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301章 太后驾崩,德妃翻身,西北战事将起

第301章 太后驾崩,德妃翻身,西北战事将起

        若音听完桂嬷嬷的话,略略握紧了手上的茶杯,紧绷着一张脸,看着在场脸色各异的人。

        太后忽然病了,康熙爷势必不会再有心回来参宴,这个消息现在已经陆陆续续传回到乾清宫这边来了。

        就在这时,李德全回来了。

        “诸位。”

        李德全一扬手中的拂尘,站在龙椅一侧,就道:“太后病重,今日中秋宫宴,到此结束。诸位,还是先回府去吧。”

        此话一出,众人不免哗然。

        有人担忧太后病情,可看着李德全那儿似乎没有多说一些的意思,也只得忍耐住心中的好奇,暂时离开了。

        佟贵妃那儿,则是亲自到了李德全那里,要询问情况。

        若音远远瞧着,也跟了过去。

        李德全脸色也不是很好,叹气道:“跟上回一样,来得凶险,刘太医已经在施针了,暂时还没醒过来呢。”

        “这会儿,太后跟前,是皇上、雍亲王,还有德妃娘娘在伺候。”

        德妃?

        若音眉毛一跳。

        她身边,佟贵妃已经率先问道:“德妃她不是病了吗?怎么在?”

        “德妃听闻太后病了,拖着病体硬要过去的。”

        李德全啧了一声,知道佟贵妃想问什么,便道:“皇上看见她在床榻前默默守着,心中不免感动,这不,就让她先去隔间待着。”

        “还,分了一个太医,也给她瞧瞧身子呢。”

        这话说完,佟贵妃那儿险些拳头都要握紧了。

        她讨厌这样假惺惺的人!

        若音在旁看着,生怕佟贵妃冲动,便轻轻拉了拉她,道:“到底太后病着,寿康宫里不免乱糟糟的。”

        “李公公还是劝劝皇上,让德妃娘娘回自己宫里养着吧。两个病人,哪里能待在一块儿呢?”

        李德全心知肚明,点头后,也就往寿康宫去了。

        佟贵妃要跟上,却还是不忘先回头看一眼若音,问道:“你去吗?胤禛应该在那里,但是你大着肚子…”

        佟贵妃不是很放心。

        若音摇了摇头,觉得有些累了,事已至此,便道:“娘娘去吧。不过有件事,娘娘身为六宫之主,应该过问。”

        佟贵妃不解,问道:“何事?”

        “那个泄露了消息的小宫女。”

        若音想了想,道:“不管这是不是巧合,又是否与德妃有无关系吧。妾身想着,都应该查一查。”

        佟贵妃好像听明白了什么,郑重点点头,就离开了。

        若音这才转身,叫上桂嬷嬷一起,暂时先带了三个孩子们回家去了。

        路上,若音一直在想这件事。

        今日宫宴,是康熙爷特意准备了来“冲喜”用的,为的就是希望太后能够早些好起来,却偏偏出了意外。

        而这个意外,现在看来,对德妃还是有利的。

        这段时间,德妃因为失宠,一直很安静,期间甚至连耿格格等人都没叫进宫里说话,像是歇了心思。

        这很反常。

        若音盘算着,她要是在筹备着今天的事情,倒是一切就合理了起来。

        该说的,刚刚若音也都对佟贵妃说了,佟贵妃似乎也听懂了,接下来是否能找到什么关键信息,就看她的了。

        再不济,和妃也在呢。

        和妃聪慧,怎么都能帮得上忙的。

        想到这些,若音安心了些,转头就见璟婳正眼巴巴地看着街道上卖冰糖葫芦的小贩呢,像是想吃。

        “苏培盛。”

        若音便喊了一声,让苏培盛停下马车去买吃的。

        须臾。

        苏培盛买了冰糖葫芦、糖油果子、烤栗子糕等好多点心回来,把纸包递给若音时,若音都快拿不下了。

        她身边,三个小的一闻到这香味,也都齐齐过来了。

        刚刚宴会忽然结束,显然孩子们都还没吃饱呢,若音就把吃的拿出来,大家伙儿一起分了吃了。

        转眼回府。

        若音下了马车,就对苏培盛道:“宫里的情形,还是留意着吧。有什么风吹草动,记得赶紧过来禀报。”

        话音刚落。

        若音远远的,就听见了钟声。

        钟声沉闷悠长,远远而来,不绝于耳。

        听见这声音,若音大惊,沉着脸便道:“是丧钟的声音!”

        苏培盛竖着耳朵也跟着听,片刻后,道:“二十七下!侧福晋,是太后那里——”

        若音点头。

        此番国丧的钟声响起,那么太后驾崩的事情,也是天下皆知了。

        “吩咐下去。”若音十分冷静,当即道:“立即去准备白事要用的白布等物品,府中装饰好一切。”

        “还有我和孩子们的丧服,准备入宫!”

