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庖丁捉鬼在线阅读 - 第三一五章 阴阳律“固若金汤”的盾级

第三一五章 阴阳律“固若金汤”的盾级

        此外,这也与各地郡司内的器阵有关。

        器阵是由殒器所构建成的体系,殒器的盾级低,器阵的盾级自然就不可能会高到哪里去!

        翰国、武国的京畿,都是在鬼谷、大江边上。

        翰国只是驻守了数万人的禁卫军团,以规模在十万左右的民团,加上总司、魂塔、武行以及王城的器阵,便足以拱卫京畿地区了。.

        反观武国,常年驻守二十余万的军团在西线,每年消耗的人力、物力绝对都不是一笔小数目。

        如果不是武国拥有九言宗的宗主,可以通过九字真言为器阵进行各种加持,他们的器阵早就报废了。

        丁缚心念电转,回过神来,伸手示意了一下,说道:「那麻烦两位大人就将委托任务的文书准备好吧!」

        书记将丁缚带到静室来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委托文书,高内务虽说是知道器阵受损才过来的,其实也带了委托文书过来。

        这两位多半是两位镇守大人各自的嫡系,因此发布委托任务都是各顾各的。

        于是,在三人正式签定委托文书之前,书记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对丁缚开门见山的说道:「丁大魂师,凡事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吧?」

        「这两件委托,丁大魂师应该是先完成殒兵的打制吧?」

        丁缚原本已经装模作样的准备在委托文书上签名画押了,这时便恰到好处的停了下来。

        他原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只是想通过委托的名义寻找接近两位镇守的机会,才好伺机下手。

        即便书记不说这话,他也会找个由头提出来相同的意见来。

        将殒石淬炼成殒铁,怎么也得另外花个一两天的时间吧?

        那一边,高内务脸色果然有些阴沉,瞥了书记一眼,冷哼了一声,说道:「镇守大人们不得不从亚木沟返回,连殒兵也丢了,还嫌不够丢人吗?」

        「就连这种小事现在也要争上一争了吗?!」

        书记倒是没在怕的,立即反诘道:「大家也就是五十步笑一百步罢了!老大有什么资格取笑老二?右镇守大人的殒盾,可还能用否?」

        丁缚轻咳一声,这时开口做和事佬了。

        他说道:「两位,丁某有个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

        「丁某新近掌握了一道阴阳律,还没来得及去摄提司测试盾级。」

        「现在先给高内务的殒盾加附上这一道阴阳律,去另一间静室测试完毕之后,看看测试结果,我们再说其他。」

        「万一盾级达不到委托所要求的十六盾,那是丁某能力有限,就接不了这一件委托了。」

        高内务转念一想,也是啊!都说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他匆匆的赶了过来,其实是从魂塔内安插的亲信那里收到了风声,过来就是想横插一杠子,甚至是想着直接截胡丁大魂师。

        三位镇守大人突然「擅离职守」了一段时间,然后从鬼谷鬼域的亚木沟返回,各自的修为自然是受损不少。

        要想恢复到之前的状态,还需要一段时间。

        程友凉是常平仓要地的三位镇守之首,正好西线魑兽群出现异动,便带着援兵、押着粮草过去支援了。

        他行动之迅速,甚至连另外两位镇守都是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之下,他便坐着楼船先行出发了。

        需要押运的粮草甚至都还没有完成全部的装船!

        西线长期镇守着的军团之中,自然不止一位宗师,完全可以为程友凉提供庇护。大家都是武***中派系,相互扶持正是题中应有之义。

        而剩下的这两位镇守,一时之间却是再也找不到适合的借口外出。

        再则,

        从他们着急发布委托殒兵、殒盾的细节来看,多半是惹上了其他更强大的宗师,担心对方追过来报复。

        高内务听了丁缚如此善解人意的一番话之后,便顺水推舟的应了下来,领着丁缚去到了另一间拥有器阵的静室。

        书记大人自然是不放心丁缚跟高内务单独待在一起的,便也跟着过去。

        丁缚接过高内务递过来的殒盾和一颗鬼王.晶石,便开始了。

        加持律文在物体上,只需要念力锁定物体即可。

        随着他的念动,阴阳律「固若金汤」律文周围浮现出了「坚如磐石」、「划地为牢」共八个令字,分别位于律文的八个方位,像是划定了封印的区域一般。

        随后,阴阳律「固若金汤」便一阵雾化消失了,仿佛从来不曾存在一般。

        而用于测试这一道阴阳律的器阵当中,则是具象出了一杆霸王枪。

        霸王枪朝着阴阳律「固若金汤」所封印的区域,势大力沉的朝着那一座雄壮的城池的「城门」刺去。

        那一把霸王枪虽然刺入了「城门」,并没有穿透「城门」。

        「城门」像是水面,而整一杆霸王枪像是刺入了水中一般。

        枪头、枪身逐渐开始出现阵阵涟漪一般的虚化。

        并且随着霸王枪持续的刺入,涟漪的波动也随之越来越大。

        等到整一杆霸王枪全化成了涟漪,雄壮的城墙、城门,仍在!

