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从看到经验条开始在线阅读 - 第11章 刚刚好

第11章 刚刚好

        “掌控气血,搬运气力,不断打破自身身体极限,能够办到许许多多普通人办不到的事情,最主要的是,在这个快要乱起来的世道里,能有保命的底气……”

        苏子籍闻言,下意识的出声问道:“就这?”

        虬髯大汉微微一怔,不由得睁开惺忪的眼睛看向苏子籍,出声问道:“就这还不够?”

        “我还以为能够飞天遁地,御风弄影呢。”

        “……”

        虬髯大汉有些不高兴,“你当练功是修仙?你怕不是在茶馆里听书听多了吧?”

        苏子籍没有多说什么,而是问道:“这位大哥,你既然对这些十分了解,那应该知道该如何练功吧?”

        “当然知道。”

        苏子籍面色一喜,“那大哥你可否指点在下一二?”

        虬髯大汉顿时摇头,“不可能,俺的功法哪怕就是死,也不会外传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说完,好像生怕苏子籍会纠缠一样,虬髯大汉扭头朝着客栈前堂走去。

        苏子籍见状,赶忙朝着虬髯大哥追了过去。

        听刚刚那个虬髯大汉所说,他知道了这个世界有能够打破自身极限的武力。

        在一个类似于古代的世界,有能够打破自身极限的武力,而这个世界好像没有那么的安全……

        他没有理由不去学习虬髯大汉口中的功法。

        哪怕虬髯大汉刚刚说,哪怕就是死,也不会将自己的功法外传,他也要想方设法将虬髯大汉的功法给掏出来。

        客栈,客堂。

        刚刚与苏子籍说话的虬髯大汉正坐在客堂里面的一张桌子上吃着肉,腰间的葫芦也已经解下放在桌子上,他时不时的会拿起葫芦堵在嘴边,苏子籍这才知道虬髯大汉腰间的葫芦是个酒葫芦。

        “唉,奸商,这酒咋跟兑了水一样!”

        虬髯大汉咂舌摇头,似乎是对酒葫芦里的酒水有些不满,但是又舍不得丢弃,只好叹息一声望向桌子上的肉,大口吃了起来。

        苏子籍心中一动,他走到客栈小二身边,找他买了客栈里最烈的酒。

        “客官,这酒水可不便宜。”

        小二上下打量了一眼苏子籍,见其还是个少年,不由得出声提醒道。

        “一坛最烈的酒要多贵?”

        “一两银子。”

        苏子籍闻言,心中苦笑。

        虽然他知道眼下世道并不是很好,酒水的价格可能会高的离谱,但是没有想到会这么离谱!

        一两银子可是足够一个寻常人家生活三个月左右!

        不过他还是咬牙买了下来。

        他端着小二拿来的一坛烈酒来到虬髯大汉身边,看着虬髯大汉眼前的一大盘肉,笑着说道:“大哥,一起吃点儿?”

        虬髯大汉本来不想理睬苏子籍,但是在看到其手中的酒坛,不由得咽了咽口水,“小兄弟你随便坐。”

        苏子籍笑呵呵的坐下,然后直接打开手中的酒坛,给眼前的虬髯大汉倒了慢慢一大碗。

        虬髯大汉闻了闻,顿时觉得酒香扑鼻,不由得感叹了一声:“这酒稍微有点儿滋味了!”

        说着,他端起桌子上的酒,两口便全部喝光了!

        看到这里,苏子籍心中更加确定这个虬髯大汉是个爱酒之人。

        “大哥好酒量!”

        他一边称赞,手上的倒酒的动作不停,又给虬髯大汉倒了一大碗酒,“大哥,来,再喝!”

        “哈哈哈,小兄弟是个爽快人儿!”

        虬髯大汉端起酒水,又是一饮而尽,紧接着擦了擦嘴角,开口问道:“对了,小兄弟,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苏子籍。”

        “啧啧啧。”

        听到苏子籍的名字,虬髯大汉砸了咂舌,“一听名字就知道是个书香公子,俺跟你不一样,是个粗人,叫陈泰,在家里排行老六,你若是不嫌弃,可以叫俺一声六哥。”

        苏子籍也不客套,直接叫了一声:“六哥!”

        “好,爽快!”

        虬髯大汉见苏子籍又给自己倒酒,赶忙说道:“苏老弟别总给俺倒酒,你也倒,你也喝,咱们一起喝!”

        一边说着,他又将苏子籍给自己倒的那碗酒一饮而尽。

        “好,我陪六哥一起喝!”

        苏子籍嘴上这么说着,可是手里的那坛酒却一直再给虬髯大汉倒酒,没过多久,一坛子烈酒便全部被虬髯大汉灌入肚子里。

        “好好好!”

        “满上,满上,继续满上!”

        喝完一坛烈酒的虬髯大汉,本来还能嚷嚷两句,可谁知嚷了两句之后,砰的一声,便一脑袋砸在桌面上,不省人事。

        “喂,六哥,醒醒,醒醒!”

        苏子籍见状,先是一愣,紧接着又动手摇了摇趴在桌子上已经醉了的虬髯大汉,发现其一动不动,不由得叹息一声。

        本来他想着给其灌酒的时候,能不能从虬髯大汉的口中问出些事情,谁知道他一直喝,一直喝,根本酒不给自己询问的机会。

        他将手里已经空了的酒坛子放在桌子上,想将虬髯大汉抬回房间里面去,但是他不抬不知道,一抬方才发现虬髯大汉的身子格外的重,自己的身子骨根本酒抬不动。

        无奈之下,他只好让小二过来帮忙,才将其搬回房间。

        喝醉了酒的虬髯大汉睡了整整一天,直到晚上的时候才醒,苏子籍本想着晚上的时候找虬髯大汉说些事情,谁知道虬髯大汉直接闭门装死。

        直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虬髯大汉揉着脑袋从自己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他来到客堂,啃着馒头吃着肉,刚吃到一半,便见苏子籍又提着一摊子烈酒走了过来。

        “六哥,吃饭呢?要不要一起吃点儿?”

        虬髯大汉本想拒绝,但是看到苏子籍手中端着的烈酒,吞了吞口中,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苏老弟随便坐。”

        苏子籍这次留了个心眼,先是让小二从酒坛子里盛出一碗酒,然后方才端到虬髯大汉的面前。

        他要留出一碗的量,省的虬髯大汉再喝的不省人事耽误事。

        可是,当一坛子酒喝完的时候,同之前一样,虬髯大汉又是一脑袋砸在桌面上,昏迷不醒。

        “六哥,醒醒。”

        苏子籍这一次没有动手去晃,而是看着眼前的虬髯大汉面露古怪。

        上一次是刚刚好,这一次还是刚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