        两刻钟后。

        若音来到寿康宫前时,白布都已经挂得到处都是了,四周也都是震耳欲聋的哭声,佟贵妃已然带着后宫妃嫔,还有命妇们,在那儿给太后哭灵了。

        而德妃,也在灵前。

        若音赫然看到,人群里哭得最为动容的那一个就是她,甚至就刚好在若音来的时候,她哭得晕了过去。

        德妃哀痛不已,哭晕过去后,立即就有人过来扶她,并且喊着太医什么的,就把她抬下去了。

        另一头。

        胤禛那儿瞧见若音来了,忙不迭就过来,见她大着肚子也要进宫为太后守灵,不免有些心疼。

        “阿音。”

        胤禛抿了抿唇,也知道这样的事无可避免,便也只能道:“晚点我让苏培盛去准备一个软垫给你。”

        “垫在膝盖上头,跪着的时候,也能够轻松一些。你要是累了,不要逞强,去休息就是了。你这么大月份了,也不会有人说你什么的。”

        若音点点头,瞧了一眼德妃被人扶走的方向,便问道:“德妃那儿——”

        “她伤心得厉害。”

        胤禛嘴角一冷,便道:“皇阿玛见了,想起从前太皇太后驾崩的那些日子了,难免有些惺惺相惜。”

        “也难为她拖着病体,还这样哭着。”

        听完这话,若音也忍不住在心里想着,真是好厉害的德妃,又把之前自己跟佟贵妃说的那些猜测,跟胤禛说了。

        胤禛听得皱眉。

        正好就在这时,小顺子从远处过来,禀报道:“王爷,侧福晋。和妃娘娘让奴才过来传话,说是说漏嘴的那位宫女,已经在慎刑司畏罪自尽了。”

        “听说多年前,她是在花房当差的。还是德妃娘娘见她侍候花草不错,便调来了寿康宫这边,专门帮太后娘娘布置庭院。”

        “她手艺不错,太后娘娘也喜欢。今日便是太后娘娘身子好些了,刚出来院子里走呢,就正好发生了之前的事情。”

        若音和胤禛互望一眼,心知肚明。

        将一步棋埋在那里,等着几年或者更长的时间再发挥作用,这的确是德妃有的本事。

        只是——

        若音想着,就问道:“那,和妃娘娘那儿可曾将这件事给皇上说了?”

        小顺子点头,他道:“和妃娘娘,整理好了关于那宫女的一切资料,全部送去皇上那儿的。”

        “其中这些关节,奴才想着,皇上应该是能看得见的。”

        但,康熙爷到底会不会因此怀疑德妃,就不一定了。

        在这种“感同身受”的事情上面,康熙爷说不定会觉得,德妃不至于为了让自己翻身,而做出这样的事来。

        要知道,宫中多年,太后疼极了温宪,对德妃也是很好的,要是真是德妃故意安排的,那…

        这个女人的心思,也太可怕了些。

        康熙爷,只怕是也不愿意去这样怀疑。

        若音沉思片刻,示意小顺子先下去,这才对胤禛道:“四爷。和妃娘娘能把事情做到这个份上,已是尽了最大的努力了。”

        “那位,能在宫中屹立不倒三十载,其本事咱们也知道。一朝一夕想要扳倒,的确不太可能。”

        胤禛颔首,不再说她,便拉了若音一起,去太后灵前跪下,给太后守灵了。

        接下来的十四天时间里,寿康宫这边都有灵台,会由佟贵妃领着女眷命妇们,一道为太后守灵。

        若音月份大了,佟贵妃也格外看顾她些,时常都让她意思意思跪一会儿,便去偏殿里抄写经文为太后祈福,也算是休息了。

        十四天后。

        因为天气有些热,大行太后的棺椁也不好一直放在宫中,停灵结束,便要挪去皇陵当中。

        这天。

        康熙爷亲自扶灵,由佟贵妃和德妃陪着,一路到了皇陵。

        若音也在随行的队伍当中,看着康熙爷身侧,脸色虽然苍白有着些许病态,但实际上眼中却有几分神采的德妃,心头一凛。

        据说,守灵这十四日的时间里,康熙爷除了陪伴太后以外,剩下的时间里,还去看过德妃几次呢。

        显然,之前康熙爷心中对德妃的那些怀疑和猜忌,至少是暂时被压制住了。

        太后下葬后,九月也来临了。

        伴随着几场秋雨后,京城也寒凉了起来。

        若音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她的腿上又开始有些水肿,每天早起时都要小心翼翼,生怕走路不稳当。

        这天一早。

        若音早晨还在用早膳,喝了一口汤,觉得有些烫,便看了一眼窗外。

        寒风瑟瑟。

        秋风吹落了树叶,在空中打了个卷儿落到了地上。

        又起风了。

        若音正这么想着呢,忽然外头桂嬷嬷急匆匆地就进来了,满脸严肃,像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若音心头一跳,想着太后过世了,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别的幺蛾子了,稍稍镇定了一下,这才问道:“嬷嬷,怎么了?”

        桂嬷嬷见状,便立即禀报道:“是西北的消息,说是入秋后,那边天气差得很,几番雨雪冰雹下来,准噶尔蠢蠢欲动,劫掠了好些物资回去呢。”

        “虽然只是骚扰,未起战事,但皇上那儿的意思似乎是,至少还是要采取一些措施,打击一下他们。”

        “这样,也能让边地百姓的日子过得安宁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