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开局觉醒属性面板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 人体上

第七十三章 人体上

        狭窄的房间里,光线昏暗

        房间的墙壁很是粗糙,可以看出是刚刚开辟出来

        一身黑色长袍的江宗国失去了往日的从容不迫,披散着头发,跪坐在一个看似普通的白衣黑发青年面前。

        青年占据了原本属于江宗国的主位,慢条斯理的品尝着茶水。

        江宗国满脸的鲜血,露出一阵痴笑,上半身狂乱的舞动着。

        他的身后,是一堵凹凸不平的墙壁,上面挂着几个赤条条的人,他们的手腕都被风蠊钉在墙上,面色苍白的好像纵欲过度一般,面色发青。

        几人赫然是昨天跟随江宗国一同探索白骨蛇窟的异端强者,只是其中少了一个人。

        风蠊细长的口部不断的蠕动着,血液从几个人身体不断的涌出,原本代表着风元素的青色身体已经近半被染成了血红色,看起来十分的丑陋。

        无数的青色风蠊充斥着整个房间不断地舞动,发出一阵奇怪而又古老的呜咽声。

        整个场景看起来荒谬而又魔幻,像是旧日的狂热祭司为自己信仰的神明献上一曲美丽无比的舞蹈。

        坐在主位上的沐久伏努力保持着镇静,他只记得自己到达沐氏山庄后,遇到了大哥派出来的杀手追杀,与自己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小雅为了掩护自己逃离孤身留下断后,生死不明。

        可惜没过多久,那群杀手最终还是追上了自己。

        危机时刻,那把父亲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自己随身佩戴的内景墨骨尺竟然化成了一名少女,挡住了那群杀手,还带着自己逃到了一个叫做内景的空间之中。

        她跟自己说,内景墨骨尺是世界上最初的八大权柄武器之一,自己唤醒了她,就已经成为了内景墨骨尺的主人,必须承担起拯救世界的任务。

        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已经不记得了,醒来之后自己就坐在这个奇怪的房间里,后背微微作痛。

        墨青不见了,内景墨骨尺也不见了。

        沐久伏放下手中的茶杯,尝试和眼前这个看起来精神不太正常的男子沟通。

        “这位先生,请问你是?”

        “我是大人最忠诚的奴隶,是神明为您准备的可以任意驱使的奴隶。”江宗国停止了舞蹈,无数的风蠊急速飞了回来,趴在他的身上。

        沐久伏强忍着注视着眼前的男子,江宗国每次说话的时候喉咙都会喷出一小团风蠊,就像是那些虫子都是从他身体里长出来的一样。

        “神明,是一个一袭青衣的女子吗?”

        “神明就是神明,大人问这些干嘛?”江宗国有些怀疑的看着眼前的沐久伏,一双绿色的复眼不断的在眼眶中转动。

        !!!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江宗国的异能基因已经逐渐失去了控制,那双虫子一般的复眼正是异能失控开始的标志。

        异能者一旦异能失去控制,变异的基因会迅速的扩散全身,基因会瞬间崩溃,化为一滩血肉,这是无数异能者血一样的教训。

        可是江宗国却诡异的保持着人类的“理智”,行为说话和正常人一模一样。

        沐久伏瞬间感觉自己被一只庞然巨兽给盯上了,他知道自己刚刚的那番话让江宗国起了疑心。

        不过,眼前的男子或许还并不知道自己恢复了自我意识并且忘记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并且把自己当成了别人。

        墨青到底带着自己干了什么啊?她人又去了哪里?

        还好这个时候江宗国的电话响了起来,他不耐烦的接起放在口袋中的手机,和沐久伏告退之后,来到门外,面色阴沉的听完下属的汇报。

        “。叫白雀。。。帮他。。。。张无道。。。。明天。。。。送走”

        沐久伏轻手轻脚的走到门后面,隐约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白雀大人?

        很快,江宗国已经打完了电话,当他返回房间的时候,沐久伏已经迅速的回到了座位上。

        江宗国环视了四周,最后冰冷的目光注视在沐久伏身上。

        该死,忘记他那些虫子还留在房间里了。

        沐久伏暗暗叫苦,突然他想到了什么,一声怒喝“你竟然胆敢用这种目光看我,不怕神明惩罚你吗?”

        听到神明两个字,原本精明的江宗国直接直挺挺的跪下,不断的磕头说道:“奴隶不敢,奴隶不敢,奴隶只是担心大人是否不太满意这个房间。”

        只是简单的两个字反应这么大吗?看来自己可以利用这个身份做点事情。

        墨青,你到底做了什么。

        “你刚刚出去接电话谈了什么内容。”沐久伏站起身来,冷冷的说道。

        “奴隶只是出去吩咐手下去处理了一名属下惹的祸。”江宗国低垂着头颅,深深的埋在地面上,用一种惶恐的语气说道。

        “是叫白雀吗?我能不能去见见她。”沐久伏趁机问道。

        “请恕奴隶无能为力,神明大人吩咐过,您不能离开这个房子,直到神降日的到来。”江宗国回答的滴水不漏,可是对于沐久伏的问题却分毫不让。

        沐久伏没有意外,刚刚的提问不过是试探对方的底线罢了。

        神降日又是什么,到底是谁在那装神弄鬼,世界上哪有什么神明。

        沐久伏倒是知道唯一被北方各国政府承认的正统宗教,哪个高高屹立在众生之巅的存在,被称为圣教。

        但是顾阳这种偏僻地方连圣教都不愿意来这里发展信徒,哪里还有什么神明愿意降临此地。

        现在的唯一问题是先找到机会离开这里,无论是所谓的神明还是神降日都不是自己这个小虾米可以牵扯进去的。

        沐久伏不动神色的问道:“既然我不能出去,那你帮我传个东西总没问题吧?”

        “这个,神明大人没说,但是奴隶建议大人最好不要做什么多余的事情。”江宗国面露难色的说道。

        “既然没说,等于允许,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奴隶给我提建议了,你最好清楚点,神明留你下来是服务我的,不是监视我的。”沐久伏佯怒,气愤的说道。

        江宗国果然立刻退步,答应了帮助沐久伏传递物品。

        可惜之后沐久伏又多次提出其他的要求,都被江宗国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沐久伏看着眼前挂着人条的墙壁,神色幽暗。

        如今,自己唯一的期望,就是白雀能明白自己的意思,来救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