴快。

        司袅袅瞬间瞪了过去,“曹嬷嬷你什么意思?!”

        老嬷嬷一噎。

        “哦是吗?”司羡鱼推了老太君一把,“那是刚才说错了,麻烦老太君再说一遍。”

        再说一遍?还能这么操作?!

        老太君连忙张口呵斥,“吵什么!掌嘴!通通给我掌嘴!”

        很快,静心苑里传来此起彼伏的耳光声。

        即便是站在院门口都能听得见里面时不时传出的惨叫声。

        “经过”门口的司音音闻声,刚踏出的脚步一下子收了回来。

        门口的丫鬟好心提醒,“二小姐,你还是别进去了,老太君这会正在气头上呢。”

        另一个说,“可不是,那个乡下来的羡鱼小姐可真有本事,才来几天啊,就能把老太君气成这个样子。”

        “这到底不是在丞相府长大的小姐,就是……咳!”本来想说就是“不行”,丫鬟看到这里还站着个司音音,赶紧改了口,“就是和老太君不怎么亲近。”

        听到司羡鱼在里面受苦,司音音心下已经满意了。

        也原本就没有打算真的进去。

        于是装作真的被里面的动静吓到的模样,弱弱道,“……那我一会再来给老太君请安。”

        “是什么人在里面哭嚎?你们司家的主子表面菩萨心肠,私下竟然有这种癖好?”

        突然一道低沉微哑的声音出现在身后。

        司音音吓了一大跳,刚要回头,却被人扣住了脖子。

        司音音急得大叫,“大胆狂徒!这里可是丞相府,我是相府千金,也容你放肆,你是不想活了吗!”

        刚才那两个丫鬟却是同时面色一变,膝盖一弯就“扑通”跪倒在地,“参、参见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

        司音音不敢置信。

        恰好此时后颈的力道一松。

        她回过头的一瞬,就看到了凤临渊那张脸,看似羸弱,却处处透着锋利,如同一把开了刃,淬了毒的刀!

        司音音一瞬间浑身的血液都冻结,脑海里划过凤临渊往日那些渗人的“丰功伟绩”!

        凤临渊皱眉,“司音音,你怎么这么怕我?如果不是你姐姐突然回来,你这会,可都应该是我的太子妃了。”

        司音音匆忙跪下,“臣女不知道是太子殿下大驾光临!请太子殿下恕罪!臣女刚才的话都是无心的!而、而且,殿下大婚当日中毒的时候,臣女还第一时间喊了人来。”

        “哦?”凤临渊俯身,手指勾起司音音颊边的一缕发,缠绕一圈又一圈,“这么说,你难道是在挟恩图报吗?”

        “没有!臣女绝对没有这个意思,臣女的意思是、是臣女对殿下绝对没有任何不敬的意思!”司音音的半边身体都麻了,就从那缕被缠绕的头发开始,一路延伸到头皮、脖子、手臂、身体……

        “啊!”

        里头突然传来一声痛呼。

        凤临渊的手一收,起身,“本宫最喜欢瞧热闹了,走,进去看看。”

        他身后的侍卫立刻快步跟上。

        司音音连忙爬起来,赶紧朝里面大喊,“太子殿下驾到!”

        凤临渊一步跨进大门。

        里面的人同时一呆,全都扭着头朝门口看过来。

        凤临渊沉默了一秒钟,然后看到了,传说中,应该被摁在地上狠狠挨打的司羡鱼,此刻正拿把刀子抵着司家老太君的……脖子?

        “咳!”司羡鱼飞快一收手,柳叶刀转瞬收入空间,顺带在老太君脖子上抹了一下。

        司老太君一瞬间就像看到了救星,眼泪鼻涕汹涌而出,直扑过来就跪,“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救命啊!我这孙女疯了!她要杀了我啊!快让人把她抓起来!按照律法,这样的不肖子孙就该凌迟处死!”

        凤临渊衣袖一震,负到身后,“司羡鱼,你无法无天也要有个限度,得罪了本宫还不算,连自家祖母都不放过?来人呐,给本宫带走!”

        /132/132585/313296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