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300章 中秋宫宴,德妃缺席,变故发生

第300章 中秋宫宴,德妃缺席,变故发生

        七月后逐渐秋凉。

        自温宪过世后,若音和胤禛原以为德妃那儿会为了女儿,做出些什么过激的行为,来报复她和胤禛呢。

        结果——

        或许是那日在乾清宫,若音他们带了高格格前去,对康熙爷说了那一番话,而后康熙爷对待德妃,是愈发冷淡了。

        转眼八月。

        若音早起让桂嬷嬷将准备好的秋日里要用的东西分发下去后,就说起了今年中秋宫宴的事情。

        “听说太后身子好了不少,皇上那儿的意思是,好好操办这宫宴呢,热闹热闹。兴许太后那儿看了开心,身子也能快些好起来。”

        若音懒洋洋坐在贵妃榻上,说完以后,又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

        高高隆起,也有八个月了。

        身旁,桂嬷嬷闻言便道:“话虽如此,可太后那儿,哪里真能高兴得起来呢?奴婢可是听说,温宪公主的死,到现在都是瞒着太后那儿的呢。”

        “能不瞒着么?”

        若音不置可否,道:“太后濒死都念着为她求情,可见是真的喜欢她。这要是知道了,只怕大受打击。”

        “对了,听宫里来的消息,德妃病了,连中秋宫宴都无法参加了?”

        桂嬷嬷颔首,禀报道:“消息是这么说的。今年宫宴,是贵妃娘娘与和妃娘娘一道操办的。”

        “那两位,早就看德妃娘娘不顺眼了。想要随意找个借口排挤在外,自然也不是难事。”

        若音一想也是。

        德妃受宠多年,先前还能协理六宫手握实权,如今混成了这副样子,实在是咎由自取。

        “她不来也好。”

        若音想着,便道:“我这大着肚子呢,见了讨厌的人,给自己添堵,对孩子也不好。”

        “对了,那日穿什么衣裳可挑好了?尽量简单轻便一些的吧,倒是璟婳呢,可以好好给她打扮打扮。”

        “贵妃跟和妃都喜欢她,她这一团喜气的进宫去,她俩见了也高兴。”

        桂嬷嬷听若音说起这个,也高兴,就道:“早就做好了呢,还是先前侧福晋您亲自挑的那烟霞色的料子。”

        “粉粉的,显气色,咱们小格格穿上呀,很是玉雪可爱。”

        若音点头,道:“嗯,也好。”

        二人商量了一阵,便到了喝安胎药的时候了,若音喝了药,时辰差不多了,便去前院接了孩子们,准备回来用晚膳。

        几天后,便是中秋宫宴。

        今年夏天一直很热,即使是差不多中秋了,秋老虎还是厉害,但总归是比之前好了一些了。

        若音一路进宫,将车帘那些都给打开,怕孩子们闷着。

        璟婳一直坐在若音身边,拉扯着她的袖子,就问道:“额娘,这阵子,弘晞常拉着我,叫我给他讲故事呢。”

        “他呀,大概也是想去前院读书了。就是我们现在早已启蒙过了,先生那儿也不知能不能顾得上弘晞。”

        璟婳颇有些犯愁。

        弟弟那儿,她得空也有教弟弟认一些字呢,就是弟弟还太小,认得慢,以后跟他们的课程,肯定是不行的。

        但,要不在一处上学,那多没意思呀。

        “弘晞他——”

        若音倒也想过这个问题,便道:“我原先是想着,等你和弘晴六岁了,就去隔壁国子监读书的。”

        “弘晞嘛,则由先生教导着继续启蒙。就是不知道时间上,能不能错得开。不过也无妨,回头我跟你阿玛再商量一下也就是了。”

        “嗯嗯。”璟婳点点头,放心不少。

        若音看着璟婳一副大姐姐的样子,也甚是满意。

        她呀,一贯也都是这么喜欢为自己的弟弟们设想的。

        转眼到了宫里。

        乾清宫那边的宴会厅前,若音到的时候,胤禛已经在等着她了。

        胤禛今日有公务,去了一趟衙门,这会儿索性提前赶过来等着若音,在马车旁边,亲自扶着若音下来。

        “慢些。”

        胤禛看着若音的肚子,就道:“这宫宴也没什么好参加的,吃吃喝喝闷得慌。要我说,还不如咱们一大家子在府里赏月呢。”

        他抱着若音,孩子们在旁边玩耍,这多幸福呀!

        可惜了。

        若音看着胤禛一副惋惜的表情,忍不住就笑了,低声促狭道:“行了,您可别这么说,被人听到就不好了。”

        “还以为,您不尊皇上呢。今儿进宫也正好,带着孩子们,去给姨母请安。对了,今日阿愉可来了吗?”

