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极品老妇,带着全家去逃荒在线阅读 - 第170章 玄凤

第170章 玄凤

        第二天,叶初秋便让五凤穿上四虎从前的衣裳,作为四虎的书童,跟他一块去私塾

        因为不放心,叶初秋还亲自陪他们过去,路上,她同五凤说道:“五凤,娘知道你平日里虽然寡言少语,但却是个极有主见的孩子,四虎在学堂,还得劳你多多照看了。”

        听了叶初秋的话,五凤还没说话,倒是四虎有些难为情起来,“娘,昨天听了您的一番话,我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同窗们说我乡巴佬,我不理就是了;那些夫子若是讨厌我,我装作听不懂就是了,我会低头向他们请教,学习他们的知识;那些书童若敢欺负我,我就让妹妹打回去!”

        “这就对了!”

        叶初秋听了四虎的话,连连点头,“只要放下廉价的自尊,厚起脸皮来,一切都不是事,是不是?”

        “娘,你放心吧,我不会再跟之前一样,因为别人几句话而难过了。”

        林四虎重重地点头,又看向五凤,“五凤,你跟哥哥去了学堂后,看到别人欺负哥哥,也不要贸贸然的动手,听哥哥暗示知道了吗?”

        “那你要不要商量几个手势来?”

        叶初秋便在一旁提建议,“比如说咱们伸起一根手指,是小惩大诫;两根是力道重点;伸出三根是往死里打;手掌往下压是暂且稍安勿躁?”

        “还是娘聪明,那咱们就商量一套手势来。”林四虎说着,跟五凤在一旁嘀咕了起来。

        嘀咕了过后,五凤突然说道:“娘,四虎在学堂有了新的名字,那我呢?”

        “那娘给你取个大名吧,你喜欢温柔点的,还是霸气点,还是清冷点的名字?”叶初秋问道。

        “清冷霸气的。”

        “那就叫冷霸?”叶初秋说道。

        五凤一脸无奈,“娘~”

        “哈哈哈~”

        叶初秋也被自己取的这个名字给逗笑了,好半天她才忍住笑,“那就给你取名叫林玄卿怎么样?”

        “玄卿?”五凤对这两个字,不是很理解,叶初秋便道:“玄是玄妙的玄,卿是公卿的卿,玄卿的意思就是,天上的仙人。”

        “哇,这名字可真好听。”一旁的林四虎赞叹道,“这可比我的名字好听多了。”

        “可是这名字,犯了爹的忌讳,爹跟叔叔们的名字里,也有个青字。”五凤却是说道。

        “这有什么的?同音不同字嘛。”叶初秋说道。

        “不如,叫我玄凤吧?”五凤却是很有主见的说道:“林玄凤,你们觉得怎么样?”

        “也行。”叶初秋点头。

        五凤便说道:“这个名字里有爹取的凤字,又有娘取的玄字,而且这个玄字,刚好是五笔,以后爹若是见到我了,我一说我叫玄凤,他肯定能认出我来。”

        叶初秋闻言干笑两声,心道你早就见过你爹啦,只是你认不出他来,他也认不出你。

        “你们还想念你爹吗?”叶初秋忍不住问了一句。

        “不想念,有娘亲陪着就好了。”

        四虎答了句,但情绪却有些低落。

        就在两个孩子沉溺于悲伤气氛中的时候,这时候,马车突然重重一晃,三人猝不及防,头都磕在了车壁上。

        “二虎,发生什么事了?”

        叶初秋一边揉着脑袋,一边撩开帘子,刚问了一句,就听到外面传来了一声呵斥,“你没长眼睛啊!”

        “对不起,我也是想要将马车赶到一旁,让你们先过,是你们……”

        林二虎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打断了,“什么让我们先过?不会赶马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

        “二虎,怎么回事?”

        听到外面的声音,叶初秋板起脸来。

        “娘,没什么事,我刚刚看到有马车从对面过来,想要将马赶到一旁让他们先过,谁知道他们直接撞了过来,撞到了我们的马车了。”林二虎同叶初秋解释道。

        “哎,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什么叫我们磕着你的马车了?明明是你的车挡了道,我家的车还被你们撞到了呢。”对面的车夫说道。

        “发生什么事了?”对面马车里面,也传来了一道不耐烦的声音。

        “回小姐的话,有个乡巴佬不会赶车,撞到我们的马车了。”车夫狠狠地瞪了林二虎一眼,大声地说道。

        “算了吧,别跟这种人一般见识,让他们将车马拉到一旁就是了。”

        马车里面,传来了一道清脆的女声,这声音娇软清脆如黄莺出谷,并非先前那道女声,可是这声音中那种从内到外透露出来的轻蔑跟傲慢,却让林二虎情绪低沉,他十分窘迫的坐在车沿上,都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将马车挪开?”对面的车夫大声的说道:“这也就是我们家小姐大人有大量,若换做旁人,早就一鞭子抽过来了。”

        “明明是你们先撞到的,合着你们倒是一副居高临下,施舍的态度?”叶初秋忍不住说了一句,看向对面车夫,“小子,你最好跟我们道歉,否则,今天咱谁也别过了。”

        “福叔,跟这种人一般见识做什么,别耽误小姐的时间,道个歉,咱们走就是了。”马车里面那道不耐烦的声音又传了出来。

        “是。”车夫冲马车里的人应了声,然后又看向叶初秋他们,不甘不愿地抱了下拳,“对不起。”

        “福叔,将马车挪移到一旁,让他们先过去吧。”马车里的那道清脆动听的女声又说道。

        很快,马车在车夫的驱使下,让出一条道来,对面的车夫面带讥诮地看着叶初秋他们,“傻了啊,你们倒是快走啊。”

        “你不过就是一个奴才罢了,神气什么?”叶初秋瞥了他一眼,“要走你们先走,好像谁不会谦让一样。”

        “哼!”

        听到叶初秋这么说,车夫这才赶着马车走过去,一阵风带起车帘,叶初秋看到马车里坐着一个少女,虽然看不清少女的模样,但是从她秀美的侧脸来看,她应该就十五六岁得模样,皮肤白皙,该是城里哪个大家小姐。

        “娘,你别生气,这种事情我们都遇得多了。”

        林二虎转头安抚叶初秋的情绪,“今天还好,是赶马车来的,若是平常赶牛车过来,人家会更加不留情面的叱责。”

        “那你骂回去啊。”叶初秋说道。

        “我们是出来做生意的,娘你不是说了,和气生财嘛。”林二虎憨笑着说了句,“反正嘴长在他们身上,让他们骂两句,咱们也不少块肉。”

        “二虎,委屈你了。”

        听到林二虎的话,叶初秋也是叹息一声,又看向林四虎,“四虎啊,改变咱家的阶级,就看你的了,你看现在,多憋屈啊,谁都来踩咱们一脚。”

        “娘,我一定会努力的。”林二虎应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