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开局觉醒属性面板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 蚂蚁下

第六十二章 蚂蚁下

        橘黄色的火光不断的跳跃着,木头被火焰烧的漆黑。

        浓烟不断的从废墟之中飘出。

        被一脚打跪下的马修雷双目血红,手臂一弯,竟然以跪姿从地上跃起,狠狠的撞向张无道的太阳穴。

        黄婉柔用杯子抱紧了瑟瑟发抖的女儿,将她紧紧的抱进怀里。

        小陈紧张的看着火光之中不断交手的两人,只能看见白色流影和黑色流影不断的交错在一起,不一会,白色流影被一拳撞飞,撞倒了无数燃烧着的木梁。

        地上留下了或大或小的坑洞,全是两人不断战斗的痕迹。

        张无道全力运转起金刚不坏身,浑身皮肤竟然变成了古铜色,散发着灰色的光芒。

        马修雷身上的雷犬不断嘶吼着,明明没有眼睛,却不断发出一道道电弧缠绕在张无道身上。

        可是随着吸收特性的爆发,越来越多的电弧被吸收在了外皮和内皮之间形成了一个特殊的保护层,外面的电弧即使再怎么钻都钻不进来。

        反而张无道愈战愈勇,每一次攻击都带着雷电的特性,一拳又一拳的在马修雷脸上落下。

        毫无疑问,马修雷的主属性应该是力量,搭配上他的天生神力,在同阶之中也算是中等层级。

        可是这一场马修雷却打的很憋屈额,他的攻击经过内外皮的吸收后打到张无道身上根本不破防,没有了雷电的牵制,自己最强的属性又被对方克制,马修雷可谓是憋屈至极。

        而且对方的武技像是不要钱一样疯狂释放,自己只能勉强抵挡着。

        你的气血是不要钱的吗?

        终于,马修雷抵挡不住如同潮水一般的攻击,张无道双臂一架,往前一推。

        嗵!!!

        凶猛的撞击声在掌臂之中响起,马修雷身体一僵,随后嘭的一下被打飞出去,撞碎了无数燃烧着的木架。

        张无道乘胜追击,继续大步向前对着马修雷不断的攻击,宛若疯魔一般。

        南天锁爆发!!!不周锁爆发!!!昆仑锁爆发!!!

        三重爆发之下,张无道每一拳挥出都会响起一阵恐怖的虎啸声。

        这一瞬间,张无道浑身肌肉虬结,全身的气血不断的在皮肤上鼓起宛如一只只小老鼠一样在皮肤下不断的波动着,恐怖的肌肉力量随着肌肉骨骼的波动整合在一起,狂暴的涌向双掌。

        三重锁法的加持搭配上张无道本身恐怖的属性,这一击的威力达到了恐怖的程度。

        马修雷的武道势或许是感觉到了什么,张开没有牙齿的巨口发出一声尖利的嘶吼,马修雷奋力抬起双臂格挡。

        张无道的双掌几乎完全变形,狂暴的掌风压得马修雷的头盖骨竟然传来细微碎裂的声音。

        砰!!!

        狂暴的力量带起一阵狂风以张无道和马修雷两人为圆心向四周急速扩散。

        漫天的火焰被狂风裹挟着冲上天空,散发生命最后的光芒,然后急速坠向地面熄灭。

        距离战场最近的小陈拼尽全力拉着车身才不被掌风吹动。

        被烧的一片漆黑的废墟之中

        马修雷原本血红的双目恢复了往日的清明,他平静的看着眼前的张无道,额头上一丝鲜血顺着面孔缓缓流了下来,从下巴处一滴一滴的落下。

        武道势·雷犬被张无道硬生生打碎,一部分碎片带着一丝丝电弧掉落在地面上,飞快的变成黑色烟雾,汇聚成小小的黑色细线,无声无息的融合进了张无道的身体内。

        马修雷举起完全变形的双臂,想要撞向张无道,却只能无力的垂下。

        “你应该突破到二品了吧,我连你的武道势都不配看见吗?”马修雷蠕动着身体,选了个舒服点的姿势,苦涩的说道。

        “是的。”张无道恢复了往日冷漠的模样,仿佛刚刚那个打的兴起红了眼的男人不是他一样。

        “抱歉,我太弱了呀。”马修雷或许是没想到张无道这么直白,愣了一下,苦笑着说道。

        张无道转身没有继续理会马修雷,一旁的小陈恭敬的递上提前准备好的黑色大衣,张无道随手接过披在身上大踏步着向车门走去。

        十点属性点到手,自己也发泄了情绪,刚刚修炼好的武技也算是正式对战中施展了一下,面前的马修雷对于他来说已经失去了价值,至于彻底摧毁血月这个组织,拯救贫民窟里的无数贫民。

        拜托,按照镜鬼的说法,他不过是个域外天魔,这个世界的正义哪里轮的到他来维护。

        油门声响起,小陈带着比起来时更加恭敬的神色熟练的驾驶着汽车原地漂移,卷起一阵黑烟。

        抱着姐姐躲在角落里的妹妹呆呆的看着,肌肉魁梧的张无道坐在后座上,目光透过车窗不知道游离在何处。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妹妹总感觉张无道看了自己一眼。

        白色轿车一如它来时的突然,当马修雷的武道势被一掌打碎之后,白色轿车就这样突兀的带着张无道和小陈离开。

        妹妹放下怀中的妹妹,看了看旁边的碎瓷片,她咽了口口水,颤抖着拿起一块碎瓷片,慢慢站了起来,沉默的向着场地中央的马修雷走去。

        无数和她一样被压迫欺凌的平民,默契的从各自藏身的地方走出,有的拿着刀片,有的拿着削尖的木棍。

        他们默契而又沉默,宛如无数的蚂蚁从贫民窟的各个地方慢慢站了出来,缓缓向着废墟中的马修雷走去。

        蚂蚁汇聚成一道道黑色的长流,不断的涌入漆黑的废墟之中。

        这是一场秘密的公开谋杀,这是一场以暴力对抗罪恶的盛宴,这也是无数被压迫的人向着压迫他他们的人伸出反抗的双手。

        张无道救不了任何人,他连自己都救不了,那些被压迫的人,被剥削的人,他们才是唯一能拯救自己的唯一人选。

        怒喝声,欢呼声,哭泣声不断的响起,无数人奋力挤开周围的人,拿着简陋的武器哭泣着微笑着涌向中心。

        黑暗的房间内,黄婉柔落寞的将窗户合上,将外面嘈杂狂热的世界与自己黑暗冰冷的房间隔开,走回床上拿起针线,继续织着手中的毛衣。

        他这么忙吗?连来看自己一眼都不肯。

        正出神的想着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不小心刺到了手指上。

        殷红的血珠晶莹剔透,飞快的涌出,黄婉柔皱起眉头看着出血的手指。

        叮铃铃!

        电话声响起,黄婉柔顾不得包扎伤口赶紧期待的拿起桌上的手机。

        “喂。”

        “喂,你好,是黄婉柔小姐吗?感谢您在城南天元小区购置了一处楼房,您看什么时候您方便过来我们售楼处交接一下手续”

        “我没有买房,你搞错了吧?”

        “啊,我查看一下,对不起小姐没有搞错,是一个叫张无道的先生为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