        阿愉,就是十三福晋兆佳氏。

        她刚刚生产完一个多月,月子是出了,就是不知道会不会留在府中照顾孩子。

        “没来。”

        胤禛道:“她留在府里照顾墩儿呢,当然是抽不开身子的。”

        墩儿,是胤祥和兆佳氏给孩子起的乳名,这“墩”字寓意着厚实,多半也是俩人盼着这个早产的孩子,能平安成长。

        若音听见胤禛说起这个孩子,心中不免动了动,就点头道:“妾身前几日也去看过墩儿。”

        “墩儿虽然小了些,但好在吃东西上还算不错,阿愉养得尽心,墩儿一定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嗯。”

        胤禛颔首,这便牵起了若音,进了乾清宫的宴会厅里。

        宴会厅中,诸人已经差不多到了。

        八福晋郭络罗氏正帮着和妃张罗着来往的命妇们呢,瞧见若音来了,也迎了过来。

        “音侧福晋好。”

        八福晋笑得和煦,忙亲厚地拉了若音到一旁的位置上坐下,若音只见软软的垫子早就已经摆好了。

        可见,八福晋这儿是早就帮她把坐得地方都给布置好了。

        “八福晋真是有心了。”

        若音客客气气,做足了表面功夫。

        “哪儿的话?音侧福晋有孕在身,帮你多想想,是应该的。”

        八福晋也很客气,和若音寒暄着,简直要让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好在。

        若音也经历过不少大场面了,几句笑着应付下来,表面上二人看着和和气气的,实际上说话都开始牛头不对马嘴了。

        就在这时。

        和妃招呼完了她那边的人,看着若音这儿的情况,急忙过来解围。

        “裕亲王福晋那边好像缺人,八福晋,你去瞧瞧吧!”

        和妃说着,八福晋应了,这才走了。

        “阿音。”

        和妃见人走远,忙道:“这枕头你放心用,是我命人准备的。这个郭络罗氏,今日也不知怎的。”

        “来得格外早,便在这儿说给我帮忙呢。我也实在是忙得很,她自己凑过来,我也就没拒绝,她没给你添麻烦吧?”

        “哪里呢。”若音嫣然一笑,跟和妃对视一眼,就道:“八福晋可是个有七窍玲珑心的人,厉害着呢,怎么会给我添麻烦?”

        和妃深知若音这话里的话外之音,颔首后,又叮嘱若音小心些,今日人多,便先去忙她自己的了。

        若音看着和妃离去,默默在心中叹了口气。

        关于那导致兆佳氏早产的珍珠链子的事,若音还没跟和妃说呢,毕竟毫无证据,只是她的猜测。

        那日,和妃有没有注意到那珍珠都不一定,说了,今日也不知道和妃还能不能这般跟八福晋相处了。

        很快,宴会开始了。

        这回中秋宫宴和往日差不多,就是多了吃月饼以及一些和中秋相关的表演,众人看得还算尽兴。

        毕竟是康熙爷那儿说要大办这次的中秋宫宴的,众人自然不可能不给面子。

        期间,若音果然没看见德妃。

        康熙爷席间偶尔也跟佟贵妃与和妃说说话,似乎完全没有想起她的意思。

        然而。

        就在宴会进行了一半,若音正百无聊赖地看着歌舞的时候,忽然从殿外跑进来了一个急匆匆的小太监。

        他到李德全那儿说了什么,李德全脸色一变,又到了康熙爷那边。

        若音将一切看在眼里,总感觉这样的情形不免有些眼熟,心里也跟着咯噔了一下,下意识地拉了拉胤禛。

        胤禛也留意到了这情况。

        二人一道看了一眼上首的康熙爷,果然就见康熙爷脸色沉了下来,他放下了筷子,站了起来。

        “出事了。”

        若音低声说着,脑子一转,立即就意识到了什么,看向胤禛,试探问道:“难道是太后那里?”

        如今,能让康熙爷忽然露出如此神色的,也只有太后了。

        只是先前刘太医不是说,太后的病情已经稳定了吗?

        “只怕是这样的。”

        胤禛说着,同时也握紧了若音的手,而这个时候,康熙爷已经悄悄离席了。

        看着情况有变,若音也顾不得那么许多,就对胤禛道:“四爷,您跟着过去看看情况吧。妾身…留在这儿也就是了。”

        她大着肚子呢,还有三个孩子要照顾,实在是不宜逞能。

        “嗯。”

        胤禛点头,示意苏培盛留下照顾若音,自己也起身,追康熙爷去了。

        康熙爷忽然离开,在场的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这时好歹和妃跟佟贵妃她们都还在呢,也能帮忙稳定一下局面。

        若音心中不安,还是担心有什么不妥,就让桂嬷嬷那儿,也跟着去打探一下消息。

        不多时,桂嬷嬷回来了。

        她沉着一张脸,表情肃穆,到了若音身侧,就凑到她耳朵边上,小声道:“侧福晋,寿康宫那边,的确有事情发生。”

        “今日中秋,太后身子本来不错,自己也在院子里走了走。但也不知怎的,她忽然想起温宪公主了。”

        “便命人,也送一些月饼去公主府。说是从前中秋节公主在时,最喜欢依偎在她的肩头,陪她吃月饼说话了。”

        底下的人应了,犹豫着要去,但也不知是哪个多嘴的忽然提了一句公主都没了,这月饼能送去哪儿之类的话,叫太后听到了。

        太后一口气没提上来,就晕了过去。

        现下和上回一样,又是太医院的太医们都在旁边守着呢,皇上也下令,让一定要治好太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