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开局觉醒属性面板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五章 离别上

第七十五章 离别上

        翠绿的竹林被强劲的气流吹动,不断的晃动着

        被血丝遍布全身的猎鹰拼命拍打着翅膀。

        它好不容易在这个时代重生,怎么可以现在就死去。

        张无道感受着猎鹰体内传来的抵抗逐渐加大,不愧是上古时代的霸主,即使只是个人造的冒牌货都这么难缠。

        张无道试探性的加大了点气血输入,可是他的气血实在太过于庞大了,以至于只是调动了一点点,他身上的热气几乎将地面上流淌着的血液蒸发。

        血红色的细丝得到了后方强力的援助,猛地变粗,一根根手指粗细的气血长丝几乎挤满了猎鹰的身体,猎鹰灵动的眼神逐渐呆滞。

        “防御力倒是一般,大概需要我三十分之一的气血之力就可以掌控了吗?”张无道尝试性的放开握着猎鹰脖颈的手掌,只要眼前的猎鹰表现出任何的异动,他就能迅速的出手控制。

        猎鹰直勾勾的掉落在地上,血色羽毛离开身体的瞬间就飘散到空气中化为碎片。

        张无道现在的感觉很奇妙,就像是自己同时掌控了两幅身体一样,不同的画面通过猎鹰的视角不断的传递到自己脑海中。

        张无道心神一动,眼前的猎鹰果然如同自己所想的那样扑腾着翅膀缓缓升空。

        刚开始的时候还有点生涩,张无道还不能适应鸟类的飞行方式。

        慢慢的,张无道对猎鹰的掌控越来越熟练,猎鹰自由自在的滑翔在高空之上,发出清澈的鹰鸣,叫声响彻了九霄。

        远处的田地,竹林交错着,布满绿色的丘陵蔓延起伏,勤劳的农民正在努力的耕作着,张无道甚至可以看到那个被太阳晒得黑黝黝的农民脸上的一滴汗珠。

        一条乡间小路在田地之中蔓延到远方化成小黑点的顾阳县。

        一辆白色的小轿车正缓缓驶来,车上坐着一个张无道熟悉的女人。

        她怎么来了?

        翱翔在空中的猎鹰一声长鸣,化为了一道血色闪电冲入了张无道的体内。

        从现在的数据来看,白色气息可以将武者的武道势异化成独立的个体。

        并且各方面的属性都得到了一定的增强。

        可惜代价同样很严重,异化的武道势几乎和真正的傩兽一模一样。

        可以说每产生一只傩兽,就有一个二品高手陨灭,耗尽他全部的血肉精华加上白色气息的催化才能诞生一只傩兽。

        张无道现在掌握的手段日益繁多,他决定将一份单位的白色水滴命名为异元,取其异化生物之意。

        而能抵消一份异元的黑雾则称为血元,因为黑雾更像是气血之力的上级能量,比单纯的气血之力更加凝实。

        张无道的体内,震山蛮牛不断的朝着猎鹰咆哮着,似乎在宣泄着自己领地被外来傩兽侵入的不满。

        猎鹰没有搭理它,高傲的收起翅膀静静的站在震山蛮牛头顶的位置,气得震山蛮牛不断的用爪子拍打着地面。

        庭院前,一辆白色小轿车缓缓停下,车门打开,首先出现的是一条穿着过膝黑色裤袜的修长美腿。

        担任武道部第二小组部长的白雀拿着一叠文件,面色复杂的下了车。

        她身上原有的少女稚气减少了很多,从一个地下密会小头目,洗白进入政府机关工作之后,身上的成熟御姐气息越发浓郁。

        白雀上身穿着一件白色无袖衬衫,外面套着一件黑色的女士西装,曼妙的身体曲线愈发被凸显出来,一根银白色的项链顺着白皙的脖颈,坠入深不见底的山峰之下。

        “那个警察的已经被停职了,至于魏家的事情,毕竟是魏斯冒犯你在先,江社长已经帮你挡了下来,不过他要求你交还魏家那名还有气息的二品还给魏家。”白雀看着眼前身材魁梧的张无道,他健硕有力的身躯挡住了大部分从竹林上方倾斜的阳光,给人一种无言的压迫感。

        无论如何,眼前的男人的确是难得一见的武道天才,异端局内几位大佬对于张无道的天赋颇为赏识,一旦他能从国家安全任务内活着回来,恐怕在异端的地位真的会扶摇直上。

        国家安全任务固然死亡率极高,可是能存活下来的无一不是万里挑一的顶尖强者,无论是心态或是能力上,都无可挑剔。

        可惜张无道虽然潜力高,却已经没有给他兑现天赋的时间了,此次恐怕就是两人最后一次见面了吧。

        “朝着我开枪仅仅是停职吗?”张无道没有选择回答白雀后面的那个问题,他总不能交还一具尸骨给魏家,何况他与魏家的纠葛并不会因为一次妥协而停止。

        “他毕竟是警察局的人,代表着官方的脸面,你最好不要公开对他下手。”白雀忍不住劝道,仿佛张无道依然是哪个需要她保护的下属。

        “也就是说不公开就行了吧,失去了那身官皮,才发现自己也是个普通人罢了。”张无道冷漠的说道。

        他一直以来都是一个有仇必报,吃软不吃硬的人,对于黄泽,他的杀意几乎溢出言表。

        伟大的从来不是职业,而是人,而黄泽,很明显就是配不上那身警服的人。

        白雀叹了口气,知道轮不到自己来劝说张无道,她沉默的看着张无道很久,说道:“如果你回来了,先别急着回顾阳,去外面待一段时间再回来吧。”

        “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张无道察觉到白雀脸上隐约透露出的难色,下意识的问道。

        白雀想起今天江宗国交给自己的那件东西,以及最近几天异端高层的集体失踪,江宗国社长身体上的异样或许可以瞒得过别人。

        可是瞒不了自己,毕竟自己的家人就是被这种东西给。。。

        自己逃过一次,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逃避,只有解开这个心结,她才能在武道上更进一步。

        回过神来,白雀苦笑着看向眼前露出关切眼神的张无道,心中不由的一暖,更加坚定了要劝对方离开顾阳的决心。

        如果自己的猜测没有错的话,未来的顾阳恐怕会成为安镇的风暴中心了。

        “没什么,你听我的就对了,还有,祝你明天旅途顺利,武运昌隆,”白雀对着张无道露出了一个明媚的笑容,仿佛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

        张无道看着眼前笑得眉眼弯弯的女孩,也不由自主的跟着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