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清皇贵妃在线阅读 - 第299章 蜜里调油的日子

第299章 蜜里调油的日子

        马车里。

        若音听见外头女儿的声音,忍不住就推了推胤禛。

        “四爷!”

        若音没太用力,本是试探,谁知道胤禛那儿全然不理,仍然将若音抱在怀里,一本正经道:“许久没有这样抱了,再抱一会儿怎么了?”

        怎么了?

        都被女儿看出来了!

        若音扁扁嘴,脑子转了转,只得道:“妾身饿了,想快点回去吃饭。您抱着妾身,饭都吃不成。”

        胤禛听见若音这话,一下子就笑了,他低头看若音时,见若音一脸俏皮卖乖的样子,忍不住就道:“小骗子。”

        “你知不知道,骗我是什么下场?”

        被发现了!

        若音才不怕呢,装作生气地轻轻哼了一声,就道:“我就是饿了。”

        胤禛这下子,拿若音是真的没办法了,只得低头下来,在若音的脸颊上啄了那么一小口,然后道:“就是这个下场。”

        “会被我,狠狠亲一口。”

        幼稚!

        若音在心里这么想着,却没说,还是在胤禛的怀里挣扎了一下,就道:“四爷,我饿了。好啦,先下去吧。”

        胤禛这回没再闹若音了,就牵着她,两个人一起下了马车。

        马车旁。

        璟婳正眼巴巴地想看看阿玛和额娘是不是和好了呢。

        这会儿见若音和胤禛是手牵手的,她差点跳起来,就高兴道:“好耶!看,阿玛额娘又牵手了!”

        “弘晴,弘晞,你俩说是不是?”

        弘晴还有点不好意思。

        本来姐姐叫他来看阿玛额娘时,他还在担心,怕阿玛额娘闹别扭,想着该怎么劝劝好,结果现在——

        咳,又要开始看阿玛额娘幸福快乐的日子了。

        至于弘晞?

        他还小,不懂这么多,见阿玛额娘高兴,他也高兴,迈着小步子缓缓走了上来,要扑进两个人的怀里。

        “阿玛,额娘,抱,抱抱!”

        弘晞一个字一个字的慢慢从嘴里蹦了出来,这是他长这么大,说的最长的一个句子了呢!

        胤禛看见儿子乖巧,虽然舍不得放开若音,但也还是意思意思,把弘晞给抱起来了。

        “乖。”

        胤禛说着,一家几口人这才一起去了膳厅。

        今晚采薇做了姜葱鸡丝,格外清淡爽口,鸡肉也都是早就处理好的瘦肉,若音一筷子下去夹起不少鸡丝,既清爽,送饭也极好。

        吃着这样的美味,若音忍不住就感慨道:“真好吃。”

        一旁,胤禛见了,也跟着若音吃了一筷子的鸡丝,又夹了一筷子的蔬菜给若音,温柔道:“蔬菜也要吃,这样才能均衡。”

        “嗯。”

        若音点头,乖乖地把蔬菜吃了,紧跟着胤禛那儿又叫采薇盛了一碗鸡汤过来给若音。

        鸡汤里放了山参黄芪山药等滋补的东西,又特意去了表面上浮着的厚厚的一层油,只散发出香味,也格外吸引人。

        “阿音。”

        胤禛将鸡汤递给若音,十分心疼道:“汤也记得多喝点,补身体的。看看,你都憔悴不少了。”

        “嗯。”

        若音答应着,仍然乖乖地就把鸡汤给喝了。

        一旁,璟婳看得羡慕,便小声嘀咕道:“阿玛,我的鸡汤呢?女儿这阵子为了你们的事情,操心不已,也瘦了呢。”

        胤禛听璟婳开口,便瞧了一眼采薇。

        采薇立即会意,又去盛了一碗汤过来。

        这下,眼巴巴的人,轮到了弘晞和弘晴。

        弘晞还小,不太会表达,只道:“汤,汤。”

        意思就是,他也想喝。

        弘晴那儿,则是看了一眼自己的阿玛,却见阿玛又在给额娘夹菜了,完全没理会他们这两个“嗷嗷待哺”的小子。

        无奈,弘晴只得起身,自个儿去盛了两碗汤来,一碗给他自己,一碗给弟弟了。

        默默喝汤的弘晴这下是明白了。

        在阿玛那儿,额娘第一,妹妹第二,阿玛自个儿或许能排个第三,至于他们两兄弟嘛,那就不知道排到哪里去了。

        弘晴心里苦,但暗暗下定决心,以后也要和阿玛一样,好好保护额娘。

        晚膳后。

        一家人本来要一起在院子里走走散步消食,璟婳那儿知道阿玛额娘好久没有这样单独相处了,索性拉了两个弟弟直接就走了。

        花园的凉亭旁。

        若音坐在秋千上,慢慢地晃悠着,感受夜里的微风吹在脸上,无比地惬意。

        同时,她也看见,自家的三个孩子正装作“不见了”猫着腰悄悄地想要离开,不打扰她和胤禛相处。

        见此情景,若音就轻轻笑着拉了拉胤禛的袖子,道:“璟婳这孩子,还真是聪明极了。鬼精灵似的,这姐姐也是当得极好的。”

        “可不是?”

