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开局觉醒属性面板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留宿

第十八章 留宿

        白雀站出来为张无道担保,无论他有怎么样的嫌疑都已经不是这些外围成员可以质疑的了。

        山猴不甘的退下,手掌死死的攥住。

        白雀掏出一个木制的哨子。

        ??!!!

        一只棕色巨鹰滑翔而至。

        身上的羽毛金棕光亮,破开麻絮一般的云朵,落了下来。

        白雀伸出光洁的手臂接住巨鹰。

        为了防止手机通讯被窃听。

        这是云清会专门培养的信使。

        只有鹰级成员有资格获得一只专属于自己的巨鹰。

        白雀这种则属于特殊情况,她是为了传递消息返回云清会。

        所以可以使用云清会的哨子呼唤在附近的巨鹰帮助。

        白雀认真的将发生的情况用云清会密文一笔一字的写好在一张羊皮纸上。

        然后仔细的将其卷好,塞进巨鹰鹰爪上的青色竹筒之中。

        巨鹰不满的拍打了一下翅膀,似乎在埋怨白雀写了这么久。

        白雀摸了摸两下巨鹰的羽毛安抚。

        “去吧,越快越好。”

        巨鹰展翅高飞,逐渐在血色夕阳中化为一个小小的黑点。

        经过一阵休息,飞镖上的毒已经被白雀逼出了体外。

        看见白雀结束运功的沐久伏凑上前去。

        “多谢大人相助,救沐久伏于叛贼手中。在下返回沐家之后一定让我的兄长加倍酬谢诸位。”

        早已经醒过来的沐家小少爷,看到了黄忠明的首级,迅速的认清了现在的形势。

        看着照顾自己多年的护卫的首级,他似乎没有感到悲伤,仿佛没事人一般。

        至于张无道将他打晕一事,他闭口不提,仿佛没有发生过一样。

        张无道不禁为这些财阀家族的子弟感到佩服。

        在弱者面前暴虐横行,在强者面前却装作谦谦君子。

        张无道虽然救了他,却并不期望沐久伏会对自己感恩戴德。

        反而自己将他打晕过去,心中早已暗暗怨恨上自己。

        不过自己现在是云清会外围成员太岁的身份,即使怨恨自己又能怎么样呢?

        这就是挂靠在大组织下的好处了吧。

        白雀拜拜手客气的说道:“既然沐少爷已经醒了过来,未免夜长梦多,大家还是在天黑之前尽快到达沐氏山庄吧。”

        “敢不从命!”

        一行人沉默的开始继续行程。

        张无道慢悠悠的跟在后面,细细的复盘这场争斗的经验。

        假如自己经验在丰富一点,也不会在属性全面碾压杀手的情况下,差点被其反杀。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生死之间亦有大机缘。

        每个人在死亡边缘爆发的潜力都不容小觑。

        张无道在心中暗暗警诫自己。

        打头的白雀看着偷偷回头看着张无道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禁有些气闷。

        沐久伏悄悄跟到张无道身边。

        “此次多亏了太岁先生的慧眼识破我身边的奸人,等回到山庄必有厚报。”

        看着眼前沐久伏抱拳恭敬的样子。

        张无道一时之间也无法分辨他是真心还是假意。

        索性推让说道:“这不过是我们云清会分内之事,沐少爷不必放在心上。”

        “先生可是信不过?好教先生知道,我们沐家最重恩情,既然先生救我一命,沐家必有所报,先生且等着吧。”

        说罢抱拳离去。

        信任,信任是世界上最昂贵的东西,信任也是世界上最可贵的东西。

        来自于哪个尔虞我诈的时代,张无道摇了摇头苦笑一声。

        自己像他这么小的时候何尝不是愿意那么一厢情愿的相信别人,

        *

        *

        *

        沐氏山庄。

        据说是沐家先祖感念于自己最初发家与村民的帮助脱不开关系。

        是以特地回到沐家村修建了一所山庄。

        以此来警示后辈子孙不忘初心。

        山庄墙体由青砖构成,带着别样的古朴和别致。

        错落的灰色城垛遍布在山庄之上。

        山庄内有一道清溪流淌而过,依稀可以看见几个孩童在玩闹。

        整体的建筑显得恢弘而又贴合自然。

        当风尘仆仆的张无道一行人来到庄园之时。

        里面很快出来了一个衣着得体的管家模样的中年男人接待他们。

        男人自我介绍叫黄贤度。

        此人面白无须,长着一张鞋拔子脸,只是眼角深深的皱纹可以看出他已不是很年轻。

        但是岁月的风霜不仅在他脸上留下痕迹,更赋予了他优雅得体的教养。

        不愧是沐家精心调教的仆人。

        但是看到沐久伏的那一瞬间,这份优雅瞬间消失不见。

        “少爷,你可算回来了,老仆想死你了。”

        黄贤度紧紧的抱住沐久伏,脸上的鼻涕和眼泪混杂了在一起。

        沐久伏无奈的伸出一只手抵住管家的脸。

        “好了好了,不就三年没见吗,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白雀一行人尴尬的看着两人,幸好很快就有女仆带着一行人前往客房休息。

        “感谢各位一路护送,天色已晚,请在山庄休息一晚再离去吧。”

        白雀看了看昏沉的天色,的确已经很晚了。

        加上经历过一场大战之后,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

        于是点头答应了沐久伏。

        穿着黑白女仆套装的妙龄少女微笑的指引着众人,灰色的薄丝袜包裹着女仆纤秾合度的双腿,在大腿处勾勒出若隐若现的肉痕。

        你可以永远相信财阀的眼光!

        张无道不由自主的感叹道。

        嘶!

        一块石子莫名其妙的击打在张无道腰间部位。

        一股痛感从腰下传来,皮肤上出现了一块淤青,张无道疑惑的四处张望。

        可是却没有发现是谁扔的

        “这位客人,你没事吧?”

        看着端庄秀丽的女仆脸上露出担忧的脸色。

        张无道苦笑着摆摆手:“没事,被蚊子咬了一下。”

        “一会我为客人拿点熏香过来,可防蚊虫。”

        女仆温温柔柔的说道,说罢继续带路。

        云清会的外围成员们怪异的看了张无道一眼,不明白他在干什么。

        张无道悄悄靠近白雀道:“大人,是否感觉到此处有其他人?”

        “没有。”白雀的声音依旧保持着清冷。

        没有,没有的话到底是谁朝自己扔石头。

        张无道扯了扯嘴角,这个隐藏在暗处的人实力高深,自己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就是心性着实古怪,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个小虾米下手。

        张无道只好闷闷的回到队伍之中。

        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白雀白纱遮住的脸庞上升出一抹嫣红。

        混蛋,自己难道没有一个女仆好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