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开局觉醒属性面板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清洗下

第三十四章 清洗下

        张无道跑回久违的老屋睡了一觉,他实在太累了。

        等到第二天中午醒来的时候,张无道伸了个懒腰,浑身骨头传来一连串鞭炮似的响声。

        简单的洗漱过后,张无道推开房门走了出去,和迎面走来的眼镜娘撞上了。

        温妤感觉自己最近真是倒了血霉了,先是被猥琐的男上司不断的骚扰,乡下的母亲又不断打电话找自己要钱,好不容易周末准备休息一下,结果自己上班的沐氏集团突然通知自己回去上班,否则开除处理。

        前线战势愈发焦灼,联邦各国的经济形势都每况愈下,失业的人成群的站在墙角麻木的站着,空洞的双眼望着天空,期待有人能雇佣他们,好让他们能为妻子儿女带份面包回去。

        温妤自然不能放弃这份沐氏集团的工作,只好匆匆换好衣服套上黑色丝袜准备回去上班。

        “不好意思,小姐!”温和不失力量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温妤手放在隐隐作痛的山峰上正想要开骂,抬头一看,一个黑发黑瞳的俊朗少年正诚恳的看着自己,棱角分明的脸庞格外有魅力,只是他的个头看上去是不是太高了亿点点。

        自己身高一米七加上高跟鞋已经快有一米七五了,看着眼前的张无道竟然还比自己高一个头左右。

        而且一身普普通通的衣服却被他穿出了紧身衣的感觉,一身爆炸的肌肉线条肉眼可见,肌肉虬结的手臂让人不由自主的吓软了腿。

        “对不起大哥,撞到你是我的错,我会赔偿你的,求求你不要杀我!”

        嗖的一声。

        温妤迅速弯腰鞠躬九十度,手举一张银行卡。

        张无道无奈的看着面前的眼镜娘,这个女人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没关系,是我没有注意撞到你了。”张无道搀扶起温妤,无奈的说道。

        “好的大哥,谢谢大哥”温妤迅速的将银行卡塞进包里,小心翼翼的放好。

        张无道眼尖的看见了温妤的胸牌“你是沐氏集团的人吗?”张无道边下楼边好奇的问道。

        “是的大哥,我是沐氏集团的一个会计。”温妤小心翼翼的回答道,跟在张无道身后偷偷打量着张无道。

        这个男人虽然脸长得很嫩,但是手臂上的疤痕告诉了自己真正的答案。

        这个男人一定是那种混帮派的大佬,杀人不眨眼那种。

        看过两百本悬疑小说的温妤无比确信。

        “周末也要上班,真是辛苦了你了呀。”张无道温和的笑道。

        说到这里温妤就来气,滔滔不绝的抱怨着。

        张无道耐心的听了好一会,才明白过来。

        林家所有的资产现在已经被沐家吞并,周末叫员工回来也是要清算查点吞并的资产,身为员工的温妤并不关心为什么沐家会吞并林家的公司和其他产业,在她看来公司之间相互竞争互相吞并再正常不过了。

        张无道边听边缓缓点头。

        这么看来,昨晚沐家围攻林家的战役中,沐家取得了最终的胜利,这件事情中魏家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为什么天云国政府可以完全放任沐家肆无忌惮的行事。

        要知道政府可是掌握着枪械和军队的,如果硬碰硬下来,即使沐家高手再多也不是成群结阵的枪手的对手。

        之前闯进城里来的高手为什么这么多天自己没有听到他的一点动静。

        张无道感到些许迷茫,在昨天的棋局里,自己终究也不过是一颗努力挣扎的棋子,在下棋人的博弈之中求生祈活。

        如果有一天,我能成为下棋的人,是不是就不会感到这么无力。

        “最恶心的是哪个大肥猪主管,天天色眯眯的盯着我们,借着各种借口对我们这些女职员揩油,啊!我车到了,和你聊天很高兴,我叫温妤,下次见!”聊上兴头的温妤豪气的拍打了张无道的肩膀,转身跑向了缓缓驶来的公交车。

        张无道看着温妤一甩一甩的马尾辫,暗笑一声,这个女人到底是精明还是古怪啊。

        张无道沿着柏阳大道前进,拐过一个路口就到了天水街,直直的沿着街道向前走去。

        一路上不断看见有失魂落魄穿着西装的人晃荡在街上,手上抱着一个四四方方的箱子,里面装着可能是他们在公司的东西。

        在张无道睡着的一上午里,整个顾阳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城里失业的人骤然增加,大批的林家员工失去了工作,一股压抑的气氛笼罩着整个顾阳,顾阳县的物价正在急速的飞涨着,沐家直接林家的资产全部兑换成了现金,连城堡都给抵押了出去。

        魏家默不作声,政府也没有出面调控,整个顾阳已经成为了沐家的一言堂,沐家像个吸血的蛰虫一般躺在顾阳县的躯体上大口大口的吞食着。

        路上有十几个小孩眼巴巴的站在面包店的橱窗后面,小手不安的交错着,死死的盯着刚出炉的散发着诱人香味的面包,口水滴在他们破洞的鞋子上。

        面包店老板厌恶的拿起了一根扫帚驱赶着这些小孩,小孩们像小兽一样四散逃开,躲在街角眼巴巴的望着。

        “去去去,你们这帮臭猴子挡着老子做生意,你们会饿死,我家也会饿死。”

        自己原本身上还有六万块钱,昨晚偷偷放了三万到黄婉柔家的桌子上。

        剩下三万块钱,自己也撑不了多久,身上也没有工作,修炼武道还要花很多钱,戒严这段时间也不能去云清会接任务出城赚钱当外快,我救得了十几个,我救得了一个县的人吗......

        张无道长叹了一口气,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对面包店老板说道:“你这炉面包多少钱。”

        听到这带着少年质感的音线,面包店老板不耐烦的转过身来,眼前一黑,被一个魁梧的身影罩住,一个肌肉虬结的魁梧少年面带微笑的指着他的面包问道。

        啪!

        面包店老板手中的扫帚掉在地上,面包店老板擦了把冷汗弯腰捡起扫帚来说:“年轻人吃多点长得壮,合情合理,这炉面包我一万达布卖给你吧。”

        ???

        “你是不是觉得我长得小,你就可以欺负我?”张无道冷声道,一股气势骤然向老板压过去,如同猛虎一般。

        面包店老板脚下一软,差点跌倒,哭丧着脸说:“我没有骗你啊,自从几天之前顾阳戒严之后,这里只准进不准出,所有的商队都不愿意来顾阳了,顾阳自己又不产粮,现在就算是有钞票都很难买到粮食,这炉面包我顶多5000卖给你。”

        张无道阴沉着脸,就算商队不进来,失业人口增加,也不可能是粮食价格突然升到那么高,背后一定有人在囤积低价粮食,再抬高粮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