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农门俏绣娘在线阅读 - 第183章 寻人

第183章 寻人

        伙计听沈秀问起石桥街的徐大娘,摇摇头道:“石桥街那边的人,我不大熟。不过客官要是想打听人,可以问我们掌柜。”

        客栈的掌柜是个本地通,青山县的人,就几乎没有他不知道的。

        掌柜的听沈秀要找石桥街的徐大娘,先看了她一眼道:“你是徐大娘的什么人?”

        沈秀道:“我是徐大娘一位故交的女儿,听说徐大娘住在青山县,便来探望一二。”

        掌柜道:“你来迟一步了。那徐大娘已经搬走了。”

        “搬走?”沈秀明显愣住了,紧跟着又问道:“那她搬去哪了?”

        掌柜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她本来租了石桥街的一间房子,后来付不起租钱,便被房子的主人赶了出去。这是半年前的事了。”

        “哦,对了,我听人说过。这徐大娘在乡下有个远房侄儿,也许她说不定去投靠那远房侄儿了。”

        当沈秀问起那远房侄儿到底在哪时,掌柜的却说他也不清楚。

        沈秀无奈之下,又去石桥街打听了一下。

        打听的结果和掌柜说的差不多。

        徐大娘自从离开这里以后便音信全无,有人说她去了乡下,也有人说她离开时穷病交加,也许不在人世也未可知。

        至于她那个远房侄儿,有认识徐大娘的人说,反正只知道人在青山县,至于到底是哪个镇哪个村就不知道了。

        而青山县有好几个小镇,每个镇又有十几个村。

        如果这么找下去,要何年何月才能找到人。

        沈秀想了半天,才想到一个办法。

        第二日,她便写了无数张告示,又到客栈的厨房讨了些浆糊,然后把这些告示张贴到县城各处。

        不出半日,这些告示便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有认字的读书人,给众人讲解了一下这告示的内容。

        “这告示上写,石桥街原来住着一个徐大娘。若是有人知道她的下落,便赏银十两。若是有人找到她,把她带到客栈,便赏银二十两。”

        十两银子买一个消息,已经不算少了。更不用说找到人的话,就可以领到二十两银子。

        众人不免都议论纷纷,因为青山县地处偏僻,日常没什么娱乐,因此这个告示出现以后,整个县城都有了议论的话题,没几日,就连附近来赶集市的乡下人也都知道了这件事。

        徐二柱赶着牛车来县城卖布时,便听集市上的人说起了这事。

        本来徐二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直到听人说起石桥街,脸上才有了微微的变化。

        他那个姑母,好像当初就住在石桥街。

        接下来,徐二柱又从其他人那里,听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

        他零零碎碎地拼凑起来一件事,有人要找他那位姑母,而且只要知道下落,便可以得到十两银子的赏银。

        这下子,徐二柱有些坐不住了。

        本来媳妇一再交代他,让他把这些布卖个好价钱,可是徐二柱心里装着事,也没心情讨价还价了,直接就把布处理给了一个客人,然后驾着牛车就回到了家里。

        天还没过午,徐二柱的媳妇正在院子里捡豆子,看见徐二柱回来,便问道:“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徐二柱洗了把脸,便把卖布的钱递给了媳妇。

        徐二柱的媳妇皱眉道:“怎么就这么点钱,不是跟你说了,让你把布卖个好价钱吗?”

        “你先别急,听我跟你说一件事。”徐二柱把听来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给媳妇。

        “我一听到十两银子,就再也坐不住了。你那些布顶破了天,也不过卖上几钱银子,能和十两银子比吗?”

        徐二柱的媳妇似信非信道:“真的假的,真有人肯出十两银子买那老婆子的下落?”

        “你别一口一个老婆子的,那可是我姑母。早跟你说了,我那姑母早前是有名的绣娘,要不是眼睛早早地坏了,也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徐二柱道:“等吃了午饭,我就去问问她,要是她以前真住在石桥街,那十两银子就是我们的了。”

        徐二柱的媳妇却有些等不及,“何必吃了饭才去,你现在就去,等你回来,正好吃午饭。”

        于是徐二柱便扫了扫身上的尘土,想想空着手去不好,趁着媳妇不备,偷偷从厨房顺走了几个鸡蛋,然后小心地揣在怀里,朝着村东走去。

        村东有条小河在此经过,每天辰时到午时,总有姑娘媳妇在这里洗衣服。

        只是如今快到中午,河边洗衣服的人已经不多。

        徐二柱找了一圈,才在角落里的一个位置找到自己的姑母,也就是沈秀要找的徐大娘。

        徐大娘约有五十多岁,大概是这几年过得辛苦,头发已经全都白了,整个人看上去憔悴无比。

        她眼睛不好,不敢离河边太近,便弯下腰,费力地洗着木盆里的几件脏衣服。

        这几件脏衣服,就是徐大娘的生计。衣服来自在田庄干活的几个佃农,他们每天都要下田干活,家里也没有女人,便把衣服交给徐大娘洗。

        洗一件衣服,便有一文钱的进账。靠着浆洗衣服,徐大娘总算也能填饱肚子。因此她洗得格外认真,洗完又漂了两三遍。

        徐二柱喊了好几遍,徐大娘才听到他的声音。

        “姑母,我来看你了。”徐二柱上前接过木盆,然后扶住徐大娘。

        徐大娘眯了眯眼睛,才看清是侄子来了,便淡淡道:“大中午的,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姑母,你原来是不是在石桥街住过?”徐二柱没回答徐大娘的话,而是先问了这么一句。

        徐大娘道:“原来是住在那里,后来不是因为没钱被赶出了吗。你问这事做什么?”

        她语气淡淡,好像并不大在乎此事,也好像忘了,当初她想在侄子家里借住几日,却被他们两口子拒绝的事情。

        徐二柱不免有些尴尬,觉得都怨自家媳妇,头发长见识短,就只看到眼前那点利益。

        他讪讪笑道:“没什么,就是突然想起来,然后随便问问。”

        接着徐二柱又把徐大娘送回了家,临走时还放下了几个鸡蛋,说是给她补身体。

        徐大娘总觉得侄子今日的举动有些异常,可她仔细想想,如今自己都到这个地步了,也没什么可图的了,因此即便知道侄子有些异常,也没理会。

        而徐二柱在离开徐大娘家里后,就匆匆吃了午饭,然后再次去了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