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嫡长姐重生后,弟弟们真香了在线阅读 - 第457章 赢了

第457章 赢了

        萧云辞有些紧张了,大周人这是开挂了吗?这些东西情报里可是没有的。

        事已至此,只能硬着头皮打下去了。

        大金的骑兵气势如虹,马蹄声整齐划一,跑起来地面都颤抖,拐刀兵们忍不住害怕,能打得过吗?

        想起元世子的赏赐,拼了!

        拐刀兵走的是轻灵路线,踩着梅花桩来练习的,就是要在无数骑兵之中游刃有余,才能活下来。

        他们还没有那么厉害,只是按照训练本能的杀敌,专门划马腿的关节,划完了就撤,因为马身子倒下来,能把人压扁的。

        第一波攻击就倒下十多匹战马,看着不多,可是严重阻碍了后面战马的行动,拐刀兵杀起来更方便了,也有了信心,收割完马腿开始杀骑兵,一个个越战越勇。

        “完了!”

        萧云辞面色发白,输了。

        大周剩下的骑兵上前扫尾,萧云辞及时认输,保全自己的骑兵。

        比赛结束,大周人欢呼庆祝,他们赢了。

        萧云辞没心情和大周臣子们寒暄,带着萧司予,沉着脸走了。

        骑兵死伤几十个,大周这边自然也有伤亡,元锐自掏腰包,给了数十倍的抚恤金,这也是他们肯拼命的原因。

        只要赢了,这些都是小事儿,没有国师喋喋不休的泼凉水,大周人尽情发泄心中的兴奋,这是属于他们的胜利。

        元婳激动道:“赢的太不容易了,所有人,温家酒楼吃饭,我请客啊,大家不醉不归。”

        “多谢郡主,多谢世子妃。”

        他们把温窈一起谢了,温窈笑着道:“婳婳请客,我掏钱吧,以后只要是今日胜利的士兵,去温家酒楼吃饭,一律五折,是我给你们的奖励。”

        “好啊,世子妃真是大方。”

        梁岩带着他们去庆祝,朝中也有赏赐,不过要等两天,易宰辅走一下程序,他们是为国争光了。

        这边高兴了,国师正在皇宫了和显庆帝告状呢,元锐任人唯亲,刚愎自用,肯定会输了,大周的罪人就是他。

        显庆帝听着,不辨喜怒,也没有打断他,终于,太监喜滋滋的进来,“皇上,大喜啊,咱们赢了,骑兵赛也赢了。”

        “不可能。”

        国师震惊,显庆帝不悦看他一眼:“国师,为何不可能?难道我大周那么弱的吗?”

        “不是,皇上误会了,大金骑兵冠绝天下,不是臣妄自菲薄,骑兵很难赢的。”

        显庆帝吩咐太监:“仔细说说,怎么赢了的?”

        太监口才很好,细节都讲的很到位,显庆帝猛然竖起身子:“拐刀兵?是韩临渊的独门兵刃,谁给打造出来的?”

        太监道:“奴才也不知道,拐刀兵很厉害的,砍翻了战马,又砍死骑兵,是这次胜利的关键。”

        “朕知道了,你退下吧。”

        显庆帝神色复杂,国师说什么都没听到。

        “皇上!”

        国师又喊一声,显庆帝才回神:“国师,你先退下吧。”

        “是,臣遵旨,不过皇上,臣听闻皇上说韩临渊,臣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说。”

        “韩临渊已经死了,还是撞死在大殿上,他倒是得了个忠诚直谏的好名声,却是让皇上被读书人诟病。

        今日出现的兵器,战阵都有韩临渊的手笔,是谁到了韩临渊的传承,韩家人吗?”

        显庆帝也在想这个事情,“韩家没有出色的子弟,韩临渊也没有嫡系的子嗣,那些旁支都快销声匿迹了,不可能是他们。”

        “皇上,臣不才,愿意为皇上调查,皇上就不想把韩家的兵法据为己有吗?不,臣说错话了,天下都是皇上的,这些东西也应该是皇上的啊。”

        显庆帝很满意:“国师说的对,不过此事你去做,与法不合,这样,朕让白晋禹配合你,他现在在慎刑司任职,为朕做事儿。”

        “白家?”

        国师眼神闪烁,不知道想起了什么。

        “是白家,哎,你说他天煞孤星的命格,倒是挺准的,亲朋都被克死了,白家就剩下他一个了。

        原本他一表人才,文采斐然,多得是姑娘家想嫁给他,可惜这么名声,那是拿命去嫁人呢,没有谁不要命的,现在还没人敢嫁。

        不过这样也好,为朕做事儿,不需要那么多的牵绊,倒是挺合适的。”

        “臣遵旨。”

        国师只好领命,皇上还没有糊涂到让他插手国家大事的地步,不过很快就会了,事情都是一步步来,总有一天,他也会权倾天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国师退下,显庆帝露出疲惫之色,没有精力想那么多,很快昏睡过去。

        于此同时,萧云辞在一间茶楼,也在见一个人,不过这个人带着金色面具,看不到脸,只有一双眼睛,幽深冷漠,让萧云辞不敢直视。

        “这都能赢,元锐好运气啊!”

        萧云辞忿忿不平:“谁知道他们从哪儿弄出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来,大周人就是会些奇淫技巧,只拼武力,十个人都打不过我们一个。”

        金面人呵斥他:“打仗是是看武力的吗?取其之长补己之短,你不想着学了人家的长处,只会埋怨,心胸如此狭窄,怎么会派你过来?”

        萧云辞挨了骂,也不敢还嘴,低着头聆听,问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金面人敲打桌面:“等,国师回来的正好,原本安静的京师,多了个搅屎棍,先让他搅一搅,方便咱们做事儿了。

        你们原地待命,等候我的指示。”

        “遵命。”

        金面人又道:“那个沈氏,被萧司予藏起来了吗?她想做什么?”

        萧云辞也很奇怪:“不知道公主藏这个人做什么,难不成想利用她对付温窈?”

        金面人身上的寒气涌动:“她好大的胆子,回去你警告她,敢碰温窈,先想想自己的小命,这可不是大金,我能让她永远留在这儿。”

        萧云辞不明白:“殿下,为何不能碰温窈?温窈这个女人很厉害,元世子的贤内助,杀了她,大周这边会顺利很多。”

        “然后呢?”

        金面人眼底就差写着蠢字儿了,这些人只会打打杀杀的,蠢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