        胤禛也格外喜欢璟婳,便道:“她若是个男儿身,这王府我便是想也不想的就交到她手上了。”

        “可惜,往后她要嫁人,也不知道日子如何。”

        胤禛都想好了。

        他的女儿这般优秀,将来要嫁的必然也都是人中龙凤,那种婆母脾性不好的,胤禛可不会答应。

        谁敢欺负他女儿一点半点,胤禛定然要仗着自己的身份,给女儿讨一个说法回来的。

        若音瞧着胤禛板着脸严肃的样子,并不知道他这时候已经在想这么长远的事情了,就道:“将来如何,还不知道呢。”

        “弘晴沉稳内敛,性子也极好,还算聪明,读书也快。弘晞嘛,年纪虽小了些,但我瞧着,和他姐姐的机灵劲儿也都是一样的。”

        “再者,府里剩下的几个孩子,其实都是不错的。往后,想必也能成为王爷您的左膀右臂。”

        府里剩下的几个孩子?

        胤禛先想到了弘时,差点就没忍住要摇头了。

        弘时不够聪明,还贪玩,李侧福晋那儿督促着,却也是多半听弘时自己的意思的,教养得弘时有些懒散。

        胤禛本来也约束过,可他当面一套背地里一套,并不热衷于学习,胤禛后来看着弘时的确天赋不佳,也就懒得逼他了。

        逼了也没用,何必气自己呢。

        还有就是觉禅琪歌膝下的弘曜,脾性也沉稳,还十分聪明,规矩礼仪都很好,是个心思纯正的孩子,倒是不错。

        至于弘历?

        弘历的确聪明,甚至几乎是他孩子当中最聪明的一个,就连璟婳都隐隐有所不及,但…弘历年纪小,心思却深得很。

        胤禛有时候都觉得,这个四岁的孩子,没那么简单。

        想着,胤禛便道:“弘曜还不错,觉禅氏也安分听话。她身世不好,有这么一个儿子,也算稍稍慰藉了。”

        若音颔首表示赞同,眼看着天色已经暗淡下来了,便拉着胤禛,要先回去休息了。

        屋内。

        若音和胤禛回去时,采桑那儿已经准备好沐浴用的水了。

        隔间里水汽蒸腾,还有好闻的玫瑰花瓣的香味。

        闻到这味道,若音原本还颇有些疲乏,此刻身心都舒缓了不少,转头就对胤禛道:“四爷,正好。”

        “今儿忙活一天,也累了,先去沐浴吧。洗得香香的,也能睡个好觉。”

        胤禛欣然答应,便道:“也好。”

        随即,胤禛就拉住了若音的手,笑着道:“走吧。”

        ??

        走吧?

        若音呆了呆,就见胤禛已经拉着她往前走了两步,看着方向,还真是去浴桶那儿的。

        什么意思!

        若音赖在原地不肯走,脸有点发烫,就小声道:“妾身大着肚子,不能在浴桶里洗太久呢,顶多用水冲冲身子而已。”

        胤禛不知道这个。

        他有些为难,眼巴巴看着若音,又舍不得放若音走,忽然想到什么,贼兮兮又去拉若音,就道:“倒也不是一定要一起。”

        “你,也可以帮我,是不是?洗得香香的,也能睡个好觉?”

        若音听着胤禛说出自己刚刚说过的这句话,整个人脸颊都跟着烫了烫,总感觉刚刚和现在,这句话的意思,实在是差了太多。

        但——

        若音看着胤禛这副样子,又实在是舍不得拒绝,只得无奈叹了口气,轻轻点了点头。

        这回,这澡折腾了好一阵。

        胤禛总说他累了,这儿出汗那儿出汗,要若音帮忙的,又说这样不对那样不对,要她再仔细一些。

        若音一开始还耐着性子,后头索性撂挑子不干了,将帕子直接就扔到了胤禛的胸口上。

        “四爷自己洗吧。”

        若音几乎要对胤禛翻白眼,又道:“妾身累了乏了,您要真觉得不好,自个儿洗,或是唤了旁人进来帮您都行。”

        说完,若音就真要走。

        胤禛一下就急了。

        他拉住若音,蹙眉问道:“你这要是走了,我又能叫谁过来呢?”

        若音想也不想,回答道:“自然是苏培盛了,不然四爷还想叫谁?”

        胤禛听见若音这话,促狭一笑,摇头道:“叫他来,我还不如自个儿来呢。算了,你既是累了,那也罢了。”

        “得,我现在就起来,可好?只是——”

        若音看着胤禛仍是一脸坏笑,便问道:“只是什么?妾身觉得,您应该想清楚了再说!”

        要还是些过分的要求,她就…她就…

        !

        若音都不知道她该做什么了。

        “我想清楚了。”

        胤禛看着若音,将丢在他身上的帕子拧干了,又递到若音的手上,就道:“帮我擦擦身子,这样总可以吧?”

        若音有些狐疑地看了一眼胤禛,有些不相信。

        胤禛也看出若音的心思来了,便无奈道:“真的只是擦擦身子,不骗你。”

        “好吧。”

        若音无奈答应,也只得顺了胤禛的意思了。

        这天过后。

        原本感情就好的小两口,有了一回“小别胜新婚”的体验以后,这日子似乎过得就更是蜜里调油了起来。

        弄得身边伺候的人好机会在旁跟着时,都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要掉地上了。

        唉,这都算什么事儿呀!