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术杂谈在线阅读 - 第227章 不是三岁小儿

第227章 不是三岁小儿

        我心中暗惊,难道说作为黑煞黑衣鬼王的萧十三。

        曾经来过这里。

        我不禁回想。

        之前,苗老蛇赶蛇去毒山,在云中寨献祭诡神蛊,就是受到萧十三的邀请。

        同样,白剑飞把苗小宝当成五行木尸,养在毒山之中,显然也是受萧十三的指控。

        而苗小宝又恰恰是从苗人谷出来的。

        我心中有了结论,萧十三曾经来过蛇骨庙。

        说不定,与这只阴阳蛇蛊,达成某种交易。

        不管怎样。

        从我见到鬼王面具这一刻开始,就不打算放过这只老蛊。

        我决定先试试他的口风,说:“莫非,这些蛊虫,是你养的?真是令人惊叹,湘西大山之中,竟有老蛊学人的样子,封罐养蛊。你真是破天荒头一遭。若不是咱们结下梁子,我真想跟你结为朋友。”

        之前蛇大仙也试着自己养蛊。

        可他毕竟是修成的妖物。

        而,阴阳蛇蛊本身却是蛊虫。

        他带着几分骄傲,说:“不完全是我养的。但是,我知道如何养出毒蛊。我还能操控蛊虫。说句不客气的话,湘西大地上,我不是最厉害的蛊虫,却是最聪明的蛊虫。”

        我深吸了一口气,故意说:“看来,我们都会死在这里。那个狰狞的鬼面具,是用来镇蛊的,还是帮助你养蛊的法器?”

        老蛊阴沉回道:“问多了吧。”

        我深深地凝视着老蛊,他一半白一半黑,的确是阴阳两种颜色。

        但是,他幻化成人的形态,并不稳定。

        从蛊虫变成人魂,需要各种怨念以及活人的阳气。

        但是,要健全人魂,则需要魂魄。

        而且,必须是能够承受蛊虫蛊毒的强大魂魄。

        我问道:“我想,肯定是你让苗小宝收集各个寨子的蛊神!”

        他笑着说:“那是当然。我要想完全成为人的形态,需要一些强大的阴魂。一般魂魄,沾到我就会魂飞魄散。十三峒老蛊神,就是最佳选择。”

        正中我的推测。

        现在看来,苗小宝是受阴阳蛇蛊控制,才出手击杀收服各寨子的蛊神。

        可他,并没有把老蛊神交出来。

        而是留了一手。

        我朝前走去:“我身上带有一缕魂魄,比那些老蛊神的魂魄都要厉害,你找那些老蛊神,还不如拿走我身上那一缕魂魄。你要是喜欢,我可以代替这位姑娘。”

        老蛊阴冷地说:“你再上前,她马上就会死。她身子让毒血喂养,魂魄能受得住我的蛊毒。”

        我哈哈大笑:“你有这么多蛊虫,杀我易如反掌。连我上前代替她,你都不敢。”

        “你看她身受重伤,马上就要暴毙而亡。这样的魂魄虚弱不堪,又怎么能为你所用。”

        郭骄阳眼眸动了一下。

        那老蛊咯咯怪叫:“人类最喜欢耍滑头。保不齐,你在忽悠我。”

        我收起本命蛊煞气,将身上的骨刀,各种东西都取下来放在地上,举起双手:“你学会人类的灵智,就该懂得审时度势。你看我身上多出来的一缕魂魄,够不够强大。”

        老蛊朝我看过来,两双眼珠子微微一颤:“你所携带的魂魄,怎么如此之强?比你本人还要强大。”

        我说:“怎么样。我上前,你放她一条生路。”

        老蛊眼珠一转,略显尖削的脑袋扭动,说:“你转过身去,然后慢慢地往后退。我要确保你不生出歹念,才会让你们交换。”

        我耸耸肩膀,说:“你太谨慎。”

        顿了顿,说:“不过,你若是不谨慎,只怕早就让人斩杀了。”

        就在我准备转身之际。

        郭骄阳大声喊道:“站住。我不需要你救。若不是你毁掉五毒献瑞,我早就活着离开这里,不至于跟着你颠沛流离。我不想欠你人情,让我死就可以。”

        我骂道:“你给我闭嘴。我们爷们说事,你一个女子插什么嘴。真是晦气。”

        随即对老蛊说:“你吞下她的魂魄,只会一辈子倒霉。”

        老蛊眼珠一转,说道:“你不过是让我觉得女子不吉利,赶紧把她放掉,然后看准时机马上动手。省省吧,我又不是三岁小儿。”

        从一只老蛊口中,听到“不是三岁小儿”。

        还真是无比的滑稽。

        “看来骗不了你。我是真心与你交换人质的。”

        我转过身,背对着他们,缓缓地后退。

        我约莫退了七步。

        “小子,你真是天真可爱。我能吞两个人的阳气和魂魄,为何要放掉她。成年人不会做选择,能要全部要。”

        “我送你一句话,强龙不压地头蛇,就算你在外面如何厉害。在我这里,是龙得盘着,是虎得卧着。”

        老蛊操控一股煞气缠在我身上,一把将我拉住,跟着掐住我的脖子,哈哈大笑。

        话声一落,便听到三个罐子裂开。

        房间灯火晃动。

        我看不到身后发生什么。

        但我,确定情况变得严峻。

        这间养蛊石屋之中,有三只以上的蛊虫,开始苏醒。

        郭骄阳叹了一口气,说:“你玩砸了吧!”

        我笑了一声,转头看着郭骄阳,说:“郭姑娘,砸就砸吧。咱们要是一起死掉,黄泉路上还能做个伴。总好过,你孤零零一人上路。”

        “它吞掉我们魂魄,还走个鬼的黄泉路。”郭骄阳沮丧地说,“看来我的劫难是要应在苗疆。”

        我没有再与郭骄阳说下去。

        我伸手一指,说道:“老蛊,告诉我,那张面具,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如果,你能说清楚。我兴许,还能给你留条活路,让你有改过自新的机会。强龙不压地头蛇是句俗话。可是也有另外一句俗语,不是猛龙不过江。”

        不知道,是不是他觉得我在说大话,要给自己找面子。

        老蛊没有生气,反而平静地说:“是我一位老友送给我的,也是他帮我养蛊虫。没有他,我很难化成人形。”

        我问:“是不是叫做萧十三?”

        问完之后,我明显感觉,老蛊的毒瘴气出现凝滞,掐着我的力气陡然变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