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开局觉醒属性面板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 空冥下

第五十六章 空冥下

        感此玄化理,形骸付空冥。坐久并忘我,何处尘虑撄。

        一朝得悟武道真理,即使身死骸散都在所不惜吗。

        想起空冥震山蛮牛劲的最后一页上写着的话,张无道不禁有些感慨

        张无道睁开双眼,从打坐之中醒了过来,黑色眸子中竟然隐约带着一点青色。

        当他结束了一天的修炼,天色已经黑了下来,端坐在湖边巨石上的张无道更像是一尊神圣不可侵犯的坐像。

        即便只是安静的坐在这里,也没有一个动物胆敢靠近张无道身边,破限级的压迫感在动物面前远比人类面前更加恐怖。

        因为人类有智慧,可以压制自己的本能,而动物更加依靠本能带来的直觉趋吉避害。

        而所谓的空冥震山蛮牛劲,其实就是一张观想图。

        与虎啸桩用频繁的身体动作带动体内气血运转不同,空冥震山蛮牛劲更加追求的是观想图中的震山蛮牛像,来使自己的气血蜕变成具象化的气势。

        通过对震山蛮牛的观想,不断打熬气血,沉淀底蕴,直到彻底的褪凡,气血凝结成震山蛮牛,直到这个时候的武道修炼者才能称之为超凡。

        整本秘籍上,除了封面上的空冥震山蛮牛像外,其余的都是前人密密麻麻的对修炼这本功法的领悟。

        或许其他人不怎么在意这些,但是对武道知识如饥似渴的张无道仔细的翻阅着这些前辈的留言,疯狂吸收着他们偶尔留下的知识,来补充自己的武道底蕴。

        万丈高楼平地起,只有踏踏实实的打好每一个基础,才能攀登那武道之峰。

        根据前辈留言,所谓的震山蛮牛是这样的

        “蛮牛出穷朔西方,甚大,力能伏虎,生子于竹中,虎若行近,则逐迹抵触林木,虎惊慑而戢伏,每至终末,必震山而亡。”

        蛮牛头生黄色麟角,一双湛青色的眸子骇人心神,全身都是玄黑色的皮肤,皮肤上有着青色的佛教徳纹,原本应该是蹄子的地方诡异的伸出了虎豹似的利爪。

        或许是张无道精神颇高的原因,因此第一次的观想就带动了气血的沸腾,浑身暖洋洋的好像喝了烈酒一般舒服。

        每日的观想时间不宜过多,三个小时最为合适。

        根据书中前辈隐晦的提示,这是因为观想的武道气势其实都是上古时期真实存在过的妖兽,每一种妖兽都因为人类夺取了这个本来属于它们的天地而心生怨恨。

        因此它们往往都啖食过无数的人类,浓郁的业障冤魂即使在观想图中也不肯放过它们,如果修炼者过度观想,很可能被其中的妖兽戾气冲击,失去本来的心智。

        这种说法太过玄虚,张无道也不怎么放在心上,但是他看见很多人言之凿凿的留言,不由的也有些相信了,于是修炼到三个小时立刻停下。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看了看时间,张无道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如果养父养母没有回来,他甚至可以在这里彻夜修炼,但是既然养父养母回来了,为了维持身份人设,他只好乖乖回家了。

        “在修炼三次,应该就可以入门了吧。”走在路上,张无道继续思考着修炼中碰到的问题,魁梧的身影逐渐消失在黑暗之中。

        *

        *

        *

        昏暗的密室里,曾经在沐氏山庄接待过张无道的小雅伤痕累累,垂着头被捆绑在一个十字架上,原本整洁端庄的女仆服饰变得破破烂烂,不时有伤口渗出血液从衣服中流出。

        旁边摆着一张长木桌子,桌子上是一块厚重的银色金属。

        沐天临身穿一身白色西装,一尘不染的端坐在桌子后面,精致的脸庞简直可以让无数少女尖叫,他皱起眉头冷漠的说道:“说出沐久伏藏在哪里,我给你一个痛快点的死法。”

        “你做梦,你这个沐家的叛徒,我是不会背叛久伏少爷的。”小雅抬起沾满血污的头,曾经柔和动人的声音变得别样的凄厉可怕。

        嗤嗤嗤!!!

        桌子上的金属飞快的分解出小小的一块,在空中诡异的融化成三根金属细丝,化为三道银色流光刺入小雅的琵琶骨中。

        小雅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显然承受着钢丝入体的巨大痛苦。

        沐天临在拥有不弱的武道修为的同时,竟然同时还是一名可以操控金属的异能者。

        沐天临站起身来,走到小雅面前,伸出手捏起小雅的下巴,迫使她不得不抬起头来。

        “我那个弟弟也真是好福气,因为得到老爷子的偏袒,有你这个武力高强又忠心耿耿的美艳女仆跟着,连家主之位老头子都要给他。

        殊不知这个世界早就变了,强则强,弱则亡,家主之位给到他必然会导致沐家数百年基业的分崩离析,一个软弱的家主守不住数代人的基业。”

        “这就是你杀害老先生,篡改遗嘱的理由,沐天临,你真是演的一手好戏,我们所有人都被你骗了。”小雅不屑的看着眼前的贵公子冷笑道。

        “我是为了这个家好,为了家族顺利延续下去,牺牲一个沐久伏难道是不应该的吗?我保证我杀掉沐久伏,家主之位再无后顾之忧,必定会励精图治,将沐家的荣耀洒向整个天云。”沐天临没有在意小雅的讽刺,继续说道“而这只需要你提供给我沐久伏那个贱种的线索,等到我杀了沐久伏,你就是整个沐家的功臣。”

        砰的一声,小雅挣脱开沐天临手指的控制,狠狠的将头撞在他的额头上。

        “我去你妈的功臣。”小雅不顾形象的骂道。

        “你找死。”沐天临失去了刚才的优雅,怨毒的看着眼前凹凸有致的女仆。

        刚才钉在小雅身体内的钢钉疯狂旋转着,绞磨着小雅的血肉,小雅死死咬住牙关一声不吭,双眼变得血红。

        沐天临怒上心头,明明自己才是整个沐家最优秀的人,可是自己有一次偷偷发现父亲的遗嘱里写着继承沐家家主之位的竟然是自己那个废物弟弟。

        为了自己的家主位置,他下药将父亲毒杀,篡改遗嘱,雇佣人马暗杀弟弟,失败之后又自导自演的栽赃给了与他敌对的密会,上演了一出封锁全城绞杀邪教的好戏。

        在此期间无数的平民因为他的计划而丧失生命,后面他又再次派出人去刺杀自己的弟弟,可是没有想到父亲竟然给他弟弟留了一个宝物,弟弟再次从自己手中逃脱。

        仿佛上天都在针对自己一样,什么好事都轮不到自己,都给了自己那废物弟弟。

        “去死吧。”小雅体内的金属猛然膨胀爆发,化成了无数细长的金属长丝从小雅体内穿体而出。

        血,滴答滴答,顺着长丝流淌而下,宛如最珍贵的红色宝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