        涟漪散尽,城墙、城门这才变得有些像是海市蜃楼一般,还着一些雾里看花的朦胧感。

        书记一脸震惊的看向高内务,问了一句:「刚才器阵所使用的,那是什么矛级的攻击?」

        高内务脸上笑开了花,随口答道:「一十七矛啊!这说明这一道阴阳律至少具有一十七盾的防御!」

        「当然了,这也要看丁大魂师打制出来的殒器能不能在殒盾之上达到同样的盾级。」

        高内务这一番话,听起来虽然有些不太顺耳,倒不是看不起丁缚。

        实际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阴阳律相当于令字、令石的升级版。

        几乎可以说,每一位掌握了阴阳律的魂师所释放出来的阴阳律,从「笔划」到具象、威力等等,都是不尽相同的。

        当中蕴含着魂师自己对于魂元力、魄元力的运用之术,甚至是运用之道!

        而对于武者而言,能够使用殒兵的代价便是:殒兵降低了阴阳律文威力的同时,也降低了使用的门槛。

        为了能够让武者使用殒兵,即是间接使用殒兵上的阴阳律,魂师至少得为阴阳律增加若干个令字甚至是另一道阴阳律,来作为触发殒兵的条件。

        当中最为常见的便是以武者所修炼的武学,真气的特性,来作为媒介,达到触发的条件。

        因此,武者所使用的殒兵通常是需要为量身定制的,尤其是为宗师打制殒兵。

        一十七盾的殒盾,至少基本上可以说是宗师之下无敌了。

        即便宗师,也不可能修炼一门十八级武学,矛级却是一十八矛!

        那样的话,过于极端,只要被人破了形同虚设的盾,下场便是非死即伤!

        常平仓的这两位镇守,多半是一人的武学矛级偏低,一人的武学盾级偏低,这才分别需要殒兵、殒器来平衡、补强。

        只需要看赵叔在与苏德交手,在难分伯仲的关键时刻,也是通过一件殒兵才分出胜负,就可以知道殒兵对于武者的重要性了。

        殒盾更是如此,尤其是对于武国的武者来说,高盾级的殒盾更是难得。

        殒兵对魂元力、魄元力的消耗,只需要魂师从魂魄晶石内提炼出黑鱼、白鱼,补充进殒兵

        之中即可,不再需要打制殒兵的本人前来。

        当然了,器阵毕竟是死的。

        提供的,只是一个参考的作用。

        真实的情况,往往还要受到武者武学、真气或者魂师的阴阳律文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和制约,甚至还有殒兵持有者自身的各种因素,并不是简单的通过器阵就能决定。

        此时,高内务现在对丁大魂师的态度也是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有些前倨后恭的意思。

        他急声道:「丁大魂师,如果殒盾修复之后能够达到一十七盾的话,高某现在就可以拍板,与丁大魂师签订委托文书,并且......」

        「再追加五颗鬼王.晶石!即是说,如果丁大魂师修复殒盾的酬劳,是两颗鬼帝晶石加上五颗鬼王.晶石!」

        咝!

        高内务的这种大手笔,边一旁的书记也是惊叹不已,自叹不如!

        不过,之前那个关键问题,现在还没有解决。

        书记插嘴道:「丁大魂师,凡事总得讲个先来后到吧?不能说因为某人加了价,丁大魂师就此而改变了「初衷」啊!」

        高内务瞪了书记一眼,斥道:「你懂什么?空口无凭!否则还要委托文书来作什么用?」

        「接不接委托,接谁的委托,最终还不是得看人家丁大魂师的吗?」

        高内务将球踢了回去,踢给了丁缚。

        丁缚看起来顿时就有些左右为难了。

        他迟疑了一下,说道:「能够拜托书记大人与内务大人两位来全权处理鬼帝晶石委托的,必然也是大人物,我小小的魂师哪边都得罪不起。」

        「要不这样吧?我辛苦一点,两件委托同时开始动手,先给书记大人的殒石进行淬炼,同时也好好的琢磨一下那一件殒盾如何修复。」

        「两天之内,等到殒石完成淬炼成为殒铁时,殒盾的修复方案也完成了。到了那时,再来看一看哪一位委托者的情况更紧急一些。」

        丁缚这个提议明显就是和稀泥了。

        /89/89779